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弹一星”老兵遭逼迁 事发前现场监控被破坏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27

法製晚報:【“兩彈一星”老兵遭逼遷續:監控視頻被破壞畫麵曝光】[鄭州 的英 文:Zheng zhou]一小區遭逼遷,小區多名居民[無法 的英 文:to be]正常生活,其中[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一名參加過“兩彈一星”的老兵。監控拍到14日淩晨,鄭州二七區19號院,一男子翻過牆頭,破壞了攝像裝置。天亮後,小區院牆倒塌院門被毀建築垃圾堆成小山〖钦州360授权委托书〗。([記者 的拚音:jì zhě]耿學清)

此前報道:“兩彈一星”老兵遭垃圾封門逼拆遷

[河南 的英 文:Henan]省鄭州市一小區12戶居民因不同意拆遷,陸續遭到膠水灌鎖眼、[深夜 的英 文:幹壞事]砸牆、垃圾堵門等騷擾,導致小區內包括一名抗美援朝誌願軍老兵和一名參加過 “兩彈一星”爆炸試驗的老兵在內的多名居民出行困難,無法正常生活■钦州360环保混凝土■。[當地 的英 文:local]政府部門表示,對此事高[度 的英 文:attitudes]重視,正在對此事進行調查。

“十天了,[我們 的拚音:wǒ men]被剝奪了[出門 的英 文:go out]的權利。”昨日,河南省鄭州市的朱桂堂老人向法晚記者反映,因自家小區大門被1。5米多高的垃圾堆堵死,無法正常出行,“早晨起來孩子上學是幾個大人用接力的方法把孩子從 垃圾山頂上轉出去,大小車輛無法出門,上班的人隻有翻過拉圾堆去乘公交或打的。”

朱桂堂所住的小區位於鄭州市二七區[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路19號院,該家屬院有兩棟家屬樓,為1991年二七區人民檢察院和鄭州市物資貿易[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合資建成後分配給職工,在鄭州市實行房改製度後,都取得了產權證和土地使用證。

因商業[開發 的英 文:developing]需要,該家屬院被列入拆遷範圍。朱桂堂表示,剩餘的這12戶居民並非是“釘子戶”,而是[年齡 的英 文:age]大了隻有這一套房子,被拆後無處居住,想有個現房能住下。

不同意拆遷的居民隨之遭到不明人員的騷擾:門鎖鎖眼被人用502膠水灌入,電視信號線、自來水管道被破壞。上個月,一群人住到對麵和隔壁搬走的人家,經常深夜砸牆騷擾居民作息,在隔壁的牆上有多處磚頭砸印。

法晚記者從小區監控所拍攝的視頻中看到,10月 14日淩晨2:50左右,一名反戴鴨舌帽的男子翻到19號院的牆頭,用一根長棍破壞了攝像裝置。隨後,機器轟鳴聲將小區居民驚醒。天亮後,居民發現家屬院 的院牆倒塌、院門被毀,建築垃圾堆成小山,把進出小區的[唯一 的拚音:wéi yī]通道堵死。

“我是擁護搬遷的,[希望 的英 文:hope]按國家和政府文件規定的標準給與補償……”,80歲的朱桂堂老人稱,他12歲參加兒童團、16歲參加誌願軍抗美援朝,“戎馬二十七年,沒想到80歲了還遇到這種境況。”

住在四樓的74歲老人馮雙樓曾參加過我國原子彈基地[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隨後參與第一顆原子彈爆炸試驗過程中因公致殘,至今享受國家民政部的特殊津貼。退休後馮雙樓老人身體受多種病痛折磨,現在進出小區門需要他人攙扶才能爬過小山一樣的垃圾堆。

法晚記者了解到,小區居民曾在事發後報警,並投訴到當地街道辦事處希望盡快處理。今天[上午 的英 文:morning],法晚記者從鄭州市二七區政府相關部門獲悉,以上情況“相關領導高度重視,正在積極調查當中”。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別錯愕月住宿費2萬養老[成本 的英 文:cost]

錢理群入住高檔養老社區的個案揭櫫了一點,即養老院並非[人們 的拚音:rén men]慣常認為的那樣,那是生命的最後驛站,[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靜候死神的到來,不是的,老人們[完全 的英 文:completely][可以 的英 文:can]像錢理群那樣,將養老院當作[自己 的拚音:zì jǐ]的新家。

拯救[中國 的英 文:China][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要小放水真減稅

還穩健嗎?顯然不大像了。從連續的降息、降準,再到信貸質押再貸款,央行政策寬鬆已是呼之欲出。隻是穩健是一麵旗幟,寬鬆有諸多弊端。於是,情況就變得很具有中國特色:表麵上,穩健的大旗必須要高舉;實際上,寬鬆的動作,決不能少做。

雙降消息未泄,金融反腐見效

總結今天的四則新聞,它們共同構畫了當下中國的一副圖景——經濟為了保持較高速度,正在試圖[成功 的拚音:chéng gōng]駕馭高難度雜技,收割利益的人也有被收割到無路可逃的[時候 的英 文:When],而圍觀者們,總不嫌事兒大,[覺得 的拚音:jué de]每一個人的倒下都不值得同情……

民主黨派為何被當成修水管的

一說參政議政,圈內人士就[知道 的英 文:knew]你是民主黨派,但社會上[許多 的英 文:many]人隻知道中國共產黨,並不知道有民主黨派,你得費一番口舌去解釋,解釋完了,他們還要惋惜地反問一句,“你條件不錯,怎麽不加入中共啊?”言外之意,我誤入了歧途。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