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200亩公益林遭猛砍被毁 工头称政府让来的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2-10

■曾出動大型機械數台,60多人連續作業6天,至少5000棵樹被砍被挖

■崇明林業站竟稱如今看不到林木痕跡,[無法 的拚音:to be]確認此前是否有樹

晨報[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 李東華

200畝到底有多大?答案是,近13。4萬平方米,與人民廣場大小相差無幾。

崇明縣新村鄉新國村外圩,有一片占地500餘畝的林地,是村民近二十年努力的成果,栽種的香樟、廣玉蘭、銀杏等樹,有些直徑已超過30厘米,樹高10餘米。

今年5月份,曾有超過60人的團隊,操作著起重機、挖掘機、大卡車進場伐木,在村民向鄉裏主管部門舉報後,依然堅持作業了3天,直到公安出警才製止了砍伐。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公安還在處理該案時,今年7月底,同樣[位置 的英 文:locates]又有近百畝的林地,被“清光”了[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的樹木,保守估計又有3500餘棵樹木慘遭砍伐。早在去年5月,這種大規模砍伐、移挖的毀林情況就已[發生 的拚音:fasheng]

這片被定性為第三類公益林的林地,到底發生了什麽?是誰在打它的主意?

樹木被挖後莫名丟在現場

崇明縣新村鄉新國村往東北方向約4公裏,有一片開闊地,這裏有農地、[魚 的英 文:fish]塘,還有一大片樹林■钦州360工业报■。這片林地占地超過500畝,種植的有香樟、廣玉蘭、銀杏等樹種。村民薛平、薛榮、袁[[勝 的英 文:win]利 的英 文:victory]等人,陪伴了這片林地20多年,見證了林地上每一棵樹苗的成長經過:哪片[區域 的拚音:qū yù]種什麽樹,樹有多大,他們都心裏有數■钦州360俱乐部■。

[上周 的英 文:last week],在村民的陪同下,記者看到原本成片的樹林被一條新開的人工河從中切分為二。靠近北麵的林地,整齊的香樟樹高約8米,直徑均在20厘米左右。靠南麵的一片已不成林,一條寬約4米的道路上留著深深的大型車輛的輪印,兩側還有[一些 的英 文:some]被刷了白色標記的廣玉蘭和香樟樹。

薛平指著一棵直徑25厘米的廣玉蘭樹說:“這棵樹長得多好,現在市場上至少值4000元。”

沿著泥路繼續走,不時能看到路邊一個個已長滿雜草的凹坑。[輕輕 的英 文:gently]的拔開凹坑上的雜草,薛平跳了進去,使勁的跺了一下腳,用手給記者比了個直徑約30厘米的圈。

“這裏原來是一棵香樟,有這麽大了,長得特直,被挖走了。”從凹坑出來數米遠,薛平在半米高的草叢中,又找出了一棵樹樁,樹樁離地麵僅有35厘米高,切麵平整,直徑有42厘米,“這是被他們用電鋸鋸掉的,這棵樹[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有20多年,樹冠就有幾十平方米大,唉!”

[離開 的英 文:absence]泥路,穿進叢林十餘米後,景象令人不忍直視。

每間隔幾米就有一個因樹木被挖走而留下的深坑,相隔十來米就[可以 的英 文:can]看到大棵的香樟樹躺倒在林間。躺倒的大樹樹枝已枯萎,樹根部位還[帶著 的英 文:with]泥土,外圍被粗粗的麻繩紮捆著。

“這種樹是他們當時想移走的,後來不知何原因就丟在這裏了,現在已不能成活。”在接下來的兩個多小時裏,記者在薛平和薛榮的帶領下,粗略地對被砍伐、枯死的樹木進行了清點,總數超過150棵,其中枯死樹木有30多棵。

[準備 的拚音:zhǔn bèi]離開現場時,薛平望著所剩不多、被塗上白漆標記的樹木,沉默了整整兩分鍾。隨後,他抬起頭,指著人工河對麵,北片樹林旁邊的一片空地說:“那一片原來也全是樹林,有一百多畝呢,現在也都毀掉了,連地都平了。”

砍樹工頭稱“政府讓來的”

這片林地究竟是何時被毀成[這樣 的英 文:then]?又是何人所為?

薛平向記者提供了兩段視頻和一段錄音,視頻的拍攝時間為今年5月28日。

第一段視頻的一[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是一片翠綠的林地,旁邊有魚塘,不時還有幾隻白鷺在水麵上飛過,甚至能清晰地聽見鳥叫聲;隨後鏡頭平移90[度 的拚音: dù],畫麵中[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了2台大型吊車、大卡車、拖拉機等,吊車正在往卡車上裝樹,而拖拉機上則裝滿了被分段鋸掉的樹木。

第二段視頻中,幾名工人正在緊張作業,他們分工明確,有挖樹的、鋸樹的、捆繩的,旁邊還有監工。

錄音的內容是村民當時向現場一位工頭詢問的情況。

“你們怎麽能亂砍樹呢?有手續嗎?”

