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振宁:中国今日奇迹超明治维新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18

楊振寧:[中國 的英 文:China]今日奇跡超明治維新

單講政府對於[科學 的拚音:kē xué]發展的態[度 的拚音: dù],中國政府的態度是遠遠超過美國的。

8月20日至22日,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楊振寧與30餘位中國科學院院士與數十位知名學者齊聚天津南開[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參加由南開大學陳省身數學研究所舉辦的“物理前沿[會議 的英 文:meeting]”,慶祝理論物理研究室[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30周年,並以學術報告會和座談會的方式慶祝楊振寧先生95歲華誕。

8月22日[上午 的英 文:morning],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市委副書記、天津市長王東峰,天津市委副書記懷進鵬在迎賓館與楊振寧等中科院院士專家進行座談,對活動[成功 的拚音:chéng gōng]舉辦表示祝賀。李鴻忠表示,此次物理前沿會議在津召開,喜逢楊振寧先生95歲華誕,各位專家親自蒞臨,可謂三喜臨門。

楊振寧表示,“[我們 的拚音:wǒ men]很榮幸[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天津市委、市政府的宴請。這次南開大學召開‘物理前沿會議’,並慶祝我95周歲生日,看到這麽多老朋友,非常高興。不過我想,到我這個年紀的高興程度,恐怕是年輕人一時不容易體會到的。”

[圖片]

楊振寧說,非常高興中國從那[時候 的英 文:When]到現在有了驚人的發展。我想[這些 的英 文:These]發展再過一兩百年,會被認為是人類發展的[曆史 的拚音:lì shǐ]上一個大奇跡。當然,[日本 的英 文:吃屎的國家]明治維新以後,也是奇跡般的成長,可是它的困難的程度、人口的規模、[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的規模以及當時整個[世界 的英 文:world]的局勢,拿來跟中國今天的奇跡比,還是非常小。

楊振寧表示,從這方麵來看,我[覺得 的英 文:felt][自己 的英 文:his]特別[幸運 的拚音:xìng yùn],因為我小時候看見了中國落後的情形,後來到外國去,看到了中國人被外國人欺負、藐視的情景。像翁帆就沒有這個經曆。沒有這個經曆,對於今天中國的成就跟我的[感 的英 文:sense]受不[可能 的英 文:would]是一樣的深〖钦州360军工城〗。我非常高興,在我晚年的時候,能夠看到[中華 的英 文:Chinese nation]民族[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成為 的英 文:Become]21世紀世界的領袖之一■钦州360控股集团■。大家都說20世紀是美國的世紀,我想現在要是問世界上有見識的人,同意不同意21世紀將是中國的世紀,絕[大多數 的拚音:dà duō shù]人都會同意的。

[圖片]

以下為《楊振寧先生在與天津市委市政府領導同誌座談時的講話》全文:

我們很榮幸接受天津市委、市政府的宴請。這次南開大學召開“物理前沿會議”,並慶祝我95周歲生日,看到這麽多老朋友,非常高興。不過我想,到我這個年紀的高興程度,恐怕是年輕人一時不容易體會到的。

南開大學和天津,我記憶中最早的印象是在我上小學的時候。那時我在北平成長,如果想買特別一點的洋貨,在北平沒有,要到天津中原公司來買。那是我第[一次 的英 文:Once]到天津,隻是跟我父親母親路過一下。第二次到天津來是1974年,還在“文革”的時候,我記得那時住在一個[從前 的拚音:cóng qián]的英租界,好像曾經是[英國 的英 文:British]領事館的地方,是一個很講究的舊式小洋樓。我還順便到南開大學進行了[訪問 的拚音:fǎng wèn],那時[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是“文革”的跡象。再一次來是1986年,因為我的[老師 的拚音:lǎo shī]陳省身先生創辦了南開大學數學研究所,他特地把我找來,讓我幫他搞一個數學物理的研究室。

