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交运集团原董事长自定年薪捞千万获刑20年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2-03

“有期徒刑20年,並處罰金50萬元,沒收[[財產 的英 文:fortune] 的拚音:cái chǎn]50萬元。”這是法律對南京交運集團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長詹叔平的製裁。詹叔平因私分國有資產1315萬元,職務侵占1163。41萬元,挪用資金150萬元,近日被南京中院二審做出這一判決。他的忠實下屬,南京交運集團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陳步軍,則因私分國有資產罪,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30萬元〖钦州360宣传活动〗。現代快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 李紹富

藏錢

指使財務經理隱藏1315萬公款

南京市汽車運輸總公司係全民[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企業 的拚音:qǐ yè], 1992年,40歲的詹叔平成了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1999年,26歲的陳步軍則當上了該公司財務處處長,兩人[成為 的英 文:Become]關係密切的搭檔。

2001年1月,汽車運輸總公司改製,詹叔平兼任改製[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小組組長,陳步軍兼任改製工作小組財務組[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人■钦州360国际■。2002年6月,國有公司改製完成,[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南京汽車運輸有限公司。

2003年3月12日,南京汽車運輸有限公司決定增資擴股,公司名稱變更為“南京交運集團有限公司”,詹叔平擔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長,陳步軍擔任副總經理、財務部經理。

在改製期間,詹叔平指使陳步軍,將該公司賬外4筆定期存款共計1315萬元予以隱匿,未納入改製審計。

2002年6月,完成改製後,二人將1315萬元及其孳息轉至改製後的公司。為了將[這些 的英 文:These]賬外資金占為己有,詹叔平想出了很多辦法。最後,這筆錢的性質被認定為私分國有資產。

撈錢

董事長自定年薪標準,撈了1000多萬

2004年至2006年期間,詹叔平利用職務之便,多次以虛開工資、虛[開發 的英 文:developing][票 的英 文:ticket]、隱瞞返稅收入等手段,侵占單位資金共計379萬餘元,並將上述款項分別用於[自己 的英 文:his]和妻子孫某購買交運集團股份、償還個人貸款。

從2006年[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到2011年,詹叔平除在公司賬上正常領取薪酬之外,還違反規定,為自己[度 的拚音: dù]身定製一套“年薪”考核標準。依據製定的考核標準,他一年能獲得額外報酬數百萬元。

他指使陳步軍虛開發票在公司賬上報銷,套取公司資金524萬餘元,用以兌現“年薪”。2011年1月,詹叔平又以兌現“年薪”名義,從交運集團財務領取260萬元。他們以類似手法,先後套出共計1163萬餘元,後來被法院認定為職務侵占。

法院認定,2003年,詹叔平指使陳步軍用交運集團3張總額150萬元定期存單作質押,貸款58萬元,以妻子孫某名義,購買交運集團資產經營公司股權58萬元。後詹叔平將此款歸還。這筆錢被認定為挪用資金。

判決

獲刑20年,罰金50萬,沒收50萬

南京鼓樓法院查明事實後,以私分國有資產罪、職務侵占罪、挪用資金罪,判處詹叔平有期徒刑20年,並處罰金50萬元、沒收財產50萬元。以私分國有資產罪,判處陳步軍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30萬元。此外,還責令詹叔平退出[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犯罪所得。

一審宣判後,詹、陳二人不服,提出上訴,認為職務侵占罪名不成立。近日,南京中院審理此案後,依法維持原判。

(南京交運集團原董事長自定年薪撈了千萬)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9歲男童是怎麽成“幹屍”的

我最想求解的是,救助站為什麽在男童死亡那麽久及至成為“幹屍”後才登報發出尋屍啟事?以此為線索,[我們 的拚音:wǒ men][可以 的拚音: kě yǐ]發出一連串的追問:死於何時何地?怎麽死的?屍身上的傷痕怎麽來的?死前有否送醫診療?死後存放在哪裏?為何不第一時間發布尋屍消息?

汪國真逝世:誰比誰活得更長

這番[感 的拚音:gǎn]慨,是因為剛剛逝去的汪國真,連日來招致各種調侃嘲諷,從否認詩歌[作品 的拚音:zuò pǐn],走向鄙薄人格。如此對待過去,對待人生,對待生命,我[覺得 的拚音:jué de]太不真誠,太不客觀,是[一種 的英 文:one]很虛偽的文化生態。

[學生 的英 文:students]告別信如同啼血告狀信

小學五年級的孩子,特別又是[女孩 的英 文:girl]子,最該是如花蕾一樣的[年齡 的英 文:age],她們本該是無憂無慮、如詩如歌、天真活潑的年齡段,而現在這個女孩子竟然歎息“活得太累”,以至於拿上一百元就要家出走了,這不禁令人痛心,更讓人百感交集。

你永遠[無法 的英 文:to be]將汪國真逐出時代

始料未及,對於詩人的早逝,網上一邊是如潮而至的哀悼與回憶,另一邊是洶湧澎湃的批評與反思。對汪國真表示好感的人,夾雜著自己對已逝青春的紀念。有些人說,瓊瑤的小說、三毛的散文、汪國真的詩歌以及龐[中華 的英 文:Chinese nation]的字,構成了[人們 的英 文:People]對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共同記憶。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