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民宗委:当事高僧未认定白玛奥色为活佛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2-03

甘孜民宗委:當事高僧未認定白瑪奧色為活佛

[圖片]白瑪奧色與張鐵林、呂良偉等[明星 的英 文:superstars]一同出席新聞發布會。圖片據“世貿聯合基金總會”官網

■“‘白瑪奧色法王’宗教和商業身份的流轉”追蹤

為演員張鐵林舉行坐床儀式後,白瑪奧色的“法王”身份受到藏傳佛教界的廣泛質疑。

12月2日晚,白瑪奧色方麵曾向新京報[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發來一段認證聲明,內容為“莫紮法王、直美信雄法王、茶巴森沃法王的認證聲明”。

莫紮法王、直美信雄法王為四川噶陀寺兩位仁波切。4日下午,噶陀寺所在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民族和宗教事務委員會[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人員表示,據他們了解,兩位高僧從未認定白瑪奧色為活佛〖钦州360文件库〗。而新京報記者也查詢到,白瑪奧色聯合創辦的[香港 的拚音:xiāng gǎng]佛教文化產業及世貿聯合基金總會,均是有限公司,白瑪奧色一家以[自然 的英 文:natural]人身份入股。

自稱被認定活佛遭多方否認

麵對身份的質疑,白瑪奧色曾於11月26日,在實名認證的微博上,上傳和轉發多個對其法王身份的簡介,以及四川噶陀寺兩位仁波切為其“坐床、賜冠”的視頻。

這兩位仁波切為莫紮法王、直美信雄法王■钦州360早报■。

4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致電甘孜州民族和宗教事務委員會,一名辦公室幹部表示,白瑪奧色提及的直美信雄和莫紮兩位仁波切確實為噶陀寺活佛,其中直美信雄仁波切[已經 的拚音:yǐ jing]圓寂。

據他們從噶陀寺了解,兩位高僧從未認定白瑪奧色為活佛。且認定活佛有嚴格的程序,除了由寺廟向宗教[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部門報手續外,寺廟組織高僧大德認定活佛時,要尋訪轉世靈童,確認活佛的上一世是誰,“不是[其他 的英 文:other]活佛給個文書就能認定的。”

該幹部也表示,從網上看到了“莫紮法王親書白瑪奧色仁波切轉世”的一個蓋印章的藏文文書,但這篇文字裏沒有點出莫紮活佛說白瑪奧色是活佛轉世,隻說他為社會做出了[一些 的英 文:some]善事、功德,“就是一個類似表揚和[感 的英 文:sense]謝的東西。”

白瑪奧色還曾[宣稱 的英 文:claimed]茶巴森沃法王仁波切曾為他認證。新京報記者與茶巴森沃法王仁波切目前所在的一所佛學院取得[聯係 的英 文:links],一位自稱茶巴森沃法王仁波切弟子的僧人說,沒有聽說過白瑪奧色法王。“請原諒我的無知。”這位僧人說。

“官網”刊文宣揚頭頂散發金光

除了有諸多“最高榮譽”和“聯合國”級別的存疑頭銜,白瑪奧色也在他[自己 的拚音:zì jǐ]創辦的機構“香港佛教文化產業”的官網上,宣傳他作為“仁波切”的“自在顯現”。

網站上一篇對白瑪奧色仁波切的簡介中稱,仁波切於雲南雞足山閉關時,“天空[出現 的英 文:There]巨大五彩雲朵彩橋跟隨直到山頂,五彩雲朵散出一條祥龍飛舞”。

除了自然界的“奇觀”,文章宣稱人類的[疾病 的拚音:jí bìng]也被白瑪奧色“治愈”過,其“加持”過的甘露水、製作的甘露丸、誦讀的經文都有淨化、治療和引領的作用,“有弟子嚴重病危,仁波切修法將其救活”。

