万庆良受审自述长达17分钟后崩溃痛哭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1-15

他曾是“[明星 的英 文:superstars]官員”,他曾是[廣州 的拚音:guǎng zhōu]最年輕的市長,今天他卻出庭受審。

被告人 萬慶良:

我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我沒有任何異議■钦州360精彩回顾■。

解說:

被批“十八大以後還不收手”,起訴受賄金額高達1。1億〖钦州360早报〗。

萬慶良:

淡忘了黨紀國法的嚴肅性,一步一步地陷入了權錢交易,以權謀私的泥潭。

解說:

從政近30年,起訴書指控的犯罪時間竟然占了一半。

《新聞1+1》今日關注:萬慶良的罪與罰!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在今天的新聞媒體的標題中,有一個人還有一個數字是格外引人[注意 的拚音:zhù yì]的。你看,是[這樣 的英 文:then]的,廣州市委員書記萬慶良今日受審,被控受賄額超過了億元。那麽萬慶良作為曾經的政治明星,從[公眾 的拚音:gōng zhòng]的視野中消失[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相當長一段時間了。那麽再次[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是在被告席上。那麽[人們 的英 文:People]驚歎的是他作為一個這個,一個從政的人,他居然受賄額能超過上億,那麽他的錢是哪兒來的?從這樣的一個案例中,[我們 的拚音:wǒ men]能夠得到的又是些什麽樣的東西?首先我們還是從庭審[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說起。

(播放短片)

解說:

今天[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8點半,廣西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萬慶良受賄案一審開庭。這位曾經的廣東省委原常委、廣州市委原書記,今天在被告席上,以這樣的[形象 的英 文:image]出現在各大新聞媒體的報道中。

本台[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 王冬冬:

12點左右,整個質詢和辯論,法庭辯論的環節之後,他開始了[自己 的英 文:his]的個人陳述,個人陳述就長達17分鍾左右,在個人陳述開始之後,他的情緒出現了一個類似崩潰的狀態。他一邊在念,一邊自己開始痛哭流涕,對自己的犯罪行為[感 的拚音:gǎn]到非常的懊悔。

被告人 萬慶良:

我之所以從一名黨內高級幹部淪為違法犯罪分子,反思自己蛻變的過程,我在思想深處淡忘了黨紀國法的高壓線,淡忘了廉潔從政的警戒線,淡忘了黨紀國法的嚴肅性。

解說:

今天的庭審,比萬慶良懺悔痛哭更引人關注的,是他被指控收受的巨額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億1125萬餘元。根據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的起訴書指控,[這些 的拚音:zhè xie]巨額財物,是萬慶良從2000年到2014年期間收受的。這14年,萬慶良從共青團廣東省委書記,一路升到廣東省委常委;而1億1125萬餘元的非法所得,正是在這期間為十五個單位和個人提供各種幫助後獲得的。其中,[最大 的英 文:largest]的一項受賄金額來自[深圳 的拚音:shēn zhèn]安遠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陳某某給予的人民幣5000萬元。對於這些指控,萬慶良在法庭上沒有提出異議。

萬慶良:

首先我對起訴書指控我犯受賄罪的罪名表示認罪,我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我沒有任何異議。

本台記者 王冬冬:

針對他本人的犯罪事實,在公訴人和這個審判長對他進行質詢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他一律[都是 的拚音:doushi]沒有異議和[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所以原定整個開庭的時間[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要從上午的八點半一直延續到下午一點半。[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在整個過程中,他是相對比較配合的,[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的犯罪事實都是供認不諱,所以到了中午12點左右的時間,就已經提前[結束 的英 文:End]了。

解說:

因為萬慶良認罪態[度 的拚音: dù]較好,以及案發後其檢舉揭發他人的重大犯罪行為,有重大立功[表現 的英 文:performance],今天的庭審,公訴人發表了[可以 的拚音: kě yǐ]減輕處罰的[意見 的英 文:remark]

在法庭不到四個小時的庭審中,公眾看到,萬慶良--這個曾創造了”改革開放以來廣州最年輕市長”紀錄的明星官員,在其近30年的從政經曆中,起訴書指控的犯罪,竟然覆蓋了一半的時間。

今天,法庭宣布,萬慶良案,擇期宣判。

主持人:

對於這場庭審,媒體是從每一個角度去捕捉,在分析其中的細節。比如說本台記者王冬冬他就注意到,那麽今天的庭審的時間是快於預計的,[而且 的拚音:ér qiě]整個的過程非常地流暢。另外大家恐怕對於萬慶良在庭審過程中的這種痛哭流涕印象非常深刻。那接下去我們就不妨再關注一下這起訴書中對於萬慶良的部分指控內容。我們來看一下,他受賄的[主要 的英 文:main]是從2000年到2014年這十幾年的時間,方式是直接,或者通過其特定的關係人林某去索取和收受。涉及到15個單位還有個人,關鍵就是這個金額,1億1125萬元,單項受賄就高達5000萬。怎麽看待這些數字?我們接下來連線一位專家:北京[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廉政[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研究[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的李成言主任。

(視頻連線)

主持人:

李主任,其實人們更多的就[覺得 的拚音:jué de],作為一名副省級幹部,一個省部級官員,就為官十幾年的時間,居然有上億的這樣的一個這樣的錢屬於他個人。您怎麽看這樣的一個數字?

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主任 李成言:

我覺得萬慶良的黑金數字,並不是在高官裏邊最大的,但他一定是最大的黑金數字之一。因為我[知道 的英 文:knew],萬慶良他從2000年開始,作為一把手一直接近15年的時間,一直在不同的崗位上做過一把手,那麽他這樣一個數字,15年的黑金積累這樣一個存量,[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說在我們的高級幹部裏邊,也算最大的之一了。所以這麽一個數字就[告訴 的拚音:gào su]我們,我們的幹部在整個改革開放這個實踐當中,他們不斷地是用權利去進行權錢交換,造成了這樣一個巨大的數額,給國家和人民帶來巨大的損失,應該說這也是不多見的。

主持人:

李教授,今天我們在觀察萬慶良在庭審的過程中,[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媒體報道他在以前,一個是他認罪的態度好,再有一個他能夠退回[一些 的拚音:yī xiē]贓款,另外一個他在整個的過程中,他能夠有一些重大的舉報檢舉的這些行為。那麽種種對於他未來的判刑會帶來哪些[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

李成言:

我覺得數額是巨大的,但是通過庭審的情況來看,他的態度又是比較好的,他有檢舉的這樣[一種 的英 文:one]表現。我覺得這一些可能都會對他的判刑帶來一定的作用,那就是可能會出現對他減刑、輕判這樣一種態勢。我覺得這樣一個態勢也是符合我們對貪官審判在裏邊所要求的一些項目之一。因為我們知道,在貪官審判裏邊,如果你抗拒不說,可能就會從嚴,如果你能夠坦白從寬,那可能就會減刑。我覺得這樣一些判斷,符合我們這樣一種法律的要求,主要也取決於他的態度[如何 的英 文:how]

主持人:

李教授,就是今天可能庭審的過程中對人們觸動比較大的一個是金額,上億,另外一個就是萬慶良在庭上那種痛哭流涕。那讓人[感覺 的英 文:很爽]就是,你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就是您看到萬慶良他在庭審過程中,這種哭泣,痛哭流涕,恐怕他不是第一個,以往也有。當您看到這一幕一幕反複[發生 的拚音:fasheng]的時候,您在想什麽?

李成言:

我覺得我看到電視報道之後,我也感覺到對我的思想有震撼。我就在想一個[問題 的拚音:wèn tí],我覺得這些官員一路走來近30年的官場的[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近15年的一些腐敗行為,怎麽不能夠當初就能夠意識到這些問題之嚴重呢?比如說他沒得的一筆黑金,一筆最高的達到5千萬,這是不得了的一個數字,這個數字是一個什麽概念呢?如果按照我們判刑的這樣一個基本的規矩,1萬、10萬、100萬、1000萬,這樣一種數字的積累,他就可能被槍斃掉了。但是我覺得,像這樣一個行為,在他們當初的為官初始狀態,根本就沒有一點感覺,無所謂,就認為這些好像不是他們的犯罪,好像和他犯罪沒有關係似的。我最主要的痛心,就是痛心這個官員,他太不懂法了。就是人民的[[財產 的拚音:cái chǎn] 的拚音:cái chǎn]、國家的財產,他可以隨便地用權利就去換,就可以得到手以後就可以去揮霍,這樣去做,他意識不到這是一種犯法行為,意識不到他要被打入地獄。我覺得這一些,真值得我們反思。

