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全面二孩让资本涌入幼教业 致虐童事件频发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2-08

眾說紛紜幼兒園

學前[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的學者,在投影儀上[展示 的拚音:zhǎn shì]研究成果■钦州360泵阀商务■。地方教育行政部門的代表,在台前介紹最新的舉措。公辦和民辦的幼兒園園長,一邊講述一邊提問,表達各自的訴求。

2017年12月28日,第三屆[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教育財政學術研討會第二天,北京的一間[會議 的拚音:huì yì]室裏,不同身份的人坐在同一個屋簷下,持續了一整天,進行了兩次圓桌[討論 的英 文:discussion],13個人上台作了報告。

主辦方為財政部、教育部和北京[大學 的拚音:dà xué]共同設立的北大中國教育財政[科學 的英 文:Science]研究所。該所副研究員宋映泉解釋,討論的內容[主要 的英 文:main]有四個方麵,[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學前教育的辦園體製、質量、監管和[成本 的拚音:chéng běn]分擔。其中,成本分擔是教育部交給的政策研究任務,而監管和辦園體製,是來自財政部的科研要求■钦州360工程施工合同■。這次會議“得到了兩個部委的[大力 的拚音:dà lì][支持 的英 文:support]”。

[我們 的英 文:we]從10月份就在籌辦這個會議,原本隻是想邀請學者為主,進行單純的學術型討論。後來[發生 的拚音:fasheng][一些 的英 文:some]事之後,我們就把主題改了。”宋映泉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說,“想借這次[機會 的拚音:jī hui],讓不同身份的與會者,從不同的角[度 的英 文:attitudes],對學前教育麵臨的成就、挑戰、[問題 的英 文:foul-ups]和對策進行討論。”

入園難,入園貴,從業人員收入偏低,少部分從業者[職業 的英 文:working]操守、專業倫理缺失,行政部門聯動監管“缺位”……一條又一條的問題被羅列出來

作為北京民辦幼兒園日日新學堂的創始人,王曉峰稱[自己 的英 文:his]為“家長辦學者”。這個頭銜,他更[在意 的拚音:zài yì]“家長”這兩個字。最初的辦學初衷,也是[覺得 的英 文:felt]“找不到滿意的[學校 的拚音:xué xiào]”。

[不久 的英 文:shortly],日日新學堂[所有 的英 文:all]的教學[區域 的英 文:regional],都被主管部門要求裝上了監控設備。但在王曉峰看來,這種“360度無死角的監控方式”,實際上“效果很有限”。

[如何 的英 文:how]切實地避免我們的孩子受到傷害,這是一個難題,僅僅靠政府的監管,很難做到位。作為一位家長,作為一位家長辦學者,我認為隻有充分開放社會資源,發揮家長在幼兒園[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中的作用,才能從根本上改善這一問題。”王曉峰說。

他認為,比起肢體暴力,幼師的態度和情緒等冷暴力,對孩子心靈造成的傷害更甚,“監控也無濟於事”。

來自山西某地級市的一位普通家長,對此深有[感 的英 文:sense]觸。她[告訴 的拚音:gào su]記者,她的孩子5歲,在[當地 的拚音:dāng dì]一所民辦幼兒園就讀。幼兒園[老師 的拚音:lǎo shī]會號召班裏的孩子們,孤立疏遠那些“上課調皮”的孩子,不理他們,不和他們玩。

她不認可這種做法,試著和老師溝通,但沒什麽效果。她直接去找了園長,情況才有所緩解。

“教育理念差太多了,我跑遍了市裏的幼兒園,找不到滿意的。”這位母親在北京[工作 的英 文:work]過,後來回到老家創業。[然而 的英 文:however]孩子在幼兒園遇到的問題,讓她動了回北京的念頭。“起碼,把孩子送過去,有更好的教育資源。”

她也解釋了自己沒選公辦幼兒園的原因。前些年,當地的公辦學校統一取消了學前班,民辦幼兒園仍會在教學中加入原本屬於學前班的課程。這導致公辦園的孩子升小學時,比民辦園的孩子少學了[許多 的拚音:xǔ duō]東西。

