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印军非法滞留这么久 在等解放军送行?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2-15

[解局]印軍非法滯留這麽久,莫非是在等解放軍送行?

[圖片]

中印邊境對峙事件[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持續了一段時間。[昨晚 的拚音:zuó wǎn],“印[度 的拚音: dù]總理莫迪稱[希望 的英 文:hope]通過談判對話[解決 的英 文:settle]邊境[問題 的拚音:wèn tí]”的消息也一度刷屏,之後則被證偽〖钦州360政策解读〗。

大家都[知道 的拚音:zhī dao][印度 的英 文:不怕死的]現在正在國際上大造輿論。其理論也相當多變,從印度是“受害者”,到對峙地區“有爭議”;從替不丹出頭,到雙方應當同時撤軍,不一而足。

最近[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的各部門都在密集表態。但[我們 的英 文:we][可以 的英 文:can]仔細分析一下印度的理論和動機、心態與權謀。

勾勒

通過外交部8月2日公布的《立場文件》,我們[大約 的拚音:dà yuē]可以勾勒一下此次事件的全過程。

其中非常引人矚目的一點在於:雖然修路是中方在[自己 的英 文:his]領土上的正常活動,[但是 的英 文:But]基於對印方[可能 的英 文:would]的敏[感 的英 文:sense]與反應,中方在5月18日(動工前一個月)、6月8日(動工前一周),兩次就修路一事,通過邊防會晤機製向印方提前作了通報,但是並未得到印方反饋;

[不僅 的拚音:bù jǐn]沒有反饋,印度邊防部隊270餘人直接攜帶[武器 的拚音:wǔ qì]、連同2台推土機,在多卡拉山口越過錫金段邊界線100多米,進入中國境內來阻撓中方的修路活動。

[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雙方都未將此公之於眾。島叔分析,大概部分原因是6月22-23日,核供應國集團(NSG)要在瑞士伯爾尼舉行年會,印度仍對非《不擴散核武器條約》(NPT)締約國申請加入NSG問題的[討論 的英 文:discussion]結果有所期待;直到26日莫迪訪美,此事才公開。至於原因,島文之前已經有過分析了■钦州360高效率■。

那麽,中方越來越憤怒的原因是什麽呢?不僅是印度到現在都未撤出,而是從中暴露出的“目的”。

表麵上看,印度是為了辯護“非法入境”。實際上,卻借此故意否定1890年《中英[會議 的拚音:huì yì]藏印條約》(以下簡稱“1890年條約”),製造出洞朗地區的“主權爭議”;借著替不丹“出頭”,來替不丹主張洞朗的主權歸屬,以此掩蓋其不希望洞朗被劃為中方的目的。同時,印度越來越[擔心 的英 文:worry about]中國和不丹的邊界談判[即將 的拚音:jí jiāng]完成,借此[機會 的拚音:jī hui]打入楔子,並防止不丹對印度的離心傾向。

還不止於此。

[圖片]

“關切”

印度對自己行為的首要辯解,是對中方修路有“[安全 的拚音:ān quán]關切”。此言看似有道理,不少民科們的文章中也大量談到“中國修路[如何 的拚音:rú hé]切斷印度看重的西裏古裏走廊”。

但問題是,一旦有“安全關切”就可以隨意越過已定界,進入[其他 的英 文:other]國家的領土嗎?照此邏輯,莫迪政府上台以來,印度更是加緊在中印邊境地區大量修建基礎設施,基於這種安全關切,是否中方也可以進入印度領土,阻止印度修橋建路?

以此作為理由,無疑凸顯出印度在南亞地區長期稱霸所[[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英 文:formed]的霸權思維。隻要涉及印度利益,印度就可以不顧國際[規則 的拚音:guī zé],大膽幹涉其他國家。

比如,2013年7月不丹大選前,印度赤裸裸地宣布停止對不丹家用煤氣和柴油的補貼,立即使當時執政的和平繁榮黨落敗。前首相吉格梅不過是擴大了不丹在國際社會的存在度,並且和中國總理會麵,就已經讓印度決心“痛下殺手”。

同樣,2015年9月尼泊爾通過新憲法後,印度為了[支持 的英 文:support]馬德西人(取得尼泊爾公民資格的印度裔)的政治訴求,要在與印度接壤的特萊平原建立一個馬德西人的邦;為此,印度不惜采取“半禁運”的方式,使得尼泊爾舉國陷入油氣荒,迫使尼泊爾“棄印投華”,轉而與中國簽訂協議輸入油氣。

長期以來,印度為了“安全關切”在南亞肆意幹涉其他小國,國際社會多半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隻是這次印度“安全關切”到了北方的大國。如果中國繼續縱容印度的這一先例和借口,那麽將會為地區穩定留下巨大隱患。

[圖片]CNN視頻:邊境地區印度炮車穿梭

辯解

印度還辯稱洞朗是不丹領土,至少是“中不爭議領土”。如此一來,印軍就不算“入侵”中國了,而[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算是“入侵”不丹了。由此,外秘蘇傑生主張中印軍隊“同時退出洞朗地區”。

