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种救命药断供背后:药品原材料成本飞涨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2-07

廣東藥交[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61個品規救命藥斷供背後:原料藥價“上天”成品藥價“入地”

破傷風抗毒素、葡萄糖注射液……[這些 的拚音:zhè xie]為人熟知的藥物,在廣東藥品交易中心(以下簡稱廣東藥交中心)5月2日發布的一張清單上,被標注為“急(搶)救藥品”。不過,它們被列在這張清單上的原因,是因為[企業 的拚音:qǐ yè]“斷供”。

《每日[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新聞》[記者 的拚音:jì zhě][注意 的拚音:zhù yì]到,列在“斷供”清單上的急(搶)救藥品共61個品規(指藥品規格,如劑量大小、劑型等),而整個清單顯示,有多達1004個品規的藥品斷供。

[圖片]

“救命藥”為何斷供?

藥品原材料[成本 的拚音:chéng běn]漲幅大

“廣東是醫藥大省,中了標誰想丟掉生意?企業不是不願做,而是不敢做。”麵對記者的采訪,曾任廣東一家老牌藥企董事長的李雲(化名)直言,不是企業不想做生意,而是生產成本與中標[價格 的拚音:jià gé]的倒掛情況讓企業沒有生產動力。《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藥企不願買單、中標後不供貨的例子在各地屢見不鮮。2016年5月,廣東藥交中心就曾對未按合同供貨的806個品規的藥品進行公示,並明確指出若公示期[結束 的拚音:jié shù]後未按時供貨,將被取消該品規兩年內在廣東省的入市交易資格。此外,國內多地也曾[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藥企中標不供貨而被公開點名的[事情 的拚音:shì qing]

湖南省藥品流通協會秘書長黃修祥此前曾對記者表示,廣東作為藥品消費大省,醫療機構采購量[很大 的拚音:的JJ],如果藥企能夠拿下這個市場並存活的話,在全國[其他 的拚音:qí tā]省份賺錢的能力都不會太差。

辛辛苦苦中的標,如今卻成了“燙手山芋”,這麽多藥企“斷供”又有什麽隱情?記者[聯係 的英 文:links]了近十家處於“斷供”名單上的企業,其中除了兩家認為“斷供”是[由於 的拚音:yóu yú]配送企業的原因外,其餘受訪企業人士均將焦點指向了生產成本■钦州360科技园■。

李雲[告訴 的拚音:gào su]記者,藥企供應藥品不及時或者未供貨[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有兩部分原因:第一,生產成本尤其是原材料成本漲幅過大;第二,原料藥被壟斷現象嚴重■钦州360集团网站■。他表示,藥品采購中標價格理論上很[科學 的英 文:Science],參考標準有周邊重點省市的[平均 的拚音:píng jūn]價、入市價和議價,但由於藥品的經濟活動有滯後性,中標價格參照的往往是過去四五年間的數據,但生產成本、尤其是原材料的成本卻是逐年上漲甚至翻番。再加上新版GMP標準認證、一致性評價等政策[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企業對車間、[產品 的英 文:product]的升級改造,也推動了藥品成本上升。

對於原材料的成本攀升,李雲深有體會。他給記者舉例稱,[感 的英 文:sense]冒清的生產企業都需要用嗎啉胍作為輔料,但全國隻有一兩家企業生產這種原料藥,價格從原來的每噸一兩萬元飆漲到一百萬元左右,“非常離譜”。

[不僅 的拚音:bù jǐn]如此,藥品[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標準趨嚴也導致藥企生產成本陡增。李雲表示,以前監管部門對複方丹參片隻進行成分檢測,1噸三七[大約 的拚音:dà yuē][可以 的拚音: kě yǐ]生產5000件,2012年[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檢測標準改成嚴格的含量檢測,要求每一片藥品含有1克三七,結果1噸三七就[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生產1000件。再加上三七原料過去幾年炒得[厲害 的英 文:Fierce],極大提升了生產成本。還有[一些 的英 文:some]藥品則是由於工藝改善的提高造成成本增加,以前1塊錢就能買到的感冒靈,正是由於工藝調整、生產成本與價格倒掛,不願做賠本買賣的企業索性放棄了生產。

廣東湛江一家藥企的董事長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坦言,停止供貨實屬無奈,近年來中藥材價格大幅上漲,極大推升了生產成本。目前,有些藥品的中標價格,連買原料的錢都不夠。如果按約供貨,不僅沒利潤,還要賠錢。

原料藥壟斷是深層次原因

多位[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的藥品生產企業[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人都提到,原料藥壟斷已[成為 的英 文:Become]藥品原料漲價的一個[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因素。

“多巴苯丙胺被要求定點生產後,生產的廠家變少,經銷商都壟斷了原料,維生素B1也存在這種情況。”廣東一家藥企的招標部門負責人張先生告訴記者,經銷商壟斷導致原料藥成本不斷上升,但由於政府的相關規定,低價藥價格[無法 的英 文:to be]提升,企業根本無法正常生產。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中國 的英 文:China]醫藥物資協會副會長、好醫生藥業集團董事長耿福能在其提交的《關於要求國家相關部門破除原料壟斷,平抑藥價的[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中表示,部分原料藥生產企業及經營企業,利用《藥品管理法》及相關法規定“對實行批準文號管理的原料藥,生產其製劑必須采用有批準文號的原料藥”,利用手中掌握的批準文號資源,采取提高原料藥價格,或不外賣原料(僅供[自己 的英 文:his]生產),造成市場製劑藥品價格虛高或老百姓無法買到有些救命藥。

他還指出,一些醫藥經營公司與個別獨家原料生產廠家聯合漲價,導致原料藥上漲近840%;也有醫藥經營公司以高出價格與國外企業談總代,導致原料藥漲幅達677%等,有些原料藥3年內上漲1566%等。

事實上,國家發改委也曾出手整頓原料藥壟斷的現象。2016年,發改委對華中藥業、山東信誼、常州四藥等三家公司達成並實施艾司唑侖原料藥、片劑壟斷協議案依法作出處罰,合計罰款超260萬元。

雖然國家[表現 的拚音:biaoxian]出對醫藥行業反壟斷執法的強勢態[度 的拚音: dù],但部分原料藥漲價勢頭仍然較猛,原料藥價格飆漲導致上遊企業供需緊張日益嚴重。公開資料顯示,2011年10月~2013年5月,“信龍去痱水”主要原料麝香草酚的價格從275元/公斤漲到8808元/公斤,漲價32倍;地高辛片原料藥從2014年9月的7。5萬元/公斤逐步上漲至2015年1月時的40萬元/公斤,半年上漲5倍。以[印度 的拚音:yìn dù]企業生產的多潘立酮原料藥為例,全國隻有兩個進口獨家經銷商,價格在兩年間從900元/公斤一路漲到7000元/公斤。

原料藥漲價和招標降價對藥品生產企業的“雙重擠壓”,讓企業倍感受傷,最終隻能導致部分藥品斷供。記者根據廣東藥交中心此次公布的名單統計,1004個品規的藥品中有711個是急(搶)救、臨床必用藥和廉價藥,[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急(搶)救用藥61種,臨床必須且采購困難的32種,廉價藥335種,其他基藥品種283種。

5月3日和4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曾多次撥打廣東藥交中心公開電話,[希望 的英 文:hope]能了解供貨不及時和未供貨的藥品數量及廠家解釋的原因,但截至發稿時仍未取得聯係。廣東省衛計委相關人士表示,關於藥交中心的情況需谘詢相關部門後再回複記者,截至發稿時記者尚未得到回應。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英 文:orders]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本文由◆钦州360网址◆发布;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