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时健夫人:褚橙最早扔都没处扔 曾请半仙求雨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2-13

褚時健夫人馬靜芬:褚橙最早扔都沒處扔 曾請半仙求雨

[圖片]褚時健(右)與夫人馬靜芬 中新網 王槊攝

中新網11月2日電(王槊)比起“褚時健”三個字的如雷貫耳,馬靜芬這個名字[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對於多數[公眾 的拚音:gōng zhòng]而言都顯得十分陌生——這位83歲的老人往往隻有在被冠以“褚時健老伴”這個名頭的[時候 的英 文:When]才會為[大部分 的英 文:centipede]人所知。褚時健和馬靜芬雖然攜手走過了60個寒暑,可周身氣場卻大不相同:褚時健所到之處必定有一群人前呼後擁,旁人皆以“褚老”敬稱;馬靜芬則十分低調,似乎習慣獨來獨往,總是靜悄悄地在人群外看著被鎂光燈包圍的褚時健,而[人們 的英 文:People][喜歡 的拚音:xǐ huan]稱呼她為“馬[老師 的英 文:teacher]”。

日前在哀牢山褚橙莊園舉辦的褚橙2015[上市 的拚音:shàng shì]會上,被媒體圍追堵截了大半天的褚時健顯得十分疲憊,不得不拒絕了數家媒體的訪談邀約,而馬靜芬卻悄悄地在褚橙莊園裏打開了一間[會議 的英 文:meeting]室,把幾家無緣采訪褚時健的媒體迎了進去,用整整一個小時回答了[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提出的各種[問題 的拚音:wèn tí]。從褚橙的創辦,未來的發展方向,再到兩人的情[感 的拚音:gǎn]經曆,馬靜芬回答得坦誠且事無巨細〖钦州360科技园〗。

“說要種橙子很多人都出了錢,因為他們[相信 的拚音:xiāng xìn]老頭子做事沒有不[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的”

雖然褚橙的創辦經曆早在大量媒體連篇累牘的報道中被“扒”得淋漓盡致,但從“第二當事人”馬靜芬的口中仍然能聽到[一些 的英 文:some]新東西。

當初為什麽要種橙子,啟動資金又從何而來?馬靜芬說,種橙的想法最早是褚時健還在獄中時就萌發的■钦州360核技术■。當時褚時健的[弟弟 的拚音:dì di]種了一些冰糖橙,[送到 的英 文:sent]獄中給他吃。褚時健吃過之後感到味道很好,又[覺得 的拚音:jué de][自己 的英 文:his]還能出來,就決定種這種橙子。“當時沒想那麽多,做就做了,想的就是一定能成功,因為老頭子(指褚時健)做事沒有不成功的”。馬靜芬說,最難的時候莫過於創業初期。當時褚橙莊園所在之處[幾乎 的拚音:jī hū]是一片荒山,隻種植了一點甘蔗和冰糖橙,而最關鍵的是兩人一來缺少資金,二來缺乏經驗。

“啟動資金裏麵,有我四年多的工資,還有老頭子原來的一點積蓄,剩下[主要 的英 文:main][都是 的拚音:doushi]從別人那借來的。[我們 的英 文:we]借錢的時候說‘有了就還’,人家說等有了再還,沒有就算了。其實還是因為他們相信我們一定搞得好,一定會還給他們的”,馬靜芬說。

比起資金,缺乏種植經驗是更大的難題。馬靜芬說:“當時決定搞冰糖橙,可是冰糖橙這個種類到現在都缺少專業的書目,市麵上都是些臍橙和柑橘的書籍。我雖然以前是搞綠化工程的,但我種的是觀賞樹,沒種過果樹,所以[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自己摸索”。今天褚橙香甜的口味也不是在一朝一夕間[[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英 文:formed]的。馬靜芬說,[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遇到的問題中,橙子的酸甜[度 的拚音: dù]是最難控製的。“[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的時候口味不行,一車一車橙子拉出去扔掉,連扔的地方都找不到。後來我們慢慢摸索怎麽提升甜度。品質不好的話,什麽都做不到。”

馬靜芬說,褚橙的種植過程中每年都會遇到很多問題。“一會兒這種蟲子[來了 的英 文:老弟],一會兒那種蟲子來了,一會兒這種病來了,一會兒那種病來了,一會兒好久不下雨,一會兒雨又下多了”。馬靜芬[告訴 的英 文:tell]記者,因為下雨的時機往往不從人願,為此他們還請過半仙來做法。“不下雨了怎麽辦,請半仙來幫幫忙,下雨下太多了也[請來 的英 文:had]做做。有時候[也許 的拚音:yě xǔ]是碰上了,真的就不下了。老頭子不相信這個,[但是 的英 文:But]雨下太多了,也隻好催我趕緊找人來想想辦法。那時候吃苦都不怕,最怕的是下雨。有時眼看要成熟了,突然來[一場 的拚音:yichang]雨,果子都落在了地上。果子都沒了,想吃苦還怎麽吃?那時候我就在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麽傷天害理的[事情 的英 文:affair],老天要[這樣 的英 文:then]懲罰我?現在狀況好了,天就好像是在幫我,所以我永遠[記住 的拚音:remember]一句話,就是天道酬勤。”

