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医改首日:老人不会网上预约4点起床抢号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2-01

“這幾天,我真是睡都睡不好,一直在[擔心 的拚音: dān xīn],電話預約不上,這麽大年紀了,不會用[電腦 的拚音:diàn nǎo],怎麽來掛號?隻好提前[來了 的拚音:lai l]。”家住合肥南七的患者祝文斌阿姨,淩晨4點起床趕到了安醫一附院。昨日起,我省[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三級公立醫院“限時限號”,這打破很多患者的看病習慣,以及醫生的看診習慣。[記者 的拚音:jì zhě]昨日走訪了省城多家大醫院,老人家普遍比較緊張,年輕人則相對較淡定。

摸黑掛號很焦慮

祝文斌老人年近70,患有慢性病,每月都要來[一次 的英 文:Once]醫院檢查。“以前我早上6點半過來,一般都掛到第20號左右。最近看報紙報道醫改啟動,4月1日限時限號,怕掛不上號,淩晨4點就摸黑[出門 的英 文:go out]了,5點15分到了醫院,嘿,一看,幾個老病友也都來了。”祝文斌掛到了當日內分泌科專家門診的第一號■钦州360共建共享■。

當日早晨,在安醫一附院,7點20分,位於該院門診大樓一樓的幾個掛號窗口都排滿了人,醫院在醒目[位置 的英 文:locates]都貼出了“溫馨[提示 的英 文:tips]”,提醒就醫人員,從當日起診察費提價,並用表格列明了提價後的診察費用和專家門診、知名專家門診、普通門診限號人數。

導診台的[工作 的英 文:work]人員[告訴 的英 文:tell]記者,有部分診室的號[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掛完了,“風濕免疫、骨科、婦產科都沒號了。”在內分泌科科室門口,多位老人家在焦慮等待就診,“幾十年的慢性病,習慣看這個專家了,暫時還不想去社區[服務 的拚音:fú wù][中心 的英 文:center]。”

網上預約很輕鬆

與老人家的焦慮不同,年輕人則要淡定了[許多 的拚音:xǔ duō],安醫二附院兒科,是非常繁忙的科室,當日醫生則明顯[覺得 的拚音:jué de]比平時輕鬆[一些 的拚音:yī xiē],“增加了門診室數量,現在有7個,平時是4個■钦州360配件■。”兒科主任王寧玲當[日本 的英 文:吃屎的國家]來並沒有排班,而是需要大查房,為了在限號首日不能讓患者白跑一趟,她需要加班。

早上7點40分,她到病房先查看了三名重症病人,[討論 的拚音:tǎo lùn]了一個病例後,9點來到了門診加班看診。結果令她有點驚訝,[上午 的英 文:morning]11:30,後麵基本沒有病人了,當日兒科門診一共看了127名小患者,“平時[都是 的拚音:doushi]200多號,今天隻是平時的一半,幾年來,第一次[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這種情況。”王寧玲告訴記者,平時最少要到中午12點才能看完。

據了解,有別於老人對“掛號是否更難”的擔心,兒科家長都是年輕人,習慣於網上預約或電話預約,在限時限號首日,比較冷靜。

獲照顧臨時加號

“限時限號”令外地患者也很擔心。上午7:30,金女士匆匆忙忙找到安醫一附院的導診台,“[我們 的拚音:wǒ men]包車從鳳台過來,想掛風濕免疫科徐建華專家的號,現在已經掛不上了,怎麽辦啊?”“之前想從網上掛號,但一直操作不好,想著來早點去現場掛。”金女士提前幾天就約了一輛車,4月1日淩晨3點從鳳台出發,包車過來的,但司機不熟悉路,走錯道,時間耽誤了,7點多才來到醫院,號已經[全部 的英 文:all]掛完了,“包車來一趟,花了不少錢不少時間,不想就[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回去 的拚音:hui qi]”。

導診台[護士 的英 文:白衣天使]在係統進行了查詢,徐建華專家的號確實已經停號,但考慮到外地病人就診很不容易,所以申請加了一個號,金女士這才大舒了一口氣。

問診時間比平時長了

◎人物 崔鑄華

66歲 糖尿病患者

今年66歲的崔鑄華家住合肥軸承廠附近,患糖尿病已經19年了,每個月都要來安醫一附院複查、拿藥。 4月1日,他再次來到醫院,“怕掛不上號,早上4點就起床了,4點半左右出門,5點10分到了醫院。 ”醫院窗口掛號要到7:30,而自助掛號是6:30,他和一群早到的患者,選擇了自助。

