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交管局:10条路禁电动自行车并非拍脑袋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2-13

10條路禁電動自行車交管局稱並非拍腦袋

[圖片]

昨日,石景山路與玉泉路路口,兩輛電動自行車駛過。4月11日起,石景山路將禁行電動自行車。新京報[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 薛珺 攝

北京市交管局前日發布消息稱,4月11日起,長安街及其延長線等10條道路,將禁止電動自行車通行。市交管局相關[負責 的拚音:fù zé]人表示,[這些 的拚音:zhè xie]路段交通流量大,機動車和非機動車混行[區域 的拚音:qū yù]廣,交通事故多發。此消息經報道後引發廣泛關注。針對[一些 的英 文:some]質疑,市交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此次出台的[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措施並非是對電動自行車“一刀切”,也不是拍腦袋出台的,前期經過了多次研究調研。同時也想通過這次出台舉措,讓社會關注到電動車違法的危害,[告訴 的英 文:tell][公眾 的英 文:Public],電動自行車也不是[可以 的英 文:can]無序發展的■钦州360客服■。

■ 回應

1 出台措施是一個“折中”辦法

[中國 的英 文:China]社科院工業[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研究所研究員餘暉認為,電動自行車在有關法規中是[允許 的拚音:yǔn xǔ]上路行駛的,就賦予了其應有的道路權利,此外,電動自行車上牌登記的過程也是一個行政程序,這也[證明 的英 文:certificate]這些上牌的車輛擁有路權,交管部門的措施同時限製了這部分車,屬於“一刀切”式的粗暴管理方式。

北京[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法學院教授薑明安說,電動車管理確實困難重重,但如果要加強管理,就[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全部 的英 文:all]環節加以管理,國家要製定統一的標準,卡住生產、銷售環節,製訂電動自行車管理規定,這也不是交管局一家可以[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的,需要相關部門積極參與〖钦州360客服〗。

交管部門並不認可此次出台的管理措施是對電動自行車“一刀切”。相關負責人說,一方麵是群眾對加強電動自行車管理的呼聲不斷,另一方麵是400萬電動車使用者的需求,目前的手段是一個“折中”的辦法,“[我們 的拚音:wǒ men]不是拍腦袋出台措施,從去年10月就[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研究,經過多次調研,多部門聯合分析[會議 的英 文:meeting],同時,我們還邀請社會各界[一起 的英 文:with]座談。”該負責人說,我們是想通過這次出台舉措,讓社會關注到電動車違法的危害,告訴公眾,電動自行車也不是可以無序發展的。

2 禁行道路區域[都是 的英 文:All are]公共交通成熟地區

交管部門有關負責人表示,選擇這10條大街時考慮到了群眾出行需求,在保持幹路執行《通告》的基礎上,周邊道路都可以通達,此外,上述地區都是地鐵和公交車運營成熟地區。

昨日有市民表示,他在長安街周邊單位上班,平時騎電動自行車沿長安街行駛就可以到單位,“出行很方便,省去了等公交的時間,也不用去擠地鐵1號線。”

記者昨日在蒲黃榆地區隨機采訪了多名騎電動自行車的人,一位在東鐵匠營第一小學外等待孩子放學的家長說,每天接送孩子就靠電動自行車,如果蒲黃榆路禁行電動自行車還是比較麻煩。

此外,也有送餐和快遞公司表示這些禁行道路沿線的訂單,投遞效率將明顯下降。

3 市郵管局:等待國家出台快遞車標準

針對禁行路段的單位[如何 的英 文:how]派送快遞,昨日,有快遞公司負責人表示,可以將電動車停在某處後,再步行送件。但他[擔心 的英 文:worry about]留下的電動三輪車是否會罰款,扣車。此外,還會[影響 的英 文:effect]送件效率和用戶體驗,送件量也將減少。

另一家快遞的相關負責人表示,除郵政外,[大多數 的拚音:dà duō shù]快遞[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仍以電動車為主。對於下周一開始的禁行,他表示,目前仍未接到禁行的明確文件。他預計,這10條禁行道路各公司的快遞日投遞量將達到上萬件,如果電動車禁行,投遞效率肯定將下降。

昨日,北京市郵政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市郵政管理局沒有針對該禁行規定進行統一研究。國家將在2016年出台針對快遞電動三輪車的統一標準,北京將按照出台的國標執行。

2014年,國家郵政局曾發布《快遞專用電動三輪車技術要求》,明確其車型、尺寸、車速等多項[指標 的英 文:indexes],但並非強製性措施。而新標準也正在醞釀中。根據媒體報道,國家標準委正在製定《快遞專用電動三輪車技術要求》。此要求將[成為 的英 文:Become]針對快遞電動車的國家性強製標準。

