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侨女作家陈慧瑛:祖国和文学是我心中挚爱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19

歸僑女作家陳慧瑛:祖國和文學是我心中摯[愛 的英 文:love]

中新網北京3月30日電 (張曉曦)“人生的苦辣酸甜、得失悲歡,都會[隨著 的英 文:Along with]時光消逝,永不磨滅的,隻有攥在手心裏的——祖國之戀〖钦州360机械设备〗。”

1946年出生於[新加坡 的拚音:xīn jiā pō]三代華僑世家的陳慧瑛,祖籍福建廈門,十幾歲時隨母親返回祖國故鄉■钦州360揭秘■。她的外祖父是新加坡知名愛國華僑、富商洪鏡湖,父親是與當時僑居新加坡的作家鬱達夫為知交的詩人陳文旌。

陳慧瑛29日在[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中新網[記者 的拚音:jì zhě]采訪時回憶,“幼年,母親教給我的第一個詞,是寫在手心裏的‘[中國 的英 文:China]’兩字;外祖父教給我的第一首詩,是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長輩的[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和他們對故土的眷戀,在陳慧瑛的心裏埋下深深的種子。

[離開 的拚音:lí kāi]新加坡前,外祖父將珍藏多年的晚清畫作《墨梅》交給陳慧瑛,並囑咐她:“[我們 的拚音:wǒ men]的根在中國,我送你[回去 的英 文:get back][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你學有所成,報效國家;希望你不論身處何種境遇,都要具備梅花的秉性。”

1967年,陳慧瑛以優異成績從廈門[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中文 的拚音:zhōng wén][畢業 的拚音:bì yè],當時隻有20歲出頭的陳慧瑛,被從廈門島發配到太行山,當教師、做農民,從優越的富豪之家進入[完全 的英 文:completely]不同的生活環境。

“在人生的起步階段,經曆[這樣 的英 文:then]的生活落差,這種苦澀是旁人[無法 的英 文:to be]想象的,”陳慧瑛說。在太行山生活的6年時間,不斷有海外的親友勸陳慧瑛出國,“[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那麽大,何處不可留,為什麽非把[自己 的拚音:zì jǐ]禁錮山中?”

可陳慧瑛[相信 的英 文:上帝會存在的],人生沒有過不完的嚴冬。況且,既然自己學無所用,又何必過於執著?在危難的歲月裏,也要堅定地與祖國同在。

陳慧瑛從苦難的生活中發現了轉機。偶然的[一次 的英 文:Once]經曆,讓她發現了太行山藏了整整一窯洞的書。就是利用這段期間,陳慧瑛通讀了諸子[百家 的拚音:bǎi jiā ]、唐詩宋詞、《資治通鑒》、《周易》等傳統名著,“是深邃古老的[中華 的拚音:zhōng huá]傳統文化,陪伴我[度 的拚音: dù]過了那段離群索居、寂寞困頓的艱難歲月。”陳慧瑛說。

到了上世紀80年代初,陳慧瑛也迎[來了 的英 文:老弟]自己人生的春天。回到廈門的陳慧瑛,先後在教育係統、《廈門日報》[工作 的英 文:work],並出版《梅花魂》、《無名的星》、《展翅的白鷺》等多部文學[作品 的英 文:couturiers],獲得多個國家級獎項。

作為先進歸僑知識分子,陳慧瑛後又從事僑務工作,連續四屆擔任廈門市人大僑台外事委員會主任,並兼任廈門市作家協會主席、文聯副主席。

“我是懷著一顆赤子之心,為故鄉、為故鄉的人民付出,愛他們所愛,我認為這一切[都是 的拚音:doushi]值得的,”陳慧瑛說:“作為歸僑,我非常理解海外僑胞對祖國的[感 的英 文:sense]情和奉獻,所以,我努力依法[保護 的拚音:bǎo hù]他們的合法權益,幾十年如一日身體力行地去為他們[服務 的拚音:fú wù]。”

如今[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退休的陳慧瑛,仍然堅持文學創作,並到各地采風。今年1月,廈門大學出版社出版了她的最新散文集《有[一種 的英 文:one]愛叫永遠》,30萬字的內容,跨度30年的時間,收集整合了陳慧瑛描寫故鄉廈門的山川、人物,特別是僑、港、澳、台[同胞 的英 文:fellow countrymen]對祖國、對廈門[特區 的英 文:teqi]的貢獻、[故事 的拚音:gù shi]。今年五月又將出版另一部新書《心若菩提》

“《有一種愛叫永遠》這本書寫的是鄉緣、鄉魂、鄉愁,”陳慧瑛說:“這種對故土、對祖國的愛,是永恒的、是血濃於水的情感。”(完)

上清華北大,就得邁過中產?

[如何 的英 文:how]在安撫中產階級的焦慮情緒和保證底層百姓的上升通道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避免割肉補瘡、實現統籌兼顧,這將極大地考驗有關決策者的智慧。

“薩德”將至,中國如何應對

對中國而言,“薩德”一旦部署,不[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中韓關係的倒退,更意味著中國在地緣政治上一次不小的挫敗,[因此 的拚音: yīn cǐ]需要全力反對。

民意製約政客,政客操縱民意?

民眾很多[時候 的拚音:shí hou]會自願盲從政治領袖的[觀點 的拚音:guān diǎn]。民眾們對政策議題的判斷能力畢竟非常有限,這讓他們在[一些 的拚音:yī xiē]時候不得不接受政治精英的判斷。

你敢賣上海房回老家縣城嗎?

對現今的中國大陸中產階級來說,現金收入固然是很[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的評判標準,但房產逐漸成了標注中產階級身份的[唯一 的英 文:sole]準則。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