主持人:

好,李教授。萬慶良案是擇日宣判,我想就是即便是這個案子塵埃落定之後給人的思考還會有很多,我們繼續關注。

(播放短片)

被告人 萬慶良:

一步一步地陷入了權錢交易,以權謀私的泥潭,落到了今天身敗名裂無地自容的境地。

解說:

從2010年4月上任,到2014年被查,無論在市長還是在市委書記崗位上,萬慶良對於反腐倡廉,曾多次公開表態。

“請大家首先從監督我開始,領導幹部從我帶頭,絕不插手任何土地、工程、項目。”

2013年2月6日,在廣州市紀委三次全會上,萬慶良做了上述表態。但是,萬慶良出事,也正是出在他曾經[強調 的拚音:qiáng diào]的這些項目上。今天上午,根據起訴書指控,正是在項目[開發 的英 文:developing]、規劃調整等方麵,萬慶良收受的財物,竟然高達1億多人民幣。對檢方的指控,萬慶良稱,他並無異議。

字幕[提示 的拚音:tí shì]

2013年2月新聞。

萬慶良:

堅持有腐必反,有貪必訴;對腐敗分子露頭就打,絕不姑息,堅持“老虎”“蒼蠅”[一起 的拚音:yī qǐ]打。

解說:

回頭看,在任職期間,萬慶良特別[喜歡 的拚音:xǐ huan]在公開場合“拿自己開刀”,邀請大家監督。

字幕提示:

2014年10月新聞

紀委的第10屆二次[會議 的拚音:huì yì]上,萬慶良他就發言說,說我這個市委書記,要帶頭接受班子成員、社會各界和人民群眾的監督,真正的發揮好總開關的作用。

接下來到了2014年的1月份,在廣州市紀委的十屆四次會議上,萬慶良再次表示說,有沒有插手工程土地項目,有沒有買官賣官,有沒有運用書記的權力來謀私利,這三個方麵我請大家都來監督我,如果發現有問題的話請及時檢舉。

解說:

除了高調邀請社會各界監督外,萬慶良在任職期間,也總是給人一種“親民官員”的形象。

2010年起,萬慶良親自參加廣州市民大接訪活動,麵對麵與上訪群眾對話;2011年,這位萬市長還曾帶隊下水遊泳,參加“橫渡珠江”的群眾活動。

根據[當地 的英 文:local]《新快報》2011年11月23日的報道,當年廣州車展首日,他出席並試乘一款售價超百萬的汽車,說:“100萬元的車就是不一樣,我就坐不起這樣的車!”

此外,當年在[一次 的英 文:Once]接受媒體采訪時,他說:“我工作了二十多年還沒買房,住的是市政府在珠江帝景130多平米的宿舍,每月交房租600元”。但消息一出,卻引來外界很多議論。因為廣州珠江帝景小區,位於廣州臨江最好的地段,當時,130平米的租金至少四千元以上。

[然而 的拚音:rán ér],正是這位看上去“接地氣”的副部級官員,在2012年12月中央八項規定出台後,仍然我行我素,頻繁出入高檔會所。

這個位於廣州白雲山景區內的“品雲觀景餐廳”,就是萬慶良喜歡光顧的去處,當地《羊城晚報》的記者曾實地調查發現,其中最高檔的一個餐廳,最低消費為8800元。

主持人:

從萬慶良剛才短片裏麵我們可以看到,當他在任上的時候春風得意和如今他在被告席上的這種痛哭流涕,這種天壤之別。同樣我們在觀察的時候就可以看到,從“十八大”以來那麽有一些領導幹部也是“兩麵人”,一方麵嘴裏麵說的一套,但是馬上背過去做的就是這麽一套。那麽我們不妨分析一下這個萬慶良,從2000年到2014年,他在任職的時候,主要擔任的都是一把手,共青團廣東省委書記,另外在揭陽市從市長到書記,廣東省人民政府的副省長,廣州市委的從市長到書記等等等等。那麽可以看到,就是他之所以這十幾年一直在貪腐,跟他一把手是密不可分的。那是不是一把手這種兩麵性就難以被周圍的人或者說被製度更多地看穿?我們繼續連線李主任。

(視頻連線)

主持人:

您怎麽看這個一把手往往會出現這種情況?

