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位港澳办主任追忆第3位主任的知遇之恩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22

第5位港澳辦主任追憶第3位主任的知遇之恩

在國務院港澳辦第三任主任魯平90冥壽之際,港澳辦主任、黨組書記張曉明在官網撰文回憶魯平對他的知遇之恩。張曉明是現任港澳辦主任,也是第五位港澳辦主任。政[知道 的拚音:zhī dao](微信ID:upolitics)[覺得 的英 文:felt]此文相當可讀,特地編輯如下,以饗讀者■钦州360民用设施■。

[圖片]△張曉明在港澳辦官網追憶

家寶[老師 的拚音:lǎo shī]想讓我留校

1985年10月前後,我[即將 的英 文:is about][中國 的英 文:China]人民[大學 的拚音:dà xué]法律係刑法專業研究生班[畢業 的拚音:bì yè],班主任陰家寶老師[告訴 的英 文:tell]我,初定讓我留校任教。我當時少不更事,想換一個環境,去外麵的[世界 的英 文:world]闖闖,便婉拒了老師們的一番好意。

隨後我[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尋找[工作 的英 文:work]單位。到了次年2月,一天傍晚,我在宿舍床頭的小台燈下翻閱當天的《人民日報》,第4版中間豆腐塊大的一則新聞報道吸引了我,標題是《魯平率領的法律專家小組[結束 的拚音:jié shù][香港 的拚音:xiāng gǎng]的工作後離港》。我頓時腦海中閃過一念:香港回歸[準備 的英 文:ready to]工作如此緊鑼密鼓,肯定需要大量人手,特別是法律專業的畢業生〖钦州360国际〗。於是,我立即給魯平同誌寫了一封求職自薦信,並附上[自己 的英 文:his]發表過的幾篇文章目錄,以平信的方式寄出。

[大約 的英 文:about]隔了不到兩周,一天下午,陰家寶老師到宿舍找我,說國務院港澳辦幹部處的一位女同誌剛剛到[學校 的英 文:school][來了 的英 文:老弟]解我的情況,找他談了話。他複述了與對方交流的過程,講到[如何 的拚音:rú hé]“狠狠地”把我誇了一通。

再過了個把月,之前到學校考察我的李春華同誌[通知 的英 文:supercup]我到港澳辦見麵。我走進傳達室旁邊的小房間內,見到了戴著黑框眼鏡、[形象 的英 文:image]斯文的徐澤同誌。他與我交談了十幾分鍾,算是對我的麵試。大約5月份,我得到錄用通知。這一年是港澳辦第[一次 的拚音:yī cì]在北京的高校中招收畢業生。[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聯係 的拚音:lián xì]工作單位比較晚,變成港澳辦當年招錄的最後一名畢業生。

魯平教我如何喝[咖啡 的英 文:coffee]

那時[我們 的拚音:wǒ men][幾乎 的英 文:much]每天都花不短的時間看香港報紙和雜誌。

[圖片]△魯平亮相郭晶晶、霍啟剛大婚現場

有一次,我在辦理公文過程中對中英聯合聯絡小組磋商的有關議題提出了一點不同[意見 的英 文:remark],魯平同誌看到後認為[問題 的拚音:wèn tí]抓得比較準,打電話叫我到他辦公室去麵談。他說他以前也看到過介紹這個問題的書籍,邊說邊起身走到書櫃前查找。他從中抽出一本,費了好長時間翻閱,直到核對了有關內容為止。

大約是在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 的拚音:huì yì]結束後,委員、工作人員和部分嘉賓在有“巧克力大廈”之稱的建外大街中信大廈頂層聚餐。我是第一次出席這類聚會,到場以後要了一杯咖啡,加進伴侶、方糖,用咖啡匙攪拌一通後,端起來就喝,匙子還在杯中。沒想到魯平同誌居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了我的這一舉動。他走過來,輕聲地對我說:“咖啡匙是專門用來攪拌咖啡的,攪拌好之後,要先把匙子取出來,擺放在手托的小碟子上,不能舀著喝,也不能把匙子放在杯中[一起 的英 文:with]端著喝。”

在年輕幹部的選拔任用方麵,魯平同誌很有魄力。與我同一批進入港澳辦的張榮順同誌,由於在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秘書處內工作[表現 的拚音:biaoxian]突出,1988年提升為副處長時年僅25歲,在中央國家機關中屈指可數。1994年我晉升處長時由於任副處長時間尚不滿兩年,有的同誌提出質疑,也是由於魯平同誌堅持,促成了這一次破格提拔。

怒斥彭定康是“罪人”