在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張燕的報告中,取消學前班的行政指令,屬於“過度的人為幹預”,體現出[一種 的英 文:one]以大[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的、單一標準化的辦園取向。

一條又一條的問題,在這個關於學前教育的論壇上被羅列出來,擺在台麵上討論。[這些 的英 文:These]問題包括入園難,入園貴,從業人員收入偏低,少部分從業人員職業操守、專業倫理缺失,行政部門聯動監管“缺位”或存在“盲區”,衛生保健人員配備不足等等。

這些問題密集而沉重,曾零零星星[出現 的英 文:There]在網上的言論中,家長的口中,以及專家的研究報告中。

剛剛過去的2017年,中國的學前教育,始終是社會關注的熱點。上半年,有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呼籲出台《學前教育法》。下半年,發生在幼兒園的種種虐童事件,從上海到北京,從大都市到中小城市,掀起了一波又一波討論。“[解決 的英 文:settle]好嬰幼兒照護和兒童早期教育[服務 的拚音:fú wù]問題”,出現在中共十九大後第一個全國性會議——中央[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工作會議的新部署裏。

金字塔塔底[最大 的英 文:largest]一部分空間,被低層次的民辦幼兒園所占據

[河南 的英 文:Henan]一所公辦的省級示範幼兒園,每到招生階段,網上排隊報名的人數,便會飆到實際招生人數的成百上千倍。

“第[一次 的英 文:Once]實行網上招生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幾分鍾就招滿了。第二天,沒搖到號的家長們把幼兒園的大門都堵了。”這家公辦園園長感慨。

對於這種現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社會發展研究部副研究員佘宇的解釋是,目前的教育財政投入,主要集中在城市或縣鎮公辦園、機關園,尤其是優質示範園。

作為民辦園園長,王曉峰也覺得,開放給公辦幼兒園的教育資源太多了。他[注意 的英 文:危險信號]到,2011年,廣東省政府8所機關公辦園,獲得了6863萬元財政撥款,遠超民辦園的投入。很多公辦幼兒園“每年都在發愁錢怎麽花出去”,與此同時,大量的民辦園捉襟見肘,“[[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拚音:xíng chéng]了巨大的資源浪費”。

這些資源[不僅 的拚音:bù jǐn]僅指財政資源,還包括教育[培訓 的拚音:péi xùn]等各式各樣的資源。

“我[認識 的拚音:rèn shi]一個公辦幼兒園的朋友,他說他們的老師,都被教育部門培訓得‘惡心’了。而我們民辦幼兒園的老師呢,想被培訓都沒有機會。”王曉峰感慨。

他覺得,民辦園教師整體素養不足,[或許 的拚音:huò xǔ]也是“一些極端情況”出現的原因。

會議上展示的研究結果也顯示,大量民辦幼兒園,[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缺乏來自教育財政的成本分擔,使得這些幼兒教師一邊承擔著繁重的工作量,一邊拿著極低的工資。

甚至,一些基層的公辦幼兒園都很難留住素質較高的老師。一位與會學者談起自己調研經曆時說,他發現許多農村的公辦幼兒園,“校舍在,孩子在,老師沒了”。

不止一位民辦園園長在這次論壇上呼籲,開放更多的社會資源給民辦幼兒園,比如財政投入,比如師資力量,比如對土地或房產的使用。

有些在一線城市辦園的民辦園長,好不容易把幼兒園辦成了,房租卻漲了,不得不重新尋找辦園地點。

在中部某一個縣,縣政府以沒有土地使用證為由,拆除了41所民辦幼兒園,讓不少辦學者[擔心 的拚音: dān xīn]自身的處境。有學者推測,此舉實際上是為了提高當地公辦園的占比和招生人數。

國家統計局《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11-2020年)》統計監測報告顯示,2016年,全國共有學前教育學校24萬所,其中,公辦幼兒園僅有城市1。74萬所,農村6。82萬所。

無論是辦園數量,還是在校幼兒人數,民辦幼兒園占比都超過了一半。其中,[大部分 的拚音:dà bù fen]民辦園,[都是 的英 文:All are]規模較小的地方性運營商。隻有少部分民辦學前教育機構,打造出了特有的品牌,形成教育集團並[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擴張。

