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楼市出现抢房潮 温州炒房团称没敢炒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24

◎每經[記者 的拚音:jì zhě] 沈溦

日前,國內多個[城市 的英 文:cities]的樓市[出現 的英 文:There]火爆行情,朋友圈到處是排隊購房的畫麵,[一些 的拚音:yī xiē]中介甚至驚呼電話被打爆。在上海,一項目在開盤前的半夜就吸引了近百位購房者連夜排隊,隊伍中居然有人裹著被子。

“過完年發現都在漲價,原本下定決心要買房的,心情有點鬱悶。”近期忙著看房的小章介紹,買房的想法[從前 的英 文:Once upon][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有的,“現在下定決心了,卻發現都在急著搶房,有些焦慮,但[覺得 的英 文:felt]跟著搶房又有些忐忑。”

身處二線的杭州似乎也正延續著來自北京、上海、[深圳 的英 文:Shenzhen]等一線城市的搶房激情。據[浙江 的拚音:zhè jiāng]日報新聞[客戶 的英 文:customer base]端報道,2月26日淩晨,萬科地產在杭州的某一項目售樓現場燈火通明,其中一名溫州客戶一口氣買下3套122平方米的大戶型,樓市火爆之際,溫州炒房團是否卷土重來?

“目前,溫州炒房者趨於理性,對上海等熱門城市板塊還沒有明顯的買入跡象,就算有部分人在深圳等地買房,也是在這波火爆行情未起之前。”作為溫州一個比較有名的炒房團團長,陳中(化名)向《每日[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新聞》記者透露,市場預期[如何 的拚音:rú hé],他們現在也還沒有底氣。

數據顯示,今年1月末,溫州銀行業儲蓄存款餘額近5000億元,比上年末增加256。28億元。

一線城市上漲明顯

上海周邊的樓盤也借著這波行情火了起來。臨近上海的江蘇蘇州花橋的星匯蘭亭開盤一小時[全部 的英 文:all]售罄。據一中介稱,花橋地鐵口附近住宅均價從去年的8500元/平方米上漲到11000元/平方米,再好一些的地段甚至高達15000元/平方米。

而在[廣州 的拚音:guǎng zhōu],此前開盤的萬科山景城在猴年[春節 的拚音:chuanjie]後加推,開盤半小時就被搶光。位於萬博商務區內的大型綜合體項目奧園國際[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截至2月27日中午,去化已近九成■钦州360招商加盟■。身處二線的杭州也傳出綠城楊柳郡二期開盤,1000人搶388套房源的情況〖钦州360精密仪器〗。

2月28日,記者谘詢了杭州多家在售樓盤,給出的答複是近期確實有一大波看房潮,“政府政策不斷優惠,各樓盤都在醞釀漲價,[我們 的拚音:wǒ men]也鼓勵買家近期盡早出手,就算過段時間不漲價,現有的一些打折等優惠也會取消。”

透明售房網資料顯示,在被調查的40家杭州樓盤中,漲價樓盤與不漲價樓盤的比例大概為3:1。

一名業內專家對記者表示,杭州近期的搶房潮,有一部分源於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的示範效應,去年以來,政府相繼出台了一些刺激購房的政策,直接拉動了購 房需求,降低了庫存。對於優秀地塊的房地產項目來說,漲價的趨勢今年還會持續下去,很多項目此前虧損或微利銷售,[開發 的拚音:kāi fā]商漲價的衝動比較強烈。不過,該專家 也表示,在庫存依然偏高的情況下,剛需購房仍將是[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買家,投資型購房在杭州市場還需謹慎。

杭州雙贏機構總經理章惠芳分析認為,有一些漲價是營銷行為,開發商喊著要漲價,是為了去庫存,實際上喊的是“趕緊買”。

國家統計局26日公布的2016年1月份70個大中城市住宅銷售[價格 的拚音:jià gé]變動情況顯示,房價上漲城市個數持續增加,同比上漲的城市數量增至25個,占比超過30%。

據新華社報道,國家統計局城市司高級統計師劉建偉認為,從同比漲幅看,一線城市上漲尤其明顯。無論是新建商品住宅還是二手住宅,一線城市同比[平均 的英 文:an average]漲幅都高於20%,遠高於二線城市1%左右的同比平均漲幅。