[圖片]△1997年6月30日,香港,在[英國 的英 文:British]國旗最後一次降下後,香港總督彭定康接收英國國旗

[許多 的拚音:xǔ duō]香港人記憶中,魯平同誌的形象是與“白頭翁”、“性情中人”聯[在一起 的拚音:stay]的。“性情中人”與他有兩次當著香港[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鏡頭發火的場景有關。

一次是在1990年12月,針對港英政府事先未經磋商而突然宣布耗資1,270億港元興建新機場等“玫瑰園[計劃 的拚音:jì huà]”項目,魯平同誌憂心忡忡,[擔心 的英 文:worry about]港英政府撤退前大撒[金錢 的英 文:越多越好],給[特區 的拚音:teqi]政府留下的財政儲備太少,在回答記者有關提問時,連珠炮地追問三句:“全都花光了,你說怎麽辦?怎麽辦?怎麽辦?!”

另一次是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1992年到任後[不久 的拚音:bù jiǔ],因為拋出急劇推進香港直選進程的政改方案而引起軒然大波,並在到京會談後拒不[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中方意見,魯平同誌在雙方不歡而散後舉行的記者[招待 的英 文:reception]會上,怒斥彭定康是“千古罪人”。

魯平同誌最突出的政治品格,就是原則性強。1991年5月,魯平同誌與英國首相梅傑的政治顧問、原駐華大使柯利達就簽訂香港新機場諒解備忘錄進行談判。

當時英方在新機場[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問題上有求於中方,即隻有得到中國政府的承諾才能[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從銀行融資問題。這個談判本身是中方抓住對方這一軟肋爭取而來的。從外交大局考慮,中央還決定要借此契機促使英國首相梅傑到北京出席備忘錄正式簽署儀式,以打破西方國家領導人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後不訪華的僵局。

等到備忘錄即將草簽時,柯利達否認自己曾經說過可考慮梅傑首相到北京來簽署的話,並拍桌子叫板。魯平同誌也拍案而起,疾言厲色地責問對方:“我要[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記錄 的拚音:jì lù]拿出來給你看?你還想不想談?如果你不想談的話,現在就請你[回去 的拚音:hui qi]。”

最後柯利達表示要請示首相本人,並走出釣[魚 的英 文:fish]台國賓館的小樓,隔了好一會兒才回來說,已打電話請示過梅傑首相,首相本人同意到北京來簽署。

[成立 的英 文:was founded]32個字的“預委會”

彭定康執意推行“三違反”政改方案導致“直通車”安排斷裂後,中央及時提出了“另起爐灶”“以我為主、兩手準備”等工作方針。

[圖片]△預委會組成人員名單

按照這一方針采取的第一個重大舉措,是根據香港社會人士的[建議 的英 文:pointers],在1996年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之前先組建一個工作機構,及早開展相關籌備工作。這就是1993年7月成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預備工作委員會”。當時我們就議論,這個名稱長達32個字,[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是世界上最長的一個機構名稱,但由於一環套一環,[無法 的英 文:to be]在文字上再作精簡。後來我們把這個機構簡稱為預委會。

第二個重大舉措,是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臨時立法會。魯平同誌等港澳辦的領導同誌和新華社香港分社的領導同誌反複研究後均認為,采取這一舉措確有必要,因為在1997年6月30日前就有許多事項是為確保香港平穩過渡必須完成的,尤其是有些法律在1997年7月1日零時就必不可少,需要作出類似於[曆史 的英 文:History][其他 的英 文:other]國家曾經[出現 的英 文:There]過的“午夜立法”安排。

[而且 的英 文:but],由於全國人大1990年的有關決定已授權籌委會[負責 的拚音:fù zé]籌備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有關事宜,由籌委會決定設立臨時立法會並在1997年7月1日前開始工作,也是有法律依據的。

臨時立法會[可以 的英 文:can]說是在內外一片爭議聲中成立的,由於港英政府的抗拒,回歸前它[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深圳 的拚音:shēn zhèn]開會和運作。但如果沒有它,香港的過渡一定沒有那麽順利、平穩。

我想,從屈原在《離騷》中慨歎“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到陶淵明“不為五鬥米折腰”,從範仲淹在《嶽陽樓記》中表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和“先憂後樂”的心境,到林則徐虎門銷煙後被謫新疆伊犁途中吟誦“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名句,其實古往今來,中國士大夫群體或者從政者中,從不欠缺這種精神品格或曰風骨的東西。

責任編輯:張建利

新浪新聞[公眾 的拚音:gōng zhòng]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