如果將目前中國幼兒園的整體狀況比喻成一座金字塔,立在塔尖的是高品質民辦幼兒園,中間夾著一層公辦幼兒園。塔底最大一部分空間,被低層次的民辦幼兒園所占據。

2017年5月24日,中國的第三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 的拚音:jì huà]開始實施,為期三年,目標是到2020年,“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85%,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達到80%左右”。

普惠性幼兒園這個概念,指的是公辦幼兒園以及由政府出資補助並製定收費標準,均衡教育資源配置的普惠性民辦幼兒園。

北京師範大學教授、中國學前教育研究會理事長馮曉霞認為,大力發展具有公辦性質的普惠性幼兒園,才是解決入園難、入園貴問題的方法。

她曾在一篇論文中提到,政府應當“科學規劃、合理布局,新建一批麵向大眾、特別是優先招收社會中低收入[家庭 的英 文:family]幼兒的普惠性幼兒園”。

政策是為了讓兒童更好地成長,而不僅僅是為了[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

佘宇坐在台前,從入園問題到幼教人員問題,一條條地列出來,再一條條地談自己的應對[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發揮政府主導作用,並不意味著政府要直接提供公共服務。應當給民辦機構、多樣化需求留出空間。”

他認為,政府在學前教育中,更[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意義 的拚音:yì yì]在於監管、托底保障和提供資源。而公辦園和民辦園哪個占主體,“或許不是關鍵所在”。

張燕在報告中提到,政府往往傾向於,給原本[已經 的拚音:yǐ jing]很優質的公辦園增添更多硬件設施。與此同時,多元化、多樣化的幼兒教育,卻正在麵臨著生存困境,“民辦教育受擠壓,自辦園遭取締”。

在場的幾位學者都認為,對學前教育的財政投入,應當“雪中送炭”,而不是“錦上添花”。應當優先投向人力資源,保障幼兒園教師的[地位 的拚音:dì wèi]和待遇,最終才能促進質量的提升。

“公辦園的生均辦園成本,遠高於民辦園。政府財政在優質幼兒園中的成本分擔比例高,而在普通公辦園和普惠性民辦園中的分擔比例極低。這不利於促進學前教育的公平,也不利於學前教育發展的效益。”宋映泉指出,“政府的責任,是保障弱勢群體進入有質量的幼兒園,而不是擴大不公平。”

馮曉霞同樣也[強調 的拚音:qiáng diào]了“雪中送炭”。但她也認為,從學前教育的公共服務性質來看,如今我國的民辦園,在幼兒園總體結構中所占比例過高,這其實並不合理。

“全麵二孩政策的放開,讓幼教行業迎來政策和人口紅利。在投資機構眼裏,幼兒園是‘現金奶牛’,是暴利的行業。當資本快速進入,形成巨大的幼教產業集群,其消極後果之一,就是我們已經看到的,‘虐童’事件頻發。”她說。

在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學前教育機構主要包括教育部門辦園、機關或事業單位辦園、集體辦園和私立園4種。[帶著 的拚音:daizhe]公辦性質的前三種占了幼兒園總數的90%。然而[隨著 的拚音:suí zhe]經濟體製改革,第二和第三種幼兒園被大量關停。

論壇[結束 的拚音:jié shù]後,夜幕已經降臨,她與宋映泉仍坐在會議室門口的沙發上,繼續討論幼教話題。

“管理體製和辦園體製逐步理順,發展學前教育的責任進一步落實。學前教育成本分擔機製普遍建立,運行保障能力顯著增強。幼兒園教師配備和工資待遇保障機製初步建立,師資力量進一步加強。幼兒園保教質量評估監管[體係 的英 文:systems]基本形成,辦園行為普遍規範,‘小學化’現象基本消除。”在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聯合發布的《關於實施第三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的[意見 的拚音:yì jian]》中寫著。

“僅僅有好的政策是不夠的,能不能執行到位才是關鍵。”馮曉霞說。

“政策是為了讓兒童更好地成長,而不僅僅是為了管理。”這是民辦幼兒園園長王曉峰的期待。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張渺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8年01月03日 09 版)

責任編輯:張義淩

新浪新聞[公眾 的英 文:Public]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本文由◆钦州360民用设施◆发布;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