“是政府叫[我們 的英 文:we]來挖的。”

[這些 的拚音:zhè xie]樹賣嗎?”

“賣的。”

除了視頻和錄音,村民還提供了大量照片,大[都是 的英 文:All are]樹木被推倒、鋸斷的景象。據村民薛平介紹,上述視頻、錄音、照片均是在5月28日前後攝、錄,如有虛假他願意承擔一切法律後果。

“當時有60多人在幹活,有挖掘機、吊車、卡車,我是5月26日才發現這個情況。當時過來查看,還被[穿著 的拚音:chuān zhuó]特勤衣服的保安攔住,不讓進。”薛平說,他[感 的拚音:gǎn]覺事態嚴重,就向鄉裏及林業部門舉報,但情況依然沒見好轉,直到5月28日再次來到林地,毀林還在繼續。在向上述部門反映未果後,薛平撥打了110報警。

報警約10分鍾後,挖樹工人開始撤離現場,其中有數人還曾被[當地 的英 文:local]村民攔下。據薛榮介紹,他在跟工人聊天時得知,其實對方從5月23日就開始砍伐、移挖樹木了,連續作業了6天;26日向鄉政府及林業部門舉報後,他們依然堅持[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了3天。

事後,村民對被毀林木進行了清點:被砍伐樹木達到544棵,被挖走1030棵,還有部分被推平填埋,總數達2073棵,占地麵積約60畝。

林地先後3次遭遇黑手

根據《森林法實施條例》及《上海市森林[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規定》,任何砍伐樹木,那怕是遷移林木的行為均要獲得林業部門的審批許可,需取得《林木采伐許可證》、《林木遷移許可證》方可操作。

采訪中獲悉,實際上,這片林地第[一次 的拚音:yī cì]慘遭砍伐、移挖,是在2014年5月,當時涉及麵積約40畝。一年後的5月份,大規模砍伐移挖的厄運,再次降臨到同一片林地,涉及麵積達到60畝。

令村民沒有預料到的是,5月底的砍伐、移挖樹木剛剛[結束 的英 文:End]一個多月,7月底又有100餘畝的林地再次被夷為平地。

“我們也沒想到這些人竟然這麽大膽,特別是7月底那次,這100畝的林地,不但樹都不見了,連地也被翻平了。那一片林地至少有3500棵樹以上。”薛平說,事後林業部門曾拿著衛星資源圖核對,證實前後三次有超過200畝林地就這樣沒了。

毀林超林業部門處罰範圍

那麽,新國村外圩的這片林地到底是什麽性質?如此大規模的砍伐、移挖又是否取得了相關部門的許可?

記者首先找到了崇明縣林業部門,但崇明縣林業站多個部門的工作人員,得知晨報記者是[來了 的拚音:lai l]解新國村外圩的毀林事件,均不願意多說,而是讓記者找[負責 的拚音:fù zé]督查工作的副站長了解情況。

經多方努力,晨報記者最後通過電話[聯係 的英 文:links]到了李副站長。

對於新國村外圩的這片林地性質,李副站長介紹,在2009年前,這片林地是集體[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林,但現在它已經屬於公益林。

對於去年5月、今年5月及7月,相關人員對這片林地的砍伐、移挖是否取得過相關許可,李副站長明確表示,林業站就以上三次砍伐、移挖,沒有批準過任何許可證,也沒有單位提出過申請,“接到舉報後,我們已介入調查,並將情況向上級部門進行了匯報,同時也在積極配合警方的調查。”

隨後,記者又聯係了上海市林業局。據林政稽查辦的工作人員介紹,針對新國村外圩林地被毀的情況,工作組在7月底和8月初也已介入,通過對比資源圖及現場查證,被毀的情況基本與村民反映相似。

當時曾到過現場的工作人員陳小姐說:“現場的確是‘觸目驚心’,最近幾年上海還沒發生過如此惡劣的毀林事件,這已遠遠超出我們林業部門所能處罰的範圍,我們[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提供協助[支持 的拚音:zhī chí]。”