溫州儲蓄近5000億

“近幾天‘甬台溫’組團看房的客戶確實多了不少,不過買房投資客並沒有以往那麽頻繁。”杭州某高端樓盤的銷售經理對記者表示。

北京[大學 的拚音:dà xué]房地產校友會副會長、溫州市誠鼎房地產營銷谘詢有限公司董事長徐良溪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溫州實體經濟困難,資金投資房地產市場更為謹 慎和理性,而從目前的全國房地產市場來看,市場飽和[度 的拚音: dù]很高,除了少數幾個一線城市之外,房地產市場的上漲空間有限,“在沒有利潤空間的前提下,暫時不會有 大量資金進入樓市。”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則認為,相對來說,溫州炒房團目前的炒房心態會更加趨於理性。其一,過去比較適合炒的 北京、深圳等地樓市,[由於 的拚音:yóu yú]限購政策相對比較嚴,在一定程度上打消了此類炒房客的投資、投機積極性;其二、此類炒房客近期或總體上還在溫州本地炒,畢竟溫州 樓市經曆了調整後,價格因素基本處於底部;其三、大規模的炒房行為還沒出現,源於此前炒房後市場大降溫帶[來了 的英 文:老弟]相對嚴厲的懲罰。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在溫州大本營,千億資金正在“休眠”。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月末,溫州全市銀行業儲蓄存款餘額達4944。16億元,接近5000億元,比上年末增加256。28億元。

如果按照溫州全市常住人口915萬人統計,人均儲蓄存款54035元,比全國平均水平高出1萬多元,創[曆史 的拚音:lì shǐ]新高。“儲蓄大量回流至銀行,在[很大 的英 文:huge]程度上說明當前居民個人投資渠道還不豐富。”業內人士對此分析稱。

而在去年同期,A股上演了“火爆行情”,其背後,則出現溫州資本的湧動。

據溫州市證券期貨業協會統計,2015年一季度,溫州融資融券期末餘額78。21億元,占托管市值1649。29億元的4。7%。同期,溫州全市證券交易額同比上漲249%,占全國總交易額1。94%。

有炒房者蠢蠢欲動

陳中是溫州一名資深炒房客,從2000年開始,其就在上海、杭州、蘇州、廈門、北京、寧波、金華等地炒房,“最早在上海買房,最多[一次 的拚音:yī cì]買了50多套,整個20來人規模的炒房團買下300多套房子。”

陳中對記者稱,溫州人炒房最初從自家門口開始。1998年到2001年,溫州的民間資本大量投入[當地 的英 文:local]房地產,市區房價快速從2000元/平方米左右,飆升到7000元/平方米以上。

此後,在2001年8月18日,第一個溫州炒房團浩浩蕩蕩開赴上海,三天買走了100多套房子,5000多萬元現金砸向上海樓市。同時,另一支炒房團前往杭州。隨後幾年,約2000億元溫州的資金投向各地房地產,其中北京、上海兩地集中了1000億元。

此外,溫州資本還先後大舉進入杭州、[青島 的英 文:Qingdao]、重慶、[沈陽 的拚音:shěn yang]等城市。溫州炒房團所到之處,當地房價一路狂飆,一時間,“溫州炒房團”廣為人知,備受關注。而從炒房中獲得第一桶金的陳中也開始組團在全國各地炒房。

“溫州炒房團一向買漲不買跌,雖然看到當前樓市火熱的局麵,身邊有一些炒房者確實蠢蠢欲動,[但是 的英 文:But]較於此前,現在是糾結的。”陳中透露,一方麵,杭州等多 個城市的房價確實比較低,[而且 的拚音:ér qiě]利息降低了,購房首付少了,稅費減免了;但另一方麵,現在的市場政策主基調是去庫存,那麽房價未來會不會繼續漲,炒房是否還 能賺到錢?

陳中分析稱,“如果深圳的平均房價現在是3萬元/平方米,預期一年半載能上漲到五六萬元,那麽我們現在肯定衝進去”,但是整個宏觀經濟是基礎,現在經濟增速在放緩,同時市場預期如何,我們現在也還沒有底氣。

國民黨需要能“治病”的主席

國民黨正處於最迷茫的時刻,黨內深藍和本土派分歧加劇,路線之爭浮出水麵。這屆黨主席任期雖隻有1年5個月,但由誰來做,卻關係到國民黨將往何處去,未來能否再起。

[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頻出“爛牌”反映了什麽

從外界觀察者的角度,一個企業在匪夷所思的情況下,竟然頻出“爛牌”。如是,握有這家企業股[票 的英 文:ticket]的投資者,最好的決策就是拋了吧。

女人可像陌生人那樣度過一生

不需要依附男人而有[自己 的英 文:his]的價值追求的女性越來越多,不需要依附權力而有自己的事業追求的男人也越來越多。某種程度上,社會的價值觀也在[發生 的拚音:fasheng]變化,[人們 的英 文:People]日益鄙視那些依附者,無論依附的是男人還是權力。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