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公安局长明码标价卖官 不到数额不提拔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26

局長賣官引發腐敗窩案

身為公安局長竟明碼標價、賣官鬻爵;為籌錢買官,公安局11名中層骨幹各盡其能,或收“[保護 的拚音:bǎo hù]費”,或設小金庫,大肆行賄,極大地破壞了一個地方的政治生態。湖南省安鄉縣副縣長,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黃淳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並被移送司法機關——

2月20日,湖南省一則關於“賣官局長引發腐敗窩案”的新聞在[當地 的拚音:dāng dì]引發熱議。

新聞中的主角是安鄉縣原副縣長,公安局原黨委書記、局長黃淳。

2015年5月,湖南省委第十巡視組向常德市紀委移送了黃淳涉嫌違紀[問題 的英 文:foul-ups]線索。與此同時,常德市紀委也[收到 的拚音:shōu dào]了有關黃淳違紀問題的舉報。2016年12月7日,常德市紀委對黃淳立案審查。

據介紹,黃淳在擔任澧縣公安局局長,安鄉縣政府副縣長,安鄉縣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期間,違反組織紀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職務晉升、崗位調整方麵為他人謀利,於2010年至2015年,共收受11名公安局中層骨幹人民幣67。3萬元、美金0〖钦州360简介〗。8萬元。此外,他還存在收受下屬紅包禮金等[其他 的英 文:other]違紀問題■钦州360高级会所■。

今年1月20日,黃淳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並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局長貪婪,公然賣官,明碼標價

從石門縣公安局到澧縣公安局,再到安鄉縣公安局,黃淳當了12年的公安局長,是名老公安。審查過程中,紀委的同誌對黃淳的印象是,除了反偵查能力強,剩下的就是貪婪。

2012年9月,黃淳任安鄉縣公安局長後,該縣公安係統內部就流傳著[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一個潛[規則 的拚音:guī zé]:如果你想得到提拔、重用,就必須給黃淳送一定數額的錢、物。

這“一定數額”是多少呢?從常德市紀委調查核實的情況來看,提拔一般的派出所所長要3萬元到5萬元,城區派出所所長得10萬元以上。

常德市紀委第五紀檢監察室[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調查此案。據該室副主任侯宏棟介紹,在黃淳[那裏 的拚音:nà li],是“想提拔,拿錢來”。深柳派出所是安鄉縣城區第一大派出所。安鄉縣公安局原國保大隊大隊長蔣中福想謀個“肥差”,瞄上了深柳派出所所長的[位置 的英 文:locates]。2013年[春節 的英 文:Chinese New Year],蔣中福給黃淳送了5萬元。沒過多久,蔣中福就如願以償。事後,為表示[感 的拚音:gǎn]謝並繼續取得黃淳的關照,蔣中福又陸續給黃淳送上24萬元。

“想保位,拿錢來。”侯宏棟[告訴 的拚音:gào su][記者 的拚音:jì zhě],安鄉縣大鯨港派出所原所長陳某也給黃淳送了錢,但不是為了得到提拔重用,而是為了保住所長這個位置。原來,黃淳利用調整幹部人事的職務便利,故意安排班子成員找陳某談話,[自己 的拚音:zì jǐ]也有意無意地暗示他,如果想保住現在這個崗位,就得有所表示。

“錢數不達標?沒戲!”據介紹,安鄉縣三仙咀派出所原教導員郭某[工作 的英 文:work][表現 的拚音:biaoxian]很優秀,多次受到嘉獎、多次立功,辦案時還負過傷,但一直得不到提拔。後經他人“提點”,他給黃淳送了[一些 的英 文:some]物品和現金。可過了一段時間,還是沒有動靜。

“為什麽呢?因為金額沒有達到黃淳的要求,就一直沒有提拔。到2015年,黃淳要[離開 的拚音:lí kāi][時候 的英 文:When],才給他安排到一個小派出所主持工作。”侯宏棟說。

為籌錢買官,有人收“保護費”、設小金庫

向黃淳買官的11名縣公安局中層幹部中,目前蔣中福已被立案審查,其餘10人正在[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調查處理。

他們都買到了什麽官呢?經偵大隊原教導員高某花4萬元後,如願提拔為張九台派出所所長;刑偵大隊原副大隊長崔某花9萬元後,謀到了[出口 的英 文:export]州派出所所長的位置……讓人印象最為深刻的就是蔣中福,他送了29萬元。

29萬元不是個小數目,這錢從哪兒來呢?據常德市紀委調查,其中20萬元來自深柳派出所的小金庫。那小金庫的錢又是從哪兒來的?“找轄區內的賓館、[酒店 的英 文:hotel]、茶樓收‘保護費’。”侯宏棟說,派出所所長收“保護費”,極大破壞了公安幹警的[形象 的英 文:image]和黨群幹群關係。

一把手失守,政治生態遭破壞,腐敗蔓延

“當一把手時間一長,就容易自以為是。一是一把手缺乏監督,二是不[喜歡 的拚音:xǐ huan]監督,三是的確存在監督層麵的缺失。”黃淳在剖析自己的違紀問題時說。

“權力一旦失去監督,製[度 的英 文:attitudes]形同虛設,必然導致違規違紀行為[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廣大黨員幹部特別是領導幹部一定要樹立敬畏法紀的意識,以身作則,做遵紀守法的表率。”常德市紀委副書記湯傑告訴記者,除了賣官,逢年過節,黃淳還收受紅包禮金30多萬元,其中絕[大部分 的英 文:centipede]來自公安幹警。

2010年1月至2012年8月,黃淳在任澧縣公安局局長期間,收受澧陽鎮派出所原所長熊某等15名幹警的紅包禮金及物資折款6萬元。

2012年9月至2015年9月,黃淳在任安鄉縣副縣長、公安局局長期間,收受禁毒大隊原大隊長陳某等34名幹警禮品禮金折款23。36萬元。

黨委書記是一個單位管黨治黨的“第一責任人”,作為公安局黨委書記的黃淳不以身作則,不嚴格要求部下,必然導致整個公安局風氣不正,也必然導致公安局內部監督失靈,腐敗蔓延。

2013年,安鄉縣公安局啟動[業務 的拚音:yè wù]技術大樓和“兩所(即拘留所和看守所)合一”的工程[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黃淳利用職務之便,為建築商謀取利益,收受賄賂人民幣41萬元、美金1萬元。

而他的副職,安鄉縣公安局原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李光洪也倒在了工程建設上。李光洪利用職務之便,為建築商謀取利益,受賄148萬元,被開除黨籍和公職,並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李光洪在剖析自己由要求上進到腐敗變質的蛻化過程時,直指他的直接上司黃淳。他說:“任命單位一把手要嚴格把關,對有問題或有問題反映的人員絕不可用,如果用了,遲早會出問題,同時會連累一個班子、一個單位。”

2月10日,常德市委常委會在聽取黃淳案專題匯報時,市委書記王群要求公安係統一定要以此為契機深入整改,以案釋紀,起到警示[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作用。2月下旬,常德市公安局黨委、安鄉縣公安局黨委、澧縣公安局黨委將召開專題民主生活會,落實市委相關工作要求。而要修複這一案件對安鄉縣公安係統造成的惡劣政治生態,恢複當地老百姓對公安幹警的信心,接下來要做的工作還很多。(本報記者鄒太平通訊員王碧瓊)

來源:[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紀檢監察報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英 文:orders]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