一段文字中還提及他在[韓國 的英 文:棒子]弘法時,有弟子拍到的照片上,“仁波切頭頂有巨大金光散出,身體周圍更有層層金剛鎧甲護持”。

高僧稱白瑪奧色根本不懂佛教

[昨天 的英 文:yesterday]中午,[中國 的英 文:China]西藏網再次發文質疑白瑪奧色法王的身份。

該媒體記者[帶著 的拚音:daizhe]“張鐵林(白瑪曲培)坐床儀式”視頻,請中國藏傳佛教最高學府——中國藏語係高級佛學院的幾位經師[一起 的拚音:yī qǐ]觀看。

“高僧們看後都樂了。”該報道稱。

針對“白瑪奧色法王”號稱繼承了漢傳佛教與藏傳佛教格魯派、薩迦派、寧瑪派四大法統,是薩迦派和寧瑪派分別“認證”的“活佛”的說法,青海熱拉寺的薩迦派經師尕它堪布稱,一個人一輩子能精通一個教派的傳承就非常不容易了,同時繼承這麽多法統,大概除了佛祖沒人有這種能力吧……

同為薩迦派的經師旦巴旺堆來自西藏日喀則俄爾寺,他表示,這幾個“白瑪”根本就不是出家人,吳達鎔、張鐵林都有妻兒,頂多算居士,但“卻[穿著 的拚音:chuān zhuó]出家[人才 的拚音:rén cái]能穿的衣服,根本就不懂佛教,這讓懂佛教的人看了挺不舒服”。

更為關鍵的是,“薩迦派的活佛不[可能 的英 文:would]被寧瑪派認證,還傳承4個法統,又是地藏王菩薩和文殊大威德金剛化身,又是供養第一世班禪喇嘛法冠等等,[這些 的英 文:These]都不合邏輯。”

■追問

曾在哥倫比亞[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授課?

在與白瑪奧色相關的多個網站上,均上傳了不少講演視頻,其中三條視頻均標上了“2011年哥倫比亞大學課程”或者“如意寶白瑪奧色法王哥倫比亞講學課程”等字樣,分別命名為“非空非有的[世界 的英 文:world]”、“[最小 的英 文:smallest]的空性”以及“振動的秘密”。

這三條標注為2011年的講學課程視頻,被上傳到互聯網上的時間集中在2015年6月和7月。

新京報記者檢索發現,以其自稱的在哥倫比亞大學的公開課第二講“最小的空性”為例,其[英文 的英 文:English]介紹是where science and Buddhism meet([科學 的英 文:Science]與佛教匯合之處)。而youtube上顯示,一條與其相同的視頻最早由一個名叫Gerald Penilla的人上傳於2008年4月1日,並自稱是關於科學與佛教的原創係列視頻。

兩個版本的視頻,[都是 的拚音:doushi]英文配音,畫麵中並無主講人的影像,[唯一 的拚音:wéi yī]區別在於片頭和片尾。白瑪奧色法王的版本,片頭加上了自己的logo,片尾原作者的聲明變成了世貿聯合基金總會出品,總製片人成了“白瑪奧色法王”。記者根據已公開上傳的哥倫比亞大學的公開課中,並未找到與“白瑪奧色法王”相關的課程。

一家均入股“非牟利機構”?

“白瑪奧色法王”原名吳達鎔,今年39歲,福建泉州人,8歲時,隨[父母 的拚音:fù mǔ]遷居香港。

在香港,吳達鎔結識著名香港僑領莊世平,並一起創辦香港佛教文化產業,由此起步,之後創辦世貿聯合基金總會,並以此作為社會活動的[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平台。

新京報記者查詢到的香港公司注冊處資料顯示,香港佛教文化產業是一家有限公司。6位董事均以自然人身份入股。除了一位葉姓和梁姓的人外,其他4人為:林碧蘭、吳誌勇、吳達鎔以及吳慈欣。