“我打了個橫幅寫上‘褚時健種的冰糖橙’,橙子就賣出去了”

褚橙的暢銷與褚時健這個名字,以及這個名字背後的經曆和聲望息息相關。[可以 的英 文:can]說,如果[離開 的拚音:lí kāi]了“褚時健”三個字的加持,所謂的“褚橙”至多隻是一枚好吃的橙子。但最早想到把兩者捆綁在[一起 的拚音:yī qǐ]的並不是褚時健本人,更不是後來的各種電商網站,而是馬靜芬。

“那是2006年前後的時候,我們[帶著 的拚音:daizhe]橙子去昆明參加展銷會。當時我[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銷售,展銷會給了我們一塊展位,我就考慮該怎麽賣”。馬靜芬說,因為展銷會全國很多人參加,還有外國人會進去,要用最簡單的文字來說清楚是什麽事,於是她做了個紅底白字的大橫幅,寫上“褚時健種的冰糖橙”。“老頭子說‘不行不行,不能這麽打’。他當時剛出來,害怕受到非議。我當時想,沒關係,沒那麽嚴重,既然讓他出來了,總要讓他生活,不能讓他餓死吧?就大著膽子這麽做了。結果很多人一看是褚時健種的冰糖橙,就買點吃吃看,再後來褚橙的傳聞就出來了。”

馬靜芬告訴記者,褚橙最開始就叫冰糖橙,後來注冊了“雲冠牌”商標,而褚橙是民間的說法,再後來“勵誌橙”的[傳說 的拚音:chuán shuō]則是[合作 的拚音:hé zuò]電商的主意。馬靜芬說:“我們兩個人是不上網的,外孫女(任書逸)和外孫女婿(李亞鑫)留學回來才做了電子商務。”她說,褚橙最開始銷售很困難。原來褚橙莊園所在之處也是個農場,也種了十幾二十畝冰糖橙,但原來的農戶沒有管好,搞不下去了,才租給他們老兩口。兩人來了管了一年,就好起來了。馬靜芬說:“當時產量還很低,一年大概也就兩三百噸。兩個孫女還沒回來,就是老頭子搞種植,我來管銷售。當時很困難。當時橙子的品質達不到現在的水平。雖然第一年管的比原來的農戶好一點,橙子也可以吃,可以賣,但是比現在差多了。”

馬靜芬說,很多橙樹都是倆人一起種的,但一些報道中提到“兩個人一起挑著擔子去賣橙子”是沒有的。她說,她和褚時健兩人基本自己不動手,自己動手種的隻有在門前帶著孫子孫女種下的幾棵樹,主要是紀念[意義 的英 文:meanings]。而在“褚橙”的[故事 的拚音:gù shi]被媒體大肆報道之前,兩人也從沒想過能獲得如此成功。“如果當時就想到今天這樣,很可能就搞不成了。因為如果一下子達不到,可能就心灰意冷了。”

“吵架時我跟他說,沒有你我沒有今天,但是沒有我你也沒有今天”

在今年的褚橙上市會上,最為醒目的便是張貼在會場中褚時健和馬靜芬兩人攜手並肩而坐,笑容滿麵的大幅合影。兩人少年夫妻老來伴,相濡以沫60年,最苦、最難的日子都不曾把兩人分開,而今又攜手創造出褚橙這個新的奇跡。如今兩人足以算作功成名就,外界卻對兩人何以能走過一甲子的[婚姻 的拚音:hūn yīn]生活而知之甚少。

對於兩人的感情經曆和狀態,馬靜芬很樂於分享,並不避諱談及兩人鬧過的矛盾,也少不了抱怨。但在講述[這些 的英 文:These]過往的時候,她始終麵帶笑容,時而眉飛色舞。

是否覺得褚時健是個傳奇?這個問題讓馬靜芬稍稍猶豫了一下,然後說:“不好評價,還是讓大家來評價吧。”馬靜芬說:“從開始到現在,兩人[在一起 的拚音:stay]整整60年。從[認識 的英 文:known]他開始,跟他在一起的人都跟我吹他是最有本事、最能幹、最能吃苦的人。我跟他在一起不是因為他那時候當著點小官,也不是因為他長得多好看,我看中的就是他能吃苦、能幹、有本事。他大我五歲,我當時寄了一張他的照片回家,家裏的妹妹看見照片都說:‘怎麽找了這麽老、這麽凶的一個人?’——他那張照片看著有點凶。”

[昨天 的英 文:yesterday]下午,南開[大學 的拚音:dà xué][培訓 的英 文:training]班來了一群[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家聽他講課,一個企業家就偷偷問我:‘你跟他相處得好嗎?你[感覺 的英 文:很爽]他對你好不好,你們性格相不相同?’我就說:‘你猜猜看!’他說:‘一個做大事的人絕對不會有什麽溫暖的!’我說你太聰明了,你一定也是個[很大 的拚音:的JJ]的老板!他說:‘過去大過,現在不行了。’我問他大的時候是怎麽對待[老婆 的英 文:別人家的好]的,他說,也有對她對不好的地方。”

