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式地下钱庄产业链曝光 双方互扣人质做担保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25

今年4—12月底,公安部、[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人民銀行、最高法、最高檢、國際外匯[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局聯合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了“打擊利用離岸公司和地下錢莊轉移贓款專項行 動”。南都[記者 的拚音:jì zhě]獲悉,行動開展以來,各地公安機關已破獲重大地下錢莊、洗錢案件30餘起,其中在[深圳 的英 文:Shenzhen]、佛山偵破的兩起案件涉案金額均達數百億元。

廣東今年破案17起

深圳佛山兩案案值數百億

南 都記者從公安部獲悉,今年4月開展專項行動以來,各地公安機關已破獲重大地下錢莊、洗錢案件30餘起。其中,廣東省公安廳[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犯罪偵查局[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人員[告訴 的英 文:tell]南都 記者,今年以來全省共破獲地下錢莊案件17起,同比增加3倍多,抓獲嫌疑人91人,涉案金額超700億元,查扣、凍結涉案資金超2億元,為去年同期3。8 倍。這17起案件中,16起是在4月1日專項行動開展後破獲的,分別為深圳7起、[東莞 的英 文:Dongguan]6起、江門1起、[珠海 的拚音:Zhuha]1起、佛山1起〖钦州360办公厅〗。

省公安 廳經偵局分別在6月、8月組織[廣州 的英 文:Guangzhou]、深圳、珠海、佛山、東莞、江門等重點地區,開展了“銀鷹一號”、“銀鷹二號”破案行動。今年8月份的“銀鷹二號”破案 行動中,佛山、深圳公安局經偵支隊分別破獲1起涉案金額達200億元、443億元的案件。東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也在今年4月破獲一宗地下錢莊案,抓獲犯罪 嫌疑人17人,非法買入、賣出港幣折合人民幣逾億元■钦州360客服■。

外貿公司涉操縱股市經地下錢莊轉移數億非法所得

[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南 都記者采訪時,公安部經偵局反洗錢處處長李明照表示,地下錢莊已[成為 的英 文:Become][許多 的英 文:many]上遊犯罪活動洗錢和轉移資金的通道和工具,除了不法分子貪汙賄賂的贓款,還[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一 些惡性犯罪的資金,如販毒資金、暴恐活動資金等。此外,大量資金遊走於國家正常監管之外,還會[影響 的英 文:effect]國際收支統計的準確性,擾亂正常金融管理秩序,危害國家 經濟[安全 的英 文:safest]

據了解,[由於 的拚音:yóu yú]地下錢莊的交易資金量大且隱蔽,不排除[一些 的英 文:some]股市資金通過該渠道流出我國,從而影響我國資本市場的健康穩定發 展。如今年7月中旬,上海市公安機關在查處某外資貿易公司涉嫌操縱股市犯罪案件中,就發現由邱某控製的地下錢莊,為該外資公司向境外轉移非法所得達數億元 人民幣。

國家外匯管理局管理檢查司處長歐陽雄亦向南都記者透露,[這些 的英 文:These]通過非正規渠道出境、入境的“熱錢”,在國內經濟好的[時候 的英 文:When]大量流入,進入一些重點領域或行業,並推高相關[產品 的英 文:product][價格 的英 文:Prices]。反過來,在經濟不好的時候,這些“熱錢”將幫助非法資金外逃。

歐陽雄表示,針對此次專項行動反映出來的一些銀行監管漏洞,包括銀行對交易主體不調查、對交易真實性不審核、對一些[企業 的拚音:qǐ yè]個人的外匯收支背離真實情況不報告等[問題 的英 文:foul-ups],甚至有銀行員工利用單位資源參與地下錢莊的非法交易,外匯管理部門未來將加大檢查力[度 的英 文:attitudes]

兩宗待破案件涉“紅通”人員

廣 東省公安廳經濟犯罪偵查局向南都記者介紹說,目前全省各地還在加緊偵破的案件有5宗,其中2宗涉及中紀委發布的100名“紅通”人員的轉移贓款活動。廣東 省公安廳經偵局方麵透露,該局將把與反腐敗有關的線索作為優先偵破的重點,全力組織開展“銀鷹二號”破案行動。

值得[注意 的拚音:zhù yì]的是,歐陽雄受訪時提醒[公眾 的英 文:Public],個人轉移資金出境的一般性需求,如[旅遊 的英 文:travel]、留學等,[都是 的英 文:All are][可以 的英 文:can]走正規渠道完成的。通過地下錢莊轉移資金[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風險高,也屬違法行為。

