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原副部长:医疗资源错配应建公立医院(图)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2-06
[圖片]

全國政協常委、教科文衛體委員會副主任、衛生部原副部長黃潔夫[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新文化[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采訪時表示—2萬多家醫院需動一下“外科手術”

全國政協常委、教科文衛體委員會副主任黃潔夫接受新文化記者采訪:

黃潔夫[或許 的拚音:huò xǔ]是最忙碌的一位退休高官。昨日[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他剛剛在記者會上就深化醫藥衛生體製改革的相關[問題 的英 文:foul-ups]回答了記者們的提問,下午就回到了醫療衛生界別所在的駐地,參與了分組[討論 的英 文:discussion]

3月9日16時,今年[已經 的拚音:yǐ jing]70歲的全國政協常委、教科文衛體委員會副主任、衛生部原副部長黃潔夫,接受了新文化記者的采訪〖钦州360改造政策〗。

1 關於器官移植

呼籲把腎移植納入大病醫保

新文化:您今年的提案是呼籲把腎移植納入大病醫保■钦州360平台■。器官移植手術很多,為什麽會特別呼籲這個?

黃潔夫:去年,我國已實現了移植器官[全部 的英 文:all]來自於公民自願捐獻,是真正的捐獻,受體和捐獻者[都是 的英 文:All are]公民,器官移植變成公開透明的醫療[服務 的拚音:fú wù]

在我國很多地方,都把腎功能衰竭和尿毒症患者的血液透析納入了大病醫保。腎移植從住院到出院,再到出院後的維持是20萬元,這相當於尿毒症病人一年七個 月的透析費用。腎移植後恢複期服的藥物,價錢也隻是透析時需服用藥物的三分之一。還有一個很[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的問題,腎移植後[可以 的拚音: kě yǐ]投入[工作 的英 文:work],還能創造價值,而透析則基 本喪失了勞動能力。所以我今年的提議是把腎移植納入大病醫保。

2 關於新一輪醫改

要進行供給側結構改革,[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建立[一些 的英 文:some]真正的公立醫院

大醫院越來越擁擠

不是因為硬件,而是因為軟件

新文化:醫改方案在2009年推出,您[覺得 的英 文:felt]目前取得了哪些階段性成果?還有哪些不足之處需要進一步完善?

黃潔夫:2009年推出的新醫改方案是保基本、強基層、建機製,這6年還是取得了重大的階段性成果。2009年國家醫藥衛生總支出是1。7萬億元,去年 是4。2萬億元,6年增加了兩倍。從[我們 的拚音:wǒ men]原來基本沒有醫療保障[體係 的英 文:systems],到建起了城鄉全覆蓋的基本醫療保障,這個成績是巨大的。

[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這是基本的醫療保障,我們講三醫(醫保、醫療、醫藥)聯動,醫保應該先行,我們的醫療和醫藥不能說沒有做工作,但做的不夠。基層政府投入了很多錢,縣醫院和鄉鎮醫院都[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得很漂亮,但卻沒有一個機製讓好醫生下到[這些 的拚音:zhè xie]基層醫院,[反而 的拚音:fǎn ér]是把好醫生吸上[來了 的拚音:lai l]

這幾年大醫院越來越擁擠,不是因為硬件,而是因為軟件,好的醫生都被吸上來了。病人看病是看醫生不是看醫院,所以這就造成了基層醫院門可羅雀,大醫院一[票 的拚音:piào]難求。

1。3萬多家公立醫院

沒有一家是真正的公立醫院

新文化:但很多人覺得,看病難看病貴的情況改善得並不明顯。請問[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看病難看病貴,政府還要做哪些[事情 的英 文:affair]

黃潔夫:現在能做什麽呢?我們現在的說法就是供給側結構改革。其實就是對我們2萬多家醫院動一下“外科手術”。

現在這些醫院,尤其是公立醫院,都是在[計劃 的英 文:plan][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時期建設的,這些計劃經濟體係跟我們的市場經濟是沒[聯係 的拚音:lián xì][一起 的拚音:yī qǐ]的,所以要進行深入的體係改革,把公立醫院變成真正的“公立醫院”。

我曾經說過,按[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衛生組織的標準,[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沒有一家真正[意義 的英 文:meanings]上的公立醫院,我們現在說1。3萬多家公立醫院,但沒有一家是真正的公立醫院,因為隻有7%是政府投入,93%是要靠[自己 的英 文:his]去賺錢。

公立醫院是保障公共衛生,保障基本醫療,所以在[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的情況下,我們要進行供給側的結構改革,對我們的公立醫院從頂層上[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設計,來進行改革。

而不是用計劃經濟的手段,單單把藥價降下來,取消藥品加成。這不是供給側的改革,是藥改,不是醫改。

我覺得政府應該建立一些真正的公立醫院,來保障基本公共衛生。

新文化:全靠國家投入?