馬靜芬悄悄地說,她和褚時健也吵架,[而且 的拚音:ér qiě]吵得[厲害 的拚音:lì hai ]。以前因為在一起談[工作 的英 文:work]多,所以不會吵架,現在碰到就吵,吵過了就算了。對於誰脾氣大這個問題,馬靜芬笑道:“我靠著他吃,你們說呢?”馬靜芬說:“我們倆的性格是絕對不一樣的。我跟老頭子吵架的時候就跟他說,我沒有你我沒有今天,但是你沒有我你也沒有今天。他可是不[承認 的拚音:chéng rèn]。我無所謂,我信佛,不需要這些東西。”

“褚橙肯定要做家族企業,不是褚家的就是馬家的”

“褚橙以後絕對是家族企業,現在帶的人也都不是褚家的就是馬家的”,談及褚橙未來的發展規劃,馬靜芬毫不避諱地告訴記者。馬靜芬說,現在褚橙在[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上主要分五塊,褚時健管理褚橙莊園,用他的話說這是“老母雞”;其餘的她自己管一塊、[兒子 的英 文:Son](褚一斌)管一塊、孫女(褚楚)管一塊、外孫女(任書逸)管一塊。她說,如果按照[中國 的英 文:China]的傳統,將來[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是兒子接手,但如果兒子那塊管不好,就不給他,誰管得好就讓誰管。“這個不是光靠人努力就能做好的,還要靠天靠地”。馬靜芬說,她[希望 的英 文:hope]褚橙能像國外的葡萄酒莊園那樣世代傳承下去。

實際上褚橙這個品牌下麵並非隻有冰糖橙這[一種 的英 文:one][產品 的英 文:product]。馬靜芬介紹,目前褚橙旗下除褚橙、雲冠牌等商標外,還有褚橙專營,以及馬靜芬[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的“雲南褚馬氏科技有限公司”等,這些公司主要經營的產品[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鮮花餅、鬆花粉、蜂蜜、褚酒,以及褚時健兒子褚一斌從國外帶回來的“褚柚”等。

褚橙的管理團隊由褚時健和馬靜芬兩位“80後”老人,以及一群同樣以“80後”為主的年輕人構成。“怎麽管理年輕人,就帶著他們,做的對的就做,做得不對就糾正過來再做。現在還沒有固定的格局,要看各人各自發揮。比如互聯網營銷,外孫女、外孫女婿他們從國外回來就交給他們了”,馬靜芬說。

有什麽樣的創業經驗可以傳授給年輕人?麵對這個問題,馬靜芬說:“企業家培訓班都會來問這樣的問題。經常有剛[畢業 的拚音:bì yè]的年輕人來到門口,一來兩三天就站在門口等。問他要幹嘛,他就說要見褚老。有[一次 的英 文:Once]老頭子讓我出去看看他到底要幹什麽,我問他見褚時健要做什麽,那年輕人說:‘我要問問他是怎麽富起來的,能不能教我怎麽富起來。’我說:‘那我來教教你。你要找準一個目標,這是最困難的,找不準就是白受苦。找準了就[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怕苦不要怕累,就一定能行。小夥子問我:‘是不是這樣,不怕苦不怕累就能成功?’我說是,他說;‘那好’,喊了一聲謝謝就背著包走了,以後再也沒來過,也不[知道 的拚音:zhī dao]做成沒做成。”

兩人這麽大年紀,難道不想放下手邊這些,好好休息一下嗎?馬靜芬說:“我今年83歲了,現在很多老年人都喜歡跳舞、唱歌、打門球、練武術,我跟他們是一樣的。他們是玩,我也是在玩,隻是玩的東西不一樣。老頭子本來更是這樣,如果不做事,他就受不了。”(中新網生活頻道)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不能用大國崛起理解一帶一路

中國的複興所涉及的不是僅是一個國家的複興,更是文明的複興,所以不能運用“大國崛起”邏輯來理解;其次,中國的崛起規模巨大,是幾十億級的崛起,是個文明的複興,跟以前千萬級的崛起不能相提並論。

廢除公積金,組建住房銀行

既然[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達成了共識,為什麽還要對已經完成[曆史 的英 文:History]使命,在製度層麵難以應對住房融資需求的住房公積金管理製度還要憐香惜玉,做小修小改這種沒有意義的變動,而不是加快住房銀行[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的步伐呢?

普京認慫了,還真怪不適應的

當全[世界 的英 文:world]都等著普京發飆的時候,當土耳其已經趕緊要求北約開會商討對策的時候,一貫強勢的普京的沉著冷靜,還真有些讓人感覺不大適應。

IT北漂在北京租房的那些事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會在自己落腳的地方有一處自己的房子。在這偌大的[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總會有一盞等著我們回家的燈。而所有的顛沛流離都將[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日後心中的慰藉。她們閃著光,透著亮,提醒著我們曾經為了奮鬥什麽都可以忍耐和[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那麽努力,那麽拚。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