熟識吳達鎔家世的人介紹,吳誌勇為吳達鎔的父親,是肛腸科醫生;林碧蘭為吳達鎔的母親,是中醫[護士 的英 文:白衣天使];吳慈欣為吳達鎔的妻子,福建泉州南安市人。

在張鐵林坐床儀式視頻中,張鐵林向白瑪奧色法王獻曼紮、蓮師像、經書等,走在張鐵林前麵的戴眼鏡的女子,即為吳慈欣。

公開資料顯示,香港佛教文化產業在福建泉州寶洲路的公司,主要經營“佛教用品、佛像、工藝品、禮品”等[產品 的英 文:product]

據香港公司注冊處資料,世貿聯合基金總會的前身為“世貿[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促進會有限公司”,2001年10月[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於香港。2013年11月,組織改名為世貿聯合基金總會有限公司。公司類別為擔保公司。

但在該組織官網及參與活動時,並沒有“有限公司”4個字,其自我介紹為非牟利機構。這家公司共有10位董事,均為自然人身份。其中三人為吳達鎔、吳誌勇以及吳慈欣。

為何力推“天泉鼎豐”產品?

白瑪奧色[大力 的拚音:dà lì]推廣的一家公司,為天泉鼎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泉鼎豐”)。這家公司[負責 的拚音:fù zé]執行一項惠澤全人類的“全球天泉[計劃 的英 文:plan]”,要通過“大氣甘露轉化係統儀”,將水從空氣中分[離開 的拚音:lí kāi]來,並去除水中的有害物質,產生“大氣甘露鮮榨空氣水”。

除了“天泉計劃”,該公司還擴展了[業務 的英 文:跑死他們]範圍,增加了智能手表、智能手機產品。在[音樂 的拚音:yīn yuè]人老貓的微博上,有多張他和白瑪奧色法王的合影,在一張有合影的微博中,老貓稱法王為“師父”,並“為師父的成績感到驕傲”。

在老貓微博中,還有一些智能手表的照片,以及智能手表的宣傳海報。老貓、胡軍、張鐵林、呂良偉、王蓉等明星的照片出現在上述海報上,海報的廣告語是,“[我們 的英 文:we]不是代言,這是我們自己的。”

為何白瑪奧色要大力推廣這家公司?

據香港公司注冊處資料,天泉鼎豐於今年8月18日在香港成立。8月28日,改名為天泉鼎豐智能科技(中國)有限公司。新京報記者查詢發現,這是一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有兩人,其中一位為吳慈欣(吳達鎔的妻子)。

新京報記者 周清樹 劉珍妮 張維 韓雪楓 實習生 陳禕

鳳姐濃濃的雞湯溫暖整個寒冬

其實,鳳姐身上最讓人欽佩的不是[成功 的拚音:chéng gōng],而是那種不息的火種,那樣[一種 的英 文:one]高大上的人在她身上看不到,其實跟羅永浩相同的東西——理想主義情懷和積極的行動力,他們內心裏總有[夢想 的英 文:dream about],懂得[如何 的英 文:how]去行動。

年輕公務員越來越有緊迫感了

“穩定”也是一把雙刃劍,因為“穩定”還[表現 的拚音:biaoxian]為上升空間的狹窄。除非特別優秀,再加上各種機遇,一般都是論資排輩,苦熬資曆。越往上競爭越激烈。

無需對”申遺控”韓國又酸又恨

文化從來都是多元的,文化的[保護 的拚音:bǎo hù][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多元參與,關鍵的[問題 的英 文:foul-ups]還應該在於我們是不是已經把自己的[事情 的拚音:shì qing]做好了。申遺本身隻是一種傳承保護的[形式 的拚音:xíng shì]和手段,而不是狹隘的占有與掠奪。

在中國,罵領導的後果很嚴重

女教師和田樹昌都是因罵領導而引火燒身,且“後果很嚴重”,但對女教師的處理顯然就不公平,置於對田樹昌如何處理,[相信 的拚音:xiāng xìn][當地 的拚音:dāng dì]紀檢部門會有一個合理又合法的處置。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