案例1

行長走地下錢莊幫港商轉移數千萬元出境

600多萬未到賬牽出大案,巨額資金短時間內呈“金字塔”式分流

今 年6月1日,深圳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組織寶安區公安分局,對“306”地下錢莊專案進行部署。6月2日5時30分,各單位集結開展抓捕行動,共抓獲犯罪嫌疑 人30人,刑拘24人,搗毀窩點6個,現場查獲涉案銀行卡300餘張,涉案金額約120億元人民幣。令人吃驚的是,這起案件線索來自深圳寶安區一名銀行行 長被訴職務侵占案。

行長稱有外匯[指標 的拚音:zhǐ biāo]

收港商200萬[好處 的英 文:having]

現年83歲的陳達是一名[香港 的拚音:xiāng gǎng]籍商人,在大陸經商多年。2012年初,考慮到[自己 的拚音:zì jǐ]年紀大了,陳達欲變賣大陸產業回香港養老,但由於大陸外匯管製,陳達[擔心 的英 文:worry about]變賣後的錢短期內[無法 的英 文:to be][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轉回香港賬戶。

[一次 的英 文:Once]飯局上,陳達遇到多年好友沈某生,把心事告訴對方。陳達說,1995年他就[認識 的英 文:known]沈某生,當時沈還是銀行小職員,自己的資金往來都找他辦理。

沈某生彼時已晉升一國有銀行深圳某支行行長,他告訴陳達自己可以通過調配手中的外匯管控指標,協助對方將此事辦妥,條件是收取200萬元好處費。

陳達隨即答應,然後通過銀行轉賬,分兩次將累計200萬元人民幣轉到沈某生的銀行個人賬戶。約半年後,陳達將自己位於寶安區西鄉的工業廠房出售,轉讓款所得為6337萬餘元人民幣。接著,他滿懷期望找到沈某生。

警方事後查證,陳達於2012年8月7日、8月13日、8月16日,分三次將這筆錢匯入沈海生指定的戶名為李紅菊的賬戶。

但陳達沒想到的是,最終僅前兩筆款項順利匯入自己香港賬戶,最後一筆隻[收到 的拚音:shōu dào]一部分,缺口是800萬元人民幣。經陳達再三追問,沈某生才[承認 的英 文:admitted]自己根本沒有所謂的外匯管控指標,之前不過是瞎編,幫他轉賬的李紅菊也找不到了。

不 過,沈某生承諾3個月內將這筆錢如數還上,並立下借條。[然而 的拚音:rán ér],陳達最後隻等來175萬元。2012年11月23日,沈某生辭職逃匿。2013年7月,寶安 區人民法院受理了陳達控訴沈某生職務侵占一案,審查發現沈某生涉嫌詐騙罪,遂將案件移交寶安區公安分局處理。寶安公安分局立案偵查後,一條涉及地下錢莊的 隱秘線索浮出水麵。

步行街擺攤換外幣銀行職員送來大單

沒有外匯管控指標的沈某生,究竟是[如何 的拚音:rú hé]幫陳達把千萬資金轉移出境的呢?

原來,沈某生走的就是地下錢莊。寶安區公安分局經偵大隊副大隊長曹啟南告訴南都記者,警方通過調查涉案賬戶,發現沈某生指定的李紅菊賬戶收到款後,短時間內即向5個可疑賬戶轉移資金,這5個可疑賬號隨後又各自向100多個賬號轉移資金。

曹啟南介紹,警方按照資金流向脈絡,梳理出陳達資金流向所涉及的嫌疑人組織架構,基本是幾個金字塔式賬戶結構,並且存在賬戶相互往來的情況。

現年36歲的汕頭籍男子葉某城,就是李紅菊資金分發賬戶中的5大成員之一,他進一步轉移資金的銀行卡卡主包括自己的妻子、姐姐、姐夫、老鄉等人。

已被刑拘的葉某城告訴南都記者,他2006年[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隨姐姐從事地下錢莊活動,方法是在深圳尋找急於將外幣兌成人民幣的人,[聯係 的拚音:lián xì]下家接收,從中收取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的手續費。參與沈某生轉移陳達的上千萬資金出境,是他做的生意中比較大的一筆。