黃潔夫:目前我們國家還有很多地方需要資金投入,國家拿不出那麽多錢投入到醫療領域,怎麽辦?

我們就靠社會,靠市場,靠政府有形的手和市場無形之手。我們這幾年的醫改,就是用市場無形之手。

其實社會上有很多資本來辦醫的。我國的[台灣 的英 文:中國台灣省]地區是1995年啟動全民健保的,剛開始建立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政府辦醫院占81%,到去年這個數字[完全 的英 文:completely]轉過來了,70%以上都是民營醫院。台灣是不是民營醫院辦多了,就不公平不積極為老百姓服務了?恰恰相反。

我們的醫改[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了基層醫療收支兩條線的政策,這個用意是好的,是要保證基層。但忘記了一點,那就是市場。收支兩條線,醫生的積極性沒有了,幹或不幹收入都是那麽多。

新疆的衛生廳廳長曾跟我說,沒有搞收支兩條線,沒有搞基本藥物配置之前,新疆的牧民都有牧醫騎著馬送醫送藥上門,但從那之後,再也沒有這種情況了。

我們也[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覺得民營醫院就不是公益性醫院。我舅舅在台灣,他說台灣有很多不好,可是台灣好的就是醫療體係服務好。

我不敢說台灣的醫護人員對薪酬是滿意的,但我敢說台灣的醫護人員對這種改革是能夠接受的。

我們要解決基層醫療衛生隊伍,簡單地說有兩件事情要辦:一個是要公平的、競爭的,特別是競爭的醫療衛生服務環境;二是必須有道德高尚、技術精湛的醫務人員隊伍。這兩點缺一,醫改都很難[成功 的拚音:chéng gōng]

不去行政化

改革很難縱深發展

新文化:很多人對“行政化+商業化”的公立醫院體製有[意見 的拚音:yì jian],您覺得這需要改變嗎?

黃潔夫:我們有一個很重要的改革,就是醫療去行政化。如果不去行政化,我們的改革很難有縱深發展。我[相信 的英 文:上帝會存在的]本屆政府是有擔當的,一定會解決這一問題。

3 關於分級診療

“小病進社區,大病進醫院”錯誤

新文化:國家一直在提倡分級診療製[度 的拚音: dù],但是實際上去大醫院的患者越來越多,很多基層醫院和社區醫院甚至門可羅雀,醫療資源分配不均的情況[如何 的拚音:rú hé]解決?

黃潔夫:“小病進社區,大病進醫院”這句話本身就是錯誤的,誰會說自己的病是小病?誰得了病都[擔心 的英 文:worry about]是大病,擔心會被誤診,都要去找好醫生,要找可靠的醫生。

“小病進社區”那就是說明我們的基層醫生都是小醫生,在大醫院工作的都是大醫生。社區一樣有高水平的醫生,大醫院也一樣有差的醫生。這個導向就把[所有 的英 文:all]的 醫生都吸引去了大醫院,其實我們社區醫院看的慢性病,都是大病。這個口號也會造成醫生不願意在社區醫院工作,也造成病人不相信社區醫生。所以我們醫改的一 些口號和政策,都是不接地氣的。

像我這個年紀的,現 在成名的醫生都在基層工作過。我也在礦山工作了8年多,基層工作有基層工作的樂趣,因為機遇我考上了研究生、出國學習。我從來沒想過我會走到今天的[位置 的英 文:locates] 上,其實在每個崗位上都可以得到鍛煉,都可以得到生活的幸福指數,不是我們現在官大了就幸福,其實我以前在礦上也很幸福啊。

新文化:您今天上午說了根治“號販子”這個“病灶”,需要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能不能問一下,您覺得根治“號販子”到底需要幾年呢?

