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光百岁后仍眼界开阔 关心国家大事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2-04

周有光迎111歲生日:仍眼界開闊 關心國家大事

中新網北京1月13日電(上官雲)今天,[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著名語言學家、文字學家周有光迎[來了 的英 文:老弟]111歲大壽。這位文化界的名人一生經曆可謂傳奇:早年[主要 的英 文:main]從事[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金融[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1955年[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專注於語言文字研究,正是在他的努力下,中國建立了漢語拚音係統;百歲過後,仍然精神健旺,先後出版《周有光文集》、《朝聞道集》等[作品 的拚音:zuò pǐn]钦州360日报■。11日[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周有光外甥女毛曉園在[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中新網(微信號:cns2012)[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采訪時表示,舅舅在百歲之後仍然思路清晰、眼界開闊,隻是這兩年身體確實比以前差了[一些 的拚音:yī xiē],“他還一直關心國家、[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的大事”。

傳奇經曆:入新式學堂讀書

周有光,原名周耀平■钦州360图书馆■。周家祖籍宜興,其曾祖父做官兼營實業。十歲時,周有光隨全家遷居蘇州,進入當時初始興辦的新式學堂讀書。後來,與同為語言學家的呂叔湘[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同學。1923年,成績優異的周有光中學[畢業 的英 文:finishes],在親友資助下,來到上海聖約翰[大學 的拚音:dà xué]就讀。

[圖片]周有光。圖片來源:華西都市報

1925年,周有光改入光華大學繼續學習。大學畢業後,他與夫人張允和同往[日本 的拚音:rì běn]留學。因仰慕日本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河上肇,周有光[離開 的英 文:absence]原本就讀的東京大學,轉考入京都大學。但河上肇在1933年1月就[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被逮捕入獄,周有光未能如願成為河上肇的[學生 的拚音:xué sheng],隻好專攻日語。

隨後,在1935年,周有光放棄日本的學業返回上海,任教光華大學。在此後十多年的時間裏,他基本都在經濟、金融領域工作,並出國任職。解放後,放棄了海外優裕的生活,毅然選擇回國,並在50歲左右時,改行專職研究語言學,又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麵對[這樣 的英 文:then]頗為“錯位”而又傳奇的人生,周有光[自己 的拚音:zì jǐ]卻很坦然:“人生很難按照你的[計劃 的英 文:plan]進行,因為[曆史 的英 文:History]的浪潮把你的計劃[幾乎 的拚音:jī hū]都打破了。”

“半路出家”:50歲改行研究語言學

在周有光的工作經曆中,最為人熟知的[或許 的英 文:stiII]就是他參與“漢語拚音方案”的工作。有資料稱,是周有光主導建立中國漢語拚音[體係 的拚音:tǐ xì],他也[因此 的英 文:therefore]被稱為“漢語拚音之父”。1955年10月,時任複旦大學經濟學教授的周有光到北京參加全國文字[會議 的拚音:huì yì],為期一個月的會議[結束 的拚音:jié shù]後,組織上[通知 的英 文:supercup]他到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工作。就這樣,周有光開始了語言學方麵的研究。

“這真是一件出乎意料的事。”周有光曾這樣回憶道,“當時我說:‘我是業餘搞語言學、文字學的,我是外行,留下來恐怕不合適。’領導回答說:‘這是一項新的工作,大家[都是 的英 文:All are]外行’”,“就這樣,我離開了經濟學界,到了語文學界”。

[圖片]周有光。圖片來源:新京報

改行之後的周有光到北京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參加擬定拚音方案的工作,在三年的時間內,周有光認認真真工作,深入語言學和文字學的研究。在與他人的通力[合作 的英 文:cooperation]下,該方案最終於1958年正式公布。

回想往事,周有光曾調侃:“有人曾給[我們 的拚音:wǒ men]講笑話:你們太笨了,26個字母幹三年。”但他認為,這三年的時間是值得的,“事實上,直到今天還有人在提[意見 的英 文:remark],而他們提的意見我們都研究過,幾乎沒有新的意見。今天就得到了這麽點安慰。假如當初沒研究好,有漏洞,就遺憾了,畢竟要彌補就很麻煩了。”

相敬如賓的[婚姻 的英 文:marriage] “流水式”的戀[愛 的英 文:love]

1933年4月,周有光與張允和結婚。在隨後的近70年中,兩人一直相濡以沫。在《周有光百歲口述》中,周有光談起過兩人長達八年的戀愛過程。他說,與夫人是“慢慢地、慢慢地[自然 的拚音:zì rán]發展,不是像現在‘衝擊式’的戀愛,我們是‘流水式’的戀愛,不是大風大浪的戀愛”。

“結婚前,我寫信[告訴 的英 文:tell]她,說我很窮,恐怕不能給你幸福。她說幸福要自己求得,女人要獨立,女人不依靠男人。她當時的思想也比較開明。”周有光在書中寫道。至於婚後幾十年的生活,在毛曉園的看來,那是一段很美好的婚姻,“舅舅對舅媽也很好,從來不跟舅媽急。兩個人互相尊重,他們像對待客人一樣彬彬有禮,但也一點都不生分”。

2002年,張允和離世。這給了一向從容的周有光不小的打擊。毛曉園說,舅媽有心髒病,[事情 的英 文:affair]來得很突然,“他從來沒想過,會失去相伴那麽久的夫人。不過,當時舅舅還是蠻鎮定的,隻是慢慢地,[覺得 的拚音:jué de]家裏空落落的,要很長時間來調整自己。總的來說,還算是豁達鎮定”。

“後來,舅舅說他想通了:人生就是一波浪花嘛,最好的紀念方法就是把舅媽沒出的書出版了。像《昆曲日記》什麽的,就是後來出的。”毛曉園表示,“他們的婚姻,真算得上是相敬如賓”。

為何自行車在中國消失又複活

如果我們回歸到政府“為人民[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的本質,那麽,一切服務於民眾需求的行為其實都[可以 的英 文:can]算是政府職能的延續。麵對新興事物,政府的第一反應不[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是警惕、排斥或者戒備,而是應該迅速分析其優缺點,然後揚長避短地將其融入整個社會運作體係之中,[滿足 的英 文:meet]民眾需求。

領導和領導為啥不一樣?

有些領導倒是真愛讀書,有些領導則有些葉公好龍,[而且 的拚音:ér qiě]愛讀書的領導和不愛讀書的領導確實不同。


本文由◆钦州360国际贸易◆发布;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