葉 某城姐姐葉某蓮向南都記者回憶了此次交易經過。她介紹,當時自己像往常一樣,在西鄉步行街上擺攤兌換外幣,一名之前聯係過[業務 的拚音:yè wù]的銀行職員找到她,問是否可 以幫忙轉2200萬元人民幣去香港。葉某蓮說,地下錢莊行內一般不問資金來源,但這次考慮到資金[很大 的英 文:huge],手續費可以抽不少,她忍不住多嘴問了一下,對方告訴 他上家姓沈。

葉氏姐弟經過商量,決定攬下這筆生意。通過微信聯係上經常有往來的一家香港地下錢莊後,葉某城作為“人質”被扣押到沈 某所在的銀行,同時葉某蓮也扣下香港方麵的一名“馬仔”,以確保陳達在港的銀行賬戶能夠及時兌出這筆錢。為逃避打擊,葉某城將這筆錢通過掌握的近20張銀 行卡,打給香港地下錢莊境內聯係人賬戶。

香港那邊迅速完成了港幣的兌出。葉某蓮回憶,完成這筆交易差不多隻用了兩小時,利用給上家和下家兩邊報價的價差,葉氏姐弟掙到5萬元。

案發後有[客戶 的拚音:kè hù]銀行卡被凍結逃過“股災”

寶安公安分局經偵大隊案件分隊長劉明告訴南都記者,包括此案在內,很多地下錢莊的犯罪嫌疑人都呈現出家族性、老鄉圈的特點,嫌疑人大多以廣東潮汕籍為主,以親屬帶親屬、老鄉帶老鄉的關係,慢慢[[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英 文:formed]一個龐大的從事地下錢莊的網絡。

據南都記者了解,遼寧丹東日前破獲的[一起 的英 文:with]涉案金額超400億元的地下錢莊案,也[表現 的英 文:performance]出家族式特點。辦案民警介紹,該案犯罪嫌疑人張某某用丈夫、[兒子 的拚音:ér zi]、姐姐、姐夫、侄女、外甥女等眾多親屬的身份,在各銀行辦了200餘張卡。

深圳“306”專案刑拘多名犯罪嫌疑人後,不少大量被凍結賬戶的客戶向警方反映了情況。一些客戶稱,他們到銀行辦理業務時,曾被個別銀行員工主動介紹到地下錢莊辦理金融業務,稱地下錢莊收費低、效率高,並且很“誠信”。

劉 明也介紹,“誠信”的確是地下錢莊的突出特點之一,這也變相讓公眾放鬆了對違法行為的認識。深圳西鄉一家電子公司的職員告訴南都記者,其所在公司經常收到 一些港幣支[票 的拚音:piào],經人介紹,他在西鄉步行街認識了一名從事地下錢莊介紹[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的唐某,此後每次都通過他進行港幣支票提現。盡管明知此舉違法,但唐某提供的匯率 比銀行略高,到賬也快。

還有一名被凍結賬戶的地下錢莊客戶稱,上月股市下跌前他原本[計劃 的英 文:plan]拿出200萬元入市,結果銀行卡被凍結,逃過“股災”,表示要[感 的英 文:sense]謝警方。

劉 明表示,還有一些低層次的從事地下錢莊的嫌疑人,常年在銀行周邊和[其他 的拚音:qí tā]鬧市區活動,專門替地下錢莊拉客,一旦發現客戶需要辦理外匯、承兌業務時,就主動上 前推銷。南都記者在西鄉步行街等處暗訪證實,確有不少端坐在街邊塑料椅上的男女主動搭訕,詢問記者是否需要兌換外幣,稱既可以把錢轉進來也可以轉出去。

“306”專案中被刑拘的嫌疑人鄭某生告訴南都記者,他們在與境外地下錢莊勾結時,實行境內資金和境外資金各自循環的方式,如約差額則通過拆遷或虛假貿易平賬。有時他們會選擇使用“水客”攜帶人民幣或外幣出入境的方式來彌補差額。

案例2

私刻[上市 的英 文:list]公司公章

虛假交易套取資金

放高利貸

8 月22日,南都記者從佛山市公安局獲悉,8月4日下午至5日淩晨,該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對一宗涉嫌非法經營地下錢莊案采取收網行動,共搗毀兩個窩點,抓獲犯 罪嫌疑人9名,審查後刑拘8人,查扣作案[電腦 的拚音:diàn nǎo]11台,假公章、合同章300多枚,以及大批財務賬冊單據等資料,涉及金額初步查證超過200億元人民幣。

