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站在风口上的副省长被双开 问题集中在两个字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22
钦州免费阅读】    

曾站在風口上的副省長被雙開,[問題 的拚音:wèn tí]集中在兩個字

昨日,內蒙古副主席白向群落馬;今日,江西省原副省長李貽煌被雙開。

中紀委對李貽煌通報分量比較足,信息量[很大 的拚音:的JJ],通讀下來,集中在“國企”兩個字上,[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

搞“小圈子”,扭曲選人用人政治導向,破壞所任職的國有[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政治生態;

公款打高爾夫球、違規占用國有企業專家別墅;

利用職權為親友經營活動謀取利益,搞權權交易,利用國有企業的資源謀取私利;

違規幹預企業決策;

非法占有公共財物涉嫌貪汙犯罪;

挪用公款給他人進行營利活動涉嫌挪用公款犯罪;

濫用職權造成國有資產重大損失涉嫌濫用職權犯罪。

李貽煌曾被外界認為是“商而優則仕”的[代表性 的拚音:dài biǎo xìng]人物之一,他曾在江西銅業集團及其下屬貴溪冶煉廠深耕31年,2001年晉升江銅公司總經理,2006年出任江銅集團總經理,2009年[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江銅集團董事長■钦州360人大常委会■。

2001年李貽煌接手江銅時,正是江銅[曆史 的拚音:lì shǐ]上最困難、麵臨挑戰最嚴峻的時期,當時全球行情跌至穀底,國內外銅企業不時傳出破產或關閉的消息。[然而 的英 文:however],形勢很快峰回路轉,國際銅市場迎來史無前例的十年大牛市,李貽煌抓住時機,大舉收購兼並,強化資源占有率,提高冶煉技術,到2012年,江銅躍居全球銅行業第二大企業。

[圖片]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發現,李貽煌的情況與近期落馬的另一名中管幹部——[中國 的英 文:China]華融資產[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賴小民很相似。

賴小民於2009年執掌華融,當時[大部分 的拚音:dà bù fen][分公司 的拚音:fēn gōng sī]陷於虧損之中,企業利潤微薄,入不敷出■钦州360揭秘■。截至2017年底,華融資產總計為1。86萬億元,[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是中國資產規模[最大 的英 文:largest]的資產管理公司,也是集銀行、證券、基金、信托、租賃、期貨等牌照於一身的金融控股集團。

賴小民落馬是國家監察委[成立 的英 文:was founded]後辦理的第[一起 的英 文:with]金融大案,他涉嫌與幾家民營企業存在巨額利益輸送,[這些 的拚音:zhè xie]企業本身經營很差,基本是僵屍企業,全靠華融為其“輸血”。

[圖片]賴小民

出色的業績為李貽煌、賴小民仕途更進一步奠定了基礎,[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也令他們忘乎所以,將企業視為私人地盤與提款機。類似的“組合”還有很多,如山東省原副省長季緗綺與魯商集團,山西省原副省長任潤厚與潞安集團,[河南 的拚音:Henan]省委原常委陳雪楓與永煤集團,[甘肅 的英 文:Gansu]省委原常委虞海燕與酒鋼集團、山西省委原常委陳川平與太鋼集團等。

在各自執掌的企業裏,這些“老總”說一不二,不僅奢侈享受的錢要企業報銷,就連買官的錢也要企業出,任潤厚就多次指示下屬郭某,向集團旗下煤礦礦長索賄,用於賄選副省長的支出,前後多達70萬餘。

等到老總們如願進入黨政機關,往往發現還是企業財大氣粗、花錢順手,於是又回頭找企業“拉讚助”。2011年下半年,任潤厚[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升任副省長,仍要求潞安集團為其安排[旅遊 的英 文:travel]、療養。在董事會秘書毛某等人的陪同下,任潤厚與其家人先後到上海、三亞、杭州、蘇州等地旅遊、療養,潞安集團為此共計支出123萬餘元。

[圖片]

為了讓企業成為“一言堂”,[某些 的英 文:Some]老總在用人上熱衷於搞“小圈子”“小團夥”,是我的人就提拔重用,不是我的人就排擠打擊。賴小民為人作風強勢,[愛 的英 文:love]提拔親信,近年來[大力 的拚音:dà lì]任用了一批“80後”幹部,但撤換也相當隨意,全憑他一句話。

賴小民籍貫江西瑞金,曾在江西財大讀本科,熱衷任用老鄉。華融內部員工說,“華融的江西老鄉如果搞聚餐,食堂就會空一半”。華融人甚至自嘲為“36局”,皆因江西身份證號開頭數字為36。而涉嫌與賴小民進行利益輸送的幾家企業,其老板多有江西背景。

甚至在[離開 的拚音:lí kāi]企業後,這些老總也不忘搞“小圈子”,把政治汙染帶進黨政機關。虞海燕在任蘭州市委書記期間,違規從酒泉鋼鐵集團公司調入一批幹部,大多安插到[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部門、核心崗位任職,[[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英 文:formed]了一個政治小圈子,被稱為“酒鋼號”;他還將市委督查室、市政府督查室整合為一體,由其親信直接分管,打著培養年輕幹部的旗號,先後選調一百多名幹部到督查室[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鍛煉”,以[培訓 的拚音:péi xùn]為名大搞“忠誠[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向特定幹部灌輸精神鴉片,並將認為“可靠”者推薦到重要崗位,培植私人勢力;他還利用督查、審計等手段,對“不服從”“不聽話”的領導幹部施加壓力。

像李貽煌、陳川平、虞海燕、陳雪楓這些曾經的國企老總,不可否認他們個人的努力與付出加速了企業發展,但更重要的是,他們趕上了煤炭、鋼鐵等產業“黃金十年”的發展時期,使企業迅速做大。

互聯網界有一句名言:站在風口上,豬都會飛。等發展風口過去,[人們 的拚音:rén men]會發現這些老總也出了不少昏招、給企業帶[來了 的拚音:lai l]很大損失。[而且 的英 文:but],他們在光鮮的成績中迷失自我,不知不覺中滑落進違紀違法的深淵,令前半生的奮鬥成為過眼雲煙。

4月12日,孫政才案一審開庭,第二天《人民日報》刊發[評論 的拚音:píng lùn],再次重申:黨紀國法麵前絕不存在特殊黨員。這句話適用於[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共產黨員。

來源:長安街知事

新浪新聞[公眾 的拚音:gōng zhòng]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