黃潔夫:這個是要靠大家了。我們作為政協委員,不是政策的製定者。我們參政議政,有建言的渠道。全國政協對這種現象也特別重視,本屆政協會後我們就會下去調研。我覺得要解決“號販子”的現象,最重要的是要改革醫療衛生服務體係,要[[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拚音:xíng chéng]一個競爭的市場。

4 關於以藥養醫

“811方案”其實不太合適

新文化:以藥養醫曾經給中國的醫藥事業帶來了[很大 的拚音:的JJ]的發展。如今的“藥品零差價”讓醫院的利潤大幅減少,從一些試點醫院來看,國家的補貼根本不足以彌補這部分差額,接下來怎麽辦?是否會提高醫療服務的[價格 的拚音:jià gé]水平?

黃潔夫:以藥養醫這個提法就有些問題,這是上世紀50年代的政策,當時國家沒有財力來[支持 的拚音:zhī chí]醫院的發展,就把藥品利潤這部分交給了醫院。在計劃經濟時代沒 有問題,但是在市場經濟時代就出現了扭曲。醫院就是靠著這一塊為生,說是15%,其實有的醫院藥品利潤甚至能達到50%。取消以藥養醫之後,要用什麽方法 來解決呢?

有一個“811方案”,就是80%靠調整服務價格,10%由政府投入,10%是醫院自己消化。

調整醫療服務價格,根據什麽來調整?醫療服務價格一調整,老百姓的意見就會相當大,重慶曾經調整過腎髒透析的費用,但執行不到一個[星期 的英 文:week]就破產了。這個服 務價格不是政府來製定的,而是由市場來決定的。為什麽有人願意花4500元錢在號販子買號,那是因為市場有這樣的需求。所以我們必須有個評價體係,來判斷 這些醫療服務到底應該是多少錢。但我們現在沒有這個體係,就是需要通過醫改,來建立一個可以評價的體係,而不是政府出手來幹預。

“1”是由政府來投入,這放在北京上海是可以的,但放在一些偏遠貧窮的地方是沒辦法實現的。我前幾天與一位省長聊天,他說在他們省份的貧困山區,一些縣長書記的工資都發不出來,拿什麽給醫院?另外還有一個“1”是自己消化。怎麽消化?靠減少醫務人員的待遇嗎?

新文化:這正是我想問的下一個問題,跟世界[其他 的英 文:other]國家相比,我國醫生的收入處於什麽樣的水平?您覺得目前我國醫生收入要增加還是減少?

黃潔夫:跟全世界比較,我們醫護人員的收入是很低的,不是偏低,而是很低。但在人群中來比,我們醫生的收入不說高,但肯定是不低的。

我們多數醫務人員,追求的並非是薪酬待遇的多少,而是在社會上的[地位 的拚音:dì wèi][職業 的拚音:zhí yè]尊嚴,他的職業[滿足 的英 文:meet][感 的拚音:gǎn]。單純說薪酬的話,提高多少倍合適?[而且 的英 文:but]醫生提高了,[護士 的拚音:hù shi]提不提高?教師提不提高?工人呢?所以我們考慮整個社會的和諧。

我個人覺得薪酬製度的改革,絕[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僅是提高醫護人員的工資,而是讓醫生合理的勞動收入能夠得到體現。

新文化特派北京記者 袁靜偉 文/圖

死磕FBI的蘋果手機[安全 的英 文:safest]否?

[也許 的英 文:Perhaps]有人會認為,一個人的手機不僅僅是一部機器,它還是手機主人大腦的一部分——是身體的一部分。如果沒有相當理由支持,憑什麽就能搜查呢?

習總講話給非公經濟吃定心丸

“開弓沒有回頭箭”。改革開放是[曆史 的拚音:lì shǐ]潮流,浩浩蕩蕩,誰也擋不住,誰也別想走回頭路。

性騷擾橫幅三丈,非一日之寒

我讀書少,原來[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文化就是黃段子?幽默感必須要走下三路麽!為什麽我們本以為男女比較平等的社會竟然出現了這樣的橫幅?這些直男癌晚期的少年怎麽就斷不了根呢?

人工智能贏棋,人類贏未來

沒有[一種 的英 文:one][比賽 的英 文:match]是絕對公平的,棋盤兩邊的實力強弱本身就是相對的不公,而比賽的美學就在於挑戰。所以工程師和[科學 的拚音:kē xué]家們集合智慧,造出了走棋的機器向棋界的強者們挑戰。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