巨額資金過渡暴露違法行為

今 年5月,佛山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接到中國人民銀行佛山反洗錢科移交的線索,稱浚成貿易有限公司、萬暉貿易有限公司等4間公司的賬戶,短短1年多內資金交易量 達到200多億元,且資金有明顯的過渡性質,有利用進[出口 的拚音:chū kǒu]貿易公司及境外公司作為媒介設立“地下錢莊”,從事高利放貸及私自兌換外匯非法經營的重大嫌疑。

佛山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專案組初查發現,涉案公司以貿易做幌子,除了非法兌換外幣,還從事借貸拆借、高利轉貸等非法金融活動。7月,專案組又通過國稅部門對浚成、萬暉公司等進行稅務年度評估,發現其存在變造增值稅發票結合假合同用於騙取銀行承兌匯票,涉及金額巨大。

8月4日,專案組以騙取票據承兌犯罪為突破口,對位於高明的萬暉公司(也是浚成公司所在地)和位於禪城的正端源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進行搜查,查獲大量承兌匯票複印件、會計憑證、700多枚假公章及合同專用章。5日,8人以涉嫌騙取票據承兌罪被刑拘。

私刻上市公司公章騙取授信

佛 山警方調查發現,2012年開始,犯罪嫌疑人羅某糾合陳某娟等涉案人員,先後在佛山市高明、禪城、順德、南海四區,以及深圳、[中山 的英 文:Zhongshan]、東莞、江門等地,虛設 近40家貿易公司,虛構自己控製的公司之間的貿易合同,變造公司之間開出的發票,甚至私刻包括“中石化”等多家上市公司在內的上[百家 的拚音:bǎi jiā ]公司公章及合同專用 章,用於偽造虛假貿易合同。

辦案人員介紹,涉案人員一方麵以此方式做大自己公司的銀行流水,騙取銀行更高的授信額度;另一方麵利用上述虛假材料騙取銀行承兌匯票後,背書給其他企業,套取大量資金用作持續向銀行申領承兌匯票的押金及作民間高利借貸使用,從中獲取差額作為利潤。

佛山警方從扣押的承兌匯票複印件中統計,該夥人員以羅某操縱的上述公司名義,向銀行申領的承兌匯票票麵金額超5億元。其中,已查實2013年3月29日該夥人員用上述虛假材料騙取高明順銀村鎮銀行的承兌匯票3張,票麵金額3000萬元人民幣。

綜合型錢莊係佛山本地首例

佛山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方麵告訴南都記者,本案與專門兌換外幣的“外匯型地下錢莊”明顯不同,除了非法兌換外幣,還從事借貸拆遷、高利轉貸等非法金融活動,屬於“綜合型地下錢莊”,係在佛山本地首度發現。涉案人員除了非法經營,還涉嫌私刻公章等多種犯罪。

目前犯罪嫌疑人羅某已被抓獲。羅某之前安排其他涉案人員擔任自己所設公司的法人代表或股東,自己則在背後通過微信指揮工作。

8 月17日,萬暉公司實際法人代表嚴某鋒(已被刑拘)告訴南都記者,他之所以會擔任該公司法人代表,是因為自己之前從事房地產[開發 的英 文:developing]時,羅某借了1200萬元 給他,月息是1%。後來他賭博輸了3700萬元,遂將這1200萬元用於還賭債。就在嚴某鋒[準備 的拚音:zhǔn bèi]逃跑之際,羅某非但未追究欠款,[反而 的拚音:fǎn ér]又借給他482萬元還 賭債,條件就是讓他做萬暉公司法人代表。

地下錢莊利率靈活手續費低屢禁不絕

曹啟南告訴南都記者,“306”專案雖對第一批抓獲的24名犯罪嫌疑人全部逮捕,但認定的非法經營數額遠低於實際數額。盡管專案組第一時間凍結了2000餘個賬戶,但接受調查的賬戶不足300個,無法真實反映出與嫌疑人對應的非法經營數額。

與 之相對的是,警方發現深圳企業普遍都在香港設有離案公司,通過離案公司收取外銷貨款,境內工廠、企業需要資金時,再通過地下錢莊將一部分外匯轉移進來使 用。同時,地下錢莊在利率上比銀行更靈活,[而且 的拚音:ér qiě]手續費普遍不高(一般在千分之二到千分之五,如果交易額較大還有優惠),造成深圳一些工廠、企業,甚至個人 出境消費、留學,都願意通過地下錢莊買賣外匯。