但問題是,洞朗一直處在中方實控,即便不丹也對此甚為明了,雙方對兩國邊界是存在共識的。退一步講,即便洞朗屬於中國和不丹的爭議領土,那麽也是通過中國和不丹進行談判,以確定最終的歸屬。中不邊界是兩國之間的問題,印度沒有權利介入並阻擾,這是對不丹主權的侵犯。

印度又換了個理由,說中、印、不三國的交界點在巴塘拉,而不在吉姆馬珍山,直接把三國交界點往北移動數十公裏,將多卡拉放在了未定界內了,[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印軍就不算“入侵”了。

事實上,印度外交部長的這一說法,是127年來的首次。依據1890年條約的第一款規定:“藏、哲之界,以自布坦交界之支莫摯山起,至廓爾喀邊界止,分哲屬梯斯塔及近山南流諸小河,藏屬莫竹及近山北流諸小河,分水流之一帶山頂為界”(支莫摯山即今吉姆馬珍山)。此段邊界線走向條約敘述清晰準確,實地邊界線沿分水嶺而行,走向清晰可辨。

印度學者們則辯稱,1890條約依據是的是分水嶺(watershed principle)原則,而當時英屬印度和中國的邊界劃分,依據是連續的最高山脊線(highest continuous mountain ridge line)來確定。

換言之,印度認為,一定是條約把地名寫[錯了 的英 文:Designers],最合理的要寫巴塘拉。換言之,為了自己的利益,印度可以不[承認 的英 文:admitted]白紙黑字,管他什麽條約規定。

[圖片]

之後,印度又說,中印錫金段邊界並沒有確定。用印度前駐華大使康特的說法,“我們認同錫金段邊界的基本走向沒有爭議,邊界線將以分水嶺為準,但在三國交界點問題上,我們從來沒有共識。……到了確定三國交界點時,不丹也要[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進來”。其理由是,中方自己都說要實現“錫金段的早期收獲”,就是沒有確定邊界,所以才會說“早期收獲”嘛。

而事實是,中印雙方在邊界問題特別代表會晤中探討在錫金段邊界實現“早期收獲”時,[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的考慮是,錫金段邊界已由1890年條約劃定,且該條約由當時的中國和[英國 的英 文:British]簽署,中印[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以中國和印度的名義簽訂新的邊界條約,以代替1890年條約。以中印名義續訂條約,絲毫不應該[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中印邊界錫金段的既定邊界性質。

同樣,印方主張要將不丹包括進來以確定三角點的[位置 的拚音:wèi zhi],就顯得更加滑稽。按照國際慣例,隻有三國中各自兩兩分別確定邊界了,才可能確定出三國交界點。如何可能一步登天,不各自劃定邊界就希望確定三國交界點,這不是開[玩笑 的拚音:wán xiào]麽?

總之,印度陸續拿出了幾個方麵的歪理,表麵看是試圖辯解自己行為的正當性,實則是將洞朗炒作成爭議區,將白紙黑字的三國交界點吉姆馬珍北移至巴塘拉。個中用心真可謂良苦,甚至不惜以冒險主義的方式來挑釁。隻是,印度能得逞麽?

[圖片]

方法

7月下旬,在東南亞的外交部長王毅就對峙事件表態:“這個問題是非曲直十分清楚,就連印度的高官也公開表示,中國軍人並未進入印度領土。也就是說,印方承認進入了中國領土。解決這個問題也很簡單,那就是老老實實地退出去。”

不過,以印度的“精明”和“小心思”,怎麽會幹淨利落地退出呢?印度的媒體倒是給政府提供了兩種思路。

一是“拖字訣”。等待雪季到來,雙方都不得不[自然 的拚音:zì rán]撤離。如此一來,對峙自然“不複存在”‘;

另外[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辦法,是讓不丹軍隊代替印軍前來對峙。這是個天才且不錯的想法。隻是,一方麵不丹也不會願意,[而且 的拚音:ér qiě]也不一定敢;另一方麵,如果不丹軍隊久待,中方同樣麵臨著一個挑戰:洞朗被真的當作“爭議區”了。

8月2日中方發布立場文件後,印方[反而 的拚音:fǎn ér]開始言必稱“和平”了。隻是,如外交部發言人所言,從6月18日印度派遣武裝人員和裝備越界阻撓開始,印軍非法滯留、後方整修道路,囤積物資、集結大量武裝人員、炮製各種理論,都“絕不是為了和平”。

首先不請自來,之後不退出,這是要等著解放軍送行的節奏?

“近日,西藏軍區某部在海拔4600米某高原演訓場,組織火箭炮、加榴炮等炮兵分隊,跨晝夜進行多彈種精確打擊實彈演練”。目前來看,國防部的態度是“中方一直保持克製,但不會永遠保持耐心”——誰知道解放軍的耐心到底是多少呢?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英 文:orders]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