李成言:

我覺得剛才看到萬慶良這個[曆史 的拚音:lì shǐ],包括後麵接觸他的一些問題,我感受到第一個一把手的腐敗,確實是在我們國家的權力空間裏邊占了非常大的比例,[幾乎 的英 文:much]可能是在達到四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應該說,這個比例是相當大的。為什麽會出現這種情況呢?我覺得最主要的,我們的體製機製在設計上,給予了一把手更大的權利。乃至於,讓他在一個地方作主,就可能無事不管,無事不包的這麽一種權利行為,這樣就會造成我們的一把手,他在那個地方,他除了天和地就是他說了算。如果這樣的話,我想這個權利就沒有得到[有效 的英 文:valid]地監督,就必然會出問題。因為這種權利可以說,就是絕對權利,絕對權利絕對腐敗。所以我覺得一把手體製,確實給我們以警醒。我們十八大以後,在這個方麵已經在加大我們的對一把手的監督及其改革,已經實現了一個比較好的一個新常態。

第二個我們要看到,一把手最有權利說這樣的一些最好聽的話,因為他主政,他有話語權。最主要的,他可以利用這麽多好話,比如說在廉政的講堂上,他可以慷慨激昂地講廉政,“你們要以我為標杆,我絕不去伸手拿錢,絕不去利用權利腐敗,絕不去搞工程,絕不去買賣官員”等等這些,他都說得很好聽。但是我認為,這是他們在[保護 的英 文:protects]自己權利的,保護自己腐敗,掩蓋自己腐敗的一種行為表現。這種說法,其實就是在掩蓋自己,掩蓋自己免得被別人懷疑,乃至於被上級的紀檢監察機關來查,我覺得這是一個行為。

第二個行為,我們就要看到一把手他存在一個嚴重的現象,就是權利人格的分裂,這種權利人格的分裂,主要體現在他一方麵他把好話說盡,另外一方麵他又可以把壞事做絕。如果這麽一種權利人格分裂,就是剛才像董倩說的,就是一種兩麵人的人格。如果成了一個兩麵人的人格,再當一把手,我就覺得他這個權利就是最高風險,他就一定會利用他的權利進行權錢交易。

主持人:

好的,李教授,其實剛才李教授也觸及到了一個問題,就是在一個官員,他在做一把手的過程中,到底誰能監督他?我們不妨假設一下,假如萬慶良從2000年開始,就是能有製度,他周圍能有這樣的人能夠給他提醒的話,他是否還會走到今天?我們繼續關注。

(播放短片)

解說:

依法對廣東省委員常委、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並采取強製措施。

解說:

2014年6月27日下午三點五十五分,中紀委官方網站,短短35個字,宣布的卻是一個重磅消息。萬慶良,也[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十八大”以後,廣東首位落馬的省部級官員。之後,廣東又有多名高官,被中紀委通報。

解說:

廣東省政協主席朱明國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中共中央紀委對廣東省紀委原副書記、省監察廳原廳長鍾世堅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

廣東省廣州市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吳沙,因為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解說:

從省部級到廳局級,過去這一年多來,在廣東不斷有高官因為貪腐被查處。

粗略統計,“十八大”以來,僅在中紀委官網發布的官員接受調查信息,涉及到廣東的,就有60多個,廣東的反腐嚴峻形勢,可見一斑。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任建明:

經過幾十年的腐敗的多發易發,我們的存量[很大 的拚音:的JJ],短期內還依然查出大量的案子,我們一定要經過(這個)過程。

解說:

作為[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特區 的拚音:teqi],如何在經濟發展先行一步的情況下,製度建設也能先行一步?從2010年開始,學者任建明,就提出他的“廉政特區”構想,主張讓一部分地區或部門先廉潔起來。所以,他一直關注著廣東相關製度的建設。

2013年5月8日,深圳市前海深港現代[服務 的拚音:fú wù][合作 的英 文:cooperation]區廉政監督局正式掛牌[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被認為是探索廉政監督[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新模式的創新舉措;隨後,[珠海 的英 文:Zhuha]橫琴又提出打造“廉潔島”;今年11月30日,佛山市也對外宣布,要建設“廉潔試驗區”。

佛山市紀委書記 黃力:

比如說我們製定了(領導幹部)八小時以外的監督,探索幹部廉情(腐敗征兆)[預警 的英 文:warning],以及“熔斷”機製,我們建立幹部廉政檔案,我們目的就是想通過試驗尋找一個可複製,可推廣的,在創新、懲處和預防腐敗的經驗。

解說:

佛山提出,要在3年內,在5個試點區構建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製。並且明確了創新反腐敗監督體製,創新腐敗懲處機製、創新廉政監督機製,創新預防腐敗機製等具體任務。

任建明:

廉政特區比經濟特區其實某種程度更複雜,廉政特區的實質,法規製度方麵的係統創新難度就更大。

解說:

試水難度不言而喻,但改革必須推進。

任建明:

廉政特區的構想我們國家(如果)有一個地方,他們真正[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了,那麽他創造的這套經驗就有可複製性和可推廣性,我們叫做[中國 的英 文:China]特色的廉政建設趟出了一條道路。

解說:

深圳前海,珠海橫琴,廣東佛山,反腐,不能隻靠中央,製度建設,更不能隻等中央,我們[希望 的英 文:hope],地方改革能夠越來越多。

(視頻連線)

主持人:

我們就分析萬慶良這個例子,執政30年,其中有15年,也就是說有一半的時間是在有受賄的問題。這麽長的時間內存在這樣的問題,那麽我們反過頭來看,現在中央[大力 的拚音:dà lì]反腐,那麽從地方的這樣的一個層麵上,怎麽去響應、去配合中央的這一係列的做法?以萬慶良為例我們能從中得到什麽樣的這種思考,請教一下李主任,您怎麽看?

李成言:

我覺得我們現在從萬慶良的例子可以看出,我們地方的紀檢監察體製改革在不斷地緊鑼密鼓地在推進,同時也抓出了一些大案要案,那麽這裏邊最關鍵的就是怎麽樣更好地去落實中紀委、黨中央關於紀檢監察監督體製機製改革的[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的政策,乃至於一些製度和黨內的法規。我覺得這裏邊,最主要的我們要看到一個現象,就是上麵的雷聲很大,尤其是上麵刮起九級台風,那麽它就會出現一個層層遞減的現象。到了一些地方的下麵,可能就刮得很小,乃至於沒有,如果這樣我們可能會發現一個問題,下麵的腐敗可能會照樣繼續地往前走,而我們的製度改革監督又得不到有效的去發揮作用,可能我們的問題就會在地方不斷地會發生類似萬慶良這樣一些問題,一定要把這個製度推進到基層。

主持人 董倩:

好,謝謝李教授。那麽萬慶良作為一個曾經的“明星官員”,如今已經落入階下囚。那麽希望今天的這樣的一個案例,能夠給更多的為政者,尤其是一把手提更多的醒。

學霸市長為何走不出權徒困境

新一輪的“打虎”,不過是“武鬆”睡醒的產物。如果“武鬆們”疲倦了,“權徒”家族新添些學霸,想必這些學霸官員照樣擺脫不了被染黑的[命運 的拚音:mìng yùn]。果真如此,又如何讓“學霸市長”們走出“權徒困境”呢?

沈顥認罪前秦朔王石已是老友

就像[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家與媒體人的友誼說不清一樣,企業與媒體的“廣告合作”也說不清——廣告投放到底是看重媒體宣傳作用還是為了購買[安全 的英 文:safest]感,這怎麽界定呢?所謂難以界定的地方,往往就是灰色地帶,而灰色地帶,在“定罪”的時候,就成了一個“富礦”……

學霸市長為何走不出權徒困境

新一輪的“打虎”,不過是“武鬆”睡醒的產物。如果“武鬆們”疲倦了,“權徒”家族新添些學霸,想必這些學霸官員照樣擺脫不了被染黑的命運。果真如此,又如何讓“學霸市長”們走出“權徒困境”呢?

[台灣 的拚音:tái wān]教科書別用多元掩蓋台獨

與過去激烈地要求“台灣獨立”、“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做法不同,當下的親綠學者喜歡用更柔性的方式來表達所謂“台灣事實上的獨立”論調。比如他們刻意把台灣當做一個“超然”的實體,而不論是鄭成功、清政府、“國民政府”還是荷蘭、西班牙、[日本 的英 文:吃屎的國家],他們都是“外來政權”。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