公安部經偵局反洗錢處處長李明照也結合多個案例指出,對地下錢莊的處罰力度弱,導致對犯罪分子缺乏震懾力。法院對嫌疑人非法經營的數額認定,更多地采納客戶指認的數額,導致量刑時輕判,進而導致地下錢莊屢禁不絕。

三類地下錢莊

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反洗錢處副處長束劍平告訴南都記者,地下錢莊是[一種 的英 文:one]俗稱,並非法律概念。近年公安機關重點打擊的地下錢莊,是指不法分子以非法獲利為目的,未經國家主管部門批準,擅自從事跨境匯款、買賣外匯、資金支付結算業務等違法犯罪活動。

地 下錢莊並非中國獨有的概念。廣義上講,一切遊離於正規匯款[體係 的拚音:tǐ xì]和正規統計體係及監測之外,具有匯款替代功能,提供轉移資金服務或提供價值轉移服務的係統或 網絡,均為替代性匯款體係,也被稱為非正規匯款體係,亦稱飛錢、hawala(哈瓦拉)等。在[英國 的英 文:British]、美國、澳大利亞等國,飛錢也屬非法行為,要受到刑 事、行政或民事製裁。

一是跨境匯兌型地下錢莊:不法分子與境外人員相勾結,協助他人進行跨境匯款、轉移資金活動。此類地下錢莊[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較早,又被稱為“對敲型”地下錢莊,即資金在境內外實行單向循環,沒有[發生 的拚音:fasheng]物理流動,通常以對賬的[形式 的英 文:form]來實現“兩地平衡”。

二是非法買賣外匯型地下錢莊:不法分子在國內外匯黑市進行低買高賣,從中賺取匯率差價。如新疆等地公安機關辦理的“8。12”特大地下錢莊案中,犯罪分子在廣州、北京等地外匯黑市收購外幣,然後再乘[飛機 的拚音:fēi jī]攜帶至烏魯木齊進行非法買賣外匯活動。

三是支付結算型地下錢莊:不法分子通過設立“三無”公司,采取網銀轉賬等方式協助他人將對公賬戶,非法轉到對私賬戶、套取現金等進行非法支付結算。此類犯罪手法隱蔽、快速,迎合了一些人非法轉移資金的需要,2007年以來發案數量增長比較快。

[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資金來源

犯罪資金

如中國銀行河鬆街支行原行長高山就是通過地下錢莊將巨額贓款轉至國外。[河南 的拚音:Henan]周口中儲糧案中,曾任中儲糧河南周口直屬庫主任的喬建軍等人也是利用地下錢莊將贓款轉移到國外。

企業的“賬外賬”等“灰色資金”

個人用於出境旅遊、留學、[購物 的拚音:gòu wù]、大額投資等資金

部分資金[可能 的英 文:would]是正常的,但為了隱瞞真實去向,不想留下痕跡,一般也會選擇地下錢莊。

采寫:南都記者王佳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四十年後重啟特赦[意義 的英 文:meanings]何在?

我國時隔四十年後重啟特赦製度而實施的此次特赦,其中蘊含的“政治意義和法治意義”值得認真體味,不應囿於紀念抗戰[[勝 的拚音:shèng]利 的英 文:victory]七十周年這一特殊的時段,而應基於全麵推進依法治國,[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視野,持續予以關注和研究。

有一些檢查叫走後就發生事故

當全國媒體與網友的目光聚集在天津之時,淄博的這起化工廠爆炸事故很難再有強烈的反響。可是,小事故也是事故,如果說天津爆炸事故撕掉了生產安全的底褲,則淄博潤興化工廠爆炸事故也可以管中窺豹,並成為反麵教材。

哄搶蘋果的農民為何如此無情

其實如果[我們 的英 文:we]走進這些村民內心[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或許 的英 文:stiII]他們會[覺得 的英 文:felt]自己才是真正樸素的一族。他們或許覺得攔路搶劫是醜陋的,或許覺得偷竊其他村民的東西才是醜陋的。他們也有同情心,他們或許會為村裏哪戶人家遭遇不幸而慷慨解囊,但他們的同情心則止步於陌生人。

白種黃種人都應為蘇炳添鼓掌

在本屆田徑世錦賽上,蘇炳添闖進百米決賽,著實算得上是一個奇跡。他不但創造了黃種人首次闖入世錦賽決賽的[曆史 的英 文:History],而且是決賽跑道上[唯一 的英 文:sole]一位非尼格羅人種[運動 的英 文:sports]員。盡管蘇炳添沒能戰勝博爾特、加特林和蓋伊,但他依然是一個偉大的例外。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