【疑問待解】

三次毀林是否有關聯

據村民介紹,這片林地是新村鄉村民在上世紀80年代通過圍墾而來,當時土地性質係集體用地,村民由此取得了該土地30年的使用權,部分村民隨後購買了樹苗進行大麵積種植。2009年前後,這片已成規模的林地因種種原因被劃為國家公益林,而土地權屬也移交給了崇明縣土地儲備[中心 的英 文:center],縣土地儲備中心在外圩還搭建了專門的辦公場所,並配備了數十名特勤保安輪流值班。

2014年5月,林業部門曾對當時的毀林事件做出過行政處罰決定書,從中可以看到,當時主導毀林事件的是新村鄉政府下屬的界西養殖場及縣土地儲備中心一中標單位,涉及負責人分別是黃某和張某。該決定中注明,罰款4萬元,同時需補種林木330棵。

而在今年5月的毀林事件中,警方介入調查後發現涉案的[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人員中,除[兩名 的拚音:two]安徽籍從事綠化工程的老板外,黃某與張某的名字再次出現在涉案人員名單中。後來,黃某和張某被取保候審。

一個多月後,便發生了7月份的大麵積毀林事件。

那麽,這三次毀林事件是否有關聯呢?對於記者的疑問,崇明縣林業站、新村鄉政府均沒有正麵回答。

此外,在這3次毀林事件中,縣土地儲備中心究竟扮演的是什麽樣的角色?值勤保安又是否知情呢?當記者來到位個外圩林地附近的縣土地儲備中心臨時辦公處時,工作人員表示相關負責人有事出去了,無法[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采訪。當記者向多名保安問起這3次毀林事件時,他們均選擇了沉默。

舉報後為何還能砍3天

在2015年5月底發生的毀林事件中,村民薛榮、薛平、袁勝利均向記者證實,在5月26日下午,他們發現林地內出現大型機械車輛砍挖林木情況後,曾試圖進入林地查看和阻止,卻被身穿特勤[製服 的拚音:uniforms]的保安驅趕,無奈之下他們選擇向鄉政府主要領導舉報。

薛平說,他們曾打通鄉政府主管領導的電話,並將情況進行匯報。新村鄉一位施姓副鄉長在接受采訪時,證實了薛平的舉報。

那麽,在村民舉報後,為何對方還能繼續砍伐3天呢?施副鄉長沒有正麵回答,隻是[強調 的英 文:emphasised],當時他正在外地療休養,一時無法處理。

那麽,對於2014年5月的毀林事件,鄉政府下屬的界西養殖場為何會參與其中呢?

對此,施副鄉長也沒給出正麵回答,而是叫來了辦公室與他在同一樓層的現任界西養殖場的黃場長。對於記者的疑問,黃場長僅表示,這中間有著複雜的原因,所有的[事情 的英 文:affair]都應以警方的調查為準。

晨報記者隨後又向林業部門核實,今年5月份的毀林事件發生後,是否接到過鄉政府的告知?當時為何沒有派人立即阻止?

對於這兩個[問題 的英 文:foul-ups],崇明縣林業站的李副站長始終沒有回應。

為何放任樹木枯死

對於大量被挖出的林木,始終沒有一個部門進行過補救,很多被移挖的樹木就這樣倒在林地間,慢慢枯死。

崇明縣林業站及鄉政府的解釋是,當時警方已介入,這些倒地的樹木都是證據,沒人敢亂動。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不能用大國崛起理解一帶一路

[中國 的英 文:China]的複興所涉及的不是僅是一個國家的複興,更是文明的複興,所以不能運用“大國崛起”邏輯來理解;其次,中國的崛起規模巨大,是幾十億級的崛起,是個文明的複興,跟以前千萬級的崛起不能相提並論。

廢除公積金,組建住房銀行

既然已經達成了共識,為什麽還要對已經完成[曆史 的拚音:lì shǐ]使命,在製度層麵難以應對住房融資需求的住房公積金管理製度還要憐香惜玉,做小修小改這種沒有[意義 的英 文:meanings]的變動,而不是加快住房銀行[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的步伐呢?

普京認慫了,還真怪不適應的

當全[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都等著普京發飆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當土耳其已經趕緊要求北約開會商討對策的時候,一貫強勢的普京的沉著冷靜,還真有些讓人[感覺 的拚音:gǎn jué]不大適應。

IT北漂在北京租房的那些事

[相信 的拚音:xiāng xìn],每一個人都會在[自己 的拚音:zì jǐ]落腳的地方有一處自己的房子。在這偌大的[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總會有一盞等著我們回家的燈。而所有的顛沛流離都將[成為 的英 文:Become]日後心中的慰藉。她們閃著光,透著亮,提醒著我們曾經為了奮鬥什麽都可以忍耐和接受,那麽努力,那麽拚。


本文由◆钦州360版权所有◆发布;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