■ 探訪

電動車主:禁行後上班沒以前方便

昨日下午,新京報記者探訪了蒲黃榆路和石景山路這兩條[即將 的拚音:jí jiāng]禁行電動自行車的道路。一些受訪的電動車主均表示,一旦道路禁行對其上班、接送孩子、收快遞等[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生活方麵會造成不便。探訪期間,部分電動自行車存在闖入機動車道或闖紅燈情況。

從玉泉路路口到魯穀東街北口的石景山路約2公裏。沿線[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中國[科學 的英 文:Science]院大學、玉泉醫院、玉泉大廈以及多個小區。

玉泉大廈內平安保險員工林剛(化名)家住海澱玉海園附近,每日上班,騎著電動自行車由玉泉路轉至石景山路就到。“如果禁行,[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開車或者打車。”他說:“肯定沒以前方便,經濟[成本 的拚音:chéng běn]還會增加。”

他算了筆賬,電動車兩天充[一次 的拚音:yī cì]電也就1塊多,公交地鐵一天來回就要幾塊,更別說開車了。

玉泉大廈兩個[出口 的英 文:export]均麵向石景山路,也是電動自行車的必經之路。林剛說,公司內大概80%員工平時騎電動自行車。

昨日中午,玉泉大廈數十平方米的停車場已停放約50輛電動自行車。正在送餐的張宇(化名)匆忙將電動自行車停好。

張宇說,公司[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下發規定,下周起送餐將改用自行車。

“自行車的時間至少翻倍。”

快遞員王明(化名)負責石景山路周邊的快遞[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

中國科學院大學、玉泉大廈、玉泉醫院均是他的大[客戶 的拚音:kè hù]。“正常情況下,每天下來,大概百餘件。”他說。

如果電動車禁行,王明還不[知道 的拚音:zhī dao]該怎樣繞行,“很多地方的大門隻朝向石景山路,要不然用戶隻能到網點自取”。

對於送快遞由電動自行車換成自行車,郵政快遞員馬陽(化名)反問:“自行車讓我怎麽送?”

昨早,馬陽沿著石景山路運送了46箱快件。“這麽重,自行車根本帶不動,平時一[上午 的英 文:morning]可以送46件,自行車一次最多也就裝5、6箱。”

■ 追問

禁行規定是否需廣征民意?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劉莘指出,電動車在全國的使用率很高,任何從末端限製的措施都會引起較大的爭議。北京的舉措應該出,但管理方式方法值得商榷,應該更廣泛的征求各利害關係的[意見 的拚音:yì jian][[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拚音:xíng chéng]共識更大的一個管理措施再向社會公布。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薑明安說,交管部門對電動自行車加強管理是值得肯定的,是個好事,但好事也要依法依規。根據“兩辦”印發的法治政府[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實施綱要,影響麵如此廣泛的行政決策出台,必須經過五個步驟:公眾參與、專家論證、風險評估、合法性審查、集體[討論 的英 文:discussion],這才能保證重大決策在程序上的合法性。涉及這麽多使用者的措施,不能是一個政府部門的[通知 的英 文:supercup]就解決了。

違規行駛罰20元依據何在?

交管部門表示,對違反《通告》禁行規定行駛的車輛堅決做到“逢違必糾”。交管部門有關負責人表示,出台舉措[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依據道交法39條的規定,以及根據北京市實施《[中華 的英 文:Chinese nation]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 的英 文:safest]法》辦法的有關規定。對該規定的違法行為人按“未按照禁令標誌指示行駛的”違法行為,處罰20元罰款。

薑明安說,交管部門目前所解釋的法律依據並不能成為這個通告合法性的[支持 的拚音:zhī chí]。他說,《道交法》第39條規定,交管部門根據道路交通流量或者遇大型活動時,有權對行駛車輛進行采取疏導、限製通行等措施。這裏的前提條件是視交通流量,不是根據電動車違法行為多少來界定,所以不適用。此外,交管部門按照違反禁令標誌指示行駛對電動自行車違規處以20元罰款,這個法律依據也不充分,在上位法中沒有相關適用法律。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郭超 信娜

禁了電動車,下一步該禁汽車

20多年前,故鄉就禁了摩托車。也就是一個縣級市,反正市領導看到摩托車就煩惱,於是大手一揮,禁了。反正他也不騎摩托車。

東北特鋼和龍煤們的隱喻

值得追問的[也許 的英 文:Perhaps][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的境遇折射的[曆史 的拚音:lì shǐ]邏輯。鋼鐵和煤炭都是周期性很強的產業,經濟好的[時候 的英 文:When]企業容易借勢而上,反之則[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麵對產能過剩、庫存膨脹的衝擊。

公共數據不開放,中國要落後

都說數據是新的“石油”,如果不能做到基本公共數據的社會共享,中國對大數據的利用恐怕在起跑線上就落後了。

[愛 的拚音:ài]是世間最有趣的遊戲

愛情能夠使生活變得有趣,像兩個孩子玩一個玩不厭的遊戲;愛情能夠使生命變得純粹,超脫於世俗的平庸瑣碎之外。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