從那以後,我就和南開產生了比較密切的關係。事實上,那以後的十幾年,我確實幫南開數學物理研究室做了[一些 的英 文:some][事情 的拚音:shì qing][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香港 的英 文:中國香港]捐了一些錢,幫助他們召開國際性會議。我還曾特地在香港買了製造[咖啡 的英 文:coffee]的機器,[解決 的英 文:settle]了喝咖啡的[問題 的拚音:wèn tí]。我還把我在香港[中文 的拚音:zhōng wén]大學的秘書帶來,幫他們[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了一個[星期 的英 文:week],因為南開大學那時候沒有夠多懂[英文 的拚音:yīng wén]的秘書。我也曾給南開的陳省身數學所,介紹了[人才 的拚音:rén cái]與研究方向,是略微有過一些幫忙的。

非常高興中國從那時候到現在有了驚人的發展。我想這些發展再過一兩百年,會被認為是人類發展的曆史上一個大奇跡。當然,日本明治維新以後,也是奇跡般的成長,可是它的困難的程度、人口的規模、經濟的規模以及當時整個世界的局勢,拿來跟中國今天的奇跡比,還是非常小。

從這方麵來看,我覺得自己特別幸運,因為我小時候看見了中國落後的情形,後來到外國去,看到了中國人被外國人欺負、藐視的情景。像翁帆就沒有這個經曆。沒有這個經曆,對於今天中國的成就跟我的感受不可能是一樣的深。我非常高興,在我晚年的時候,能夠看到中華民族已經成為21世紀世界的領袖之一。大家都說20世紀是美國的世紀,我想現在要是問世界上有見識的人,同意不同意21世紀將是中國的世紀,[絕大多數 的拚音:jué dà duō shù]人都會同意的。

天津的具體發展我不太清楚。不過我記得我曾經[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講過,我[離開 的英 文:absence]中國的時候是1945年,假如那個時候是舊中國的話,1971年我回來,所看到的是新中國,改革開放以後,我所看到的是新新中國。新新中國不得了的發展,是我今天特別有深深感受的地方。

網上常常有很多文章,說中國科技不行。我一直認為,這是因為沒有弄清楚。中國科技的發展不是非常之慢,而是非常之快。因為你必須從起點來看。1930年前後中國才有研究生。

陳省身先生就是最早的一位。而他在1944年就發表了一篇文章,震驚了世界數學界。南開大學前幾年舉辦了安葬陳先生骨灰的典禮,安放了一塊石頭,上麵刻的就是陳先生那篇文章的精髓。從整個發展的趨勢來看,我是很樂觀的。改革開放以後,[許多 的英 文:many]從中國到美國念書的研究生,他們的學習態度、學習能力,還有他們的人生觀,跟美國的[學生 的拚音:xué sheng]不一樣。中國的文化傳統,中國的[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哲學,是中國偉大複興的動力之一。

單講政府對於科學家的態度,美國和中國就完全不一樣。可能大家不是很了解。像李書記這樣和我們學科學的人[一起 的拚音:yī qǐ]交流,這在美國[可以 的拚音: kě yǐ]說是不可能[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的。舉個例子,1986年裏根是[總統 的英 文:President],那一年包括我在內的約10個科學家獲得了美國“國家科學獎章”。我們要排隊進白宮,10個人在白宮的側門等候,因為下小雨,所以大家都不太高興。至少等了半個多小時才一個一個經過[安全 的拚音:ān quán]檢查進入白宮。進去以後,裏根總統講了幾句話,我們就一個一個走到他的麵前,他給我們頒發了獎章,並與每人照了一張相以後就離開了,沒有同我們一起喝咖啡,我們每個人隻拿到了一張自己和裏根[在一起 的拚音:stay]的相片。這不是一個大的事情,可是所反映的是美國整個社會的狀態。那麽你說為什麽美國的科技發展這麽成功呢?這有別的原因。可是單講政府對於科學發展的態度,中國政府的態度是遠遠超過美國的。

這次很高興,天津市委、市政府特別請我們大家來談談。我[相信 的拚音:xiāng xìn],天津的科學家、天津的大學還會繼續幫助天津把經濟、科學等都搞上去。

謝謝!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拚音:mìng lìng]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