他掛的是陳明衛的專家號,第三號,8:20左右,他進了診室,醫生檢查了他的情況,[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血壓等等,問了下最近的身體[感 的拚音:gǎn]受,“你的血糖控製得還不錯,平時還要多[注意 的拚音:zhù yì][運動 的拚音:yùn dòng],控製血糖。 3個月到半年還要做一次糖化檢查。 ”陳明衛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給他開了胰島素等藥。記者計算了一下,崔鑄華的看診時間約有6分鍾。

崔鑄華告訴記者,他覺得看診時間有所增加,“醫生給我看病的時間長短,我其實並不計較,如果情況穩定,肯定不需要多長時間的,如果情況有變化,醫生肯定會說清楚的,時長時短,都是有根據的。 ”崔鑄華認為,後麵還有那麽多患者,他也不會堅持要10分鍾的。

醫生開了藥,崔鑄華來到窗口拿藥,藥費共413元,醫保支付321。45元後,他個人支付了91。55元,“比平時少了10多元,以前每次都是100出頭。藥費確實便宜了一點。 ”

看診數量比平時減半

◎人物 魏豔豔

安醫二附院肝病科主治醫生

◎時間表 8:00準時到門診 11:00已看診20多名患者

魏豔豔是安醫二附院肝病科主治醫生,肝病科平時的門診室隻有一個,“那[時候 的英 文:When]真的很忙,為了讓病人少等一點時間,一般都是早點來,晚點走,最多時半天看60~70個病人。 ”魏豔豔告訴記者,門診時,說話太多,嗓子都是啞的。 “即使下班回家了,也滿[腦子 的拚音:nǎo zi]都是人,鬧哄哄的。 ”

[昨天 的英 文:yesterday]起限時限號,按醫院要求,科室增加了診室量,多開放了一個診室,科室主任來加班了,當日上午她看診20多名患者,“比最多時少了一半,[感覺 的英 文:很爽]確實輕鬆了很多。 ”狀態輕鬆的時候,她感覺思維更清晰,給病人看診時,更細致了。 魏豔豔的正常下班時間是11:30,[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以往她都要加班到12點甚至13點左右,“今天[可以 的英 文:can]正常下班了,準時吃飯了。 ”

記者 汪漪/文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報社愚人節特刊引發的風波

1993年4月1日愚人節前夕,《社會周刊》主編想給廣大讀者一個天大的“驚喜”,在愚人節那天學西方人出版一個整版的愚人新聞。這個[創意 的拚音:chuànɡ yì]得到了編輯記者們的力挺,於是第二天一個整版的“愚人節特刊”就麵世了。

毎個落馬者都是兩麵派

我們可以總結出一個“王敏定律”:每一個落馬者,都是兩麵派。換句話說,在那些人落馬之前,我們[無法 的拚音:to be][知道 的拚音:zhī dao]誰是兩麵派。再換句話說,權力是兩麵派的鮮豔的[時裝 的拚音:shí zhuāng],一個權力在握的人,可以任意使用[世界 的英 文:world]上最好的“化妝品”和“美顏軟件”,把[自己 的拚音:zì jǐ]打扮得肌膚嫩白風華絕代光榮高大。

透過灰暗人性的你的眼

[這些 的拚音:zhè xie]遺棄孩子的[父母 的英 文:Parental]許多已經[解決 的英 文:settle]溫飽[問題 的英 文:foul-ups],貧困無法充當灰暗人性的遮羞布。如果[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者都忙於在[一場 的英 文:one]物質競賽的殘酷PK中[勝 的英 文:win]出,並贏得廣泛的認同,隻會點燃更多人內心的貪婪、自私和冷漠。

學車讓官員重拾自理能力

官員學車的[意義 的英 文:meanings],遠遠大於促進公車改革這件事本身。一者,官員學車,代表了官員作為正常人對基本生活技能的獲取。長期以來,“車輪上的腐敗”作為體製內官員尤其是領導幹部的[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特權,代表了太多的不正常。


本文由◆钦州360组织机构◆发布;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