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揭秘首都网警:发私信警示违法发布者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28

首批50個省市公安機關統一標識為“網警巡查執法”的微博、微信和百[度 的英 文:attitudes]貼吧賬號1日集中上線。據公安部介紹,這是一項開展網上公開巡查執法[工作 的英 文:work],全麵提高網上“見警率”的舉措〖钦州360精密仪器〗。[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網警也就此“從幕後走向前台”。那麽,作為一個近些年發展起來的新警種,網警到底是一支怎樣的隊伍?他們的工作狀態是什麽樣的?為揭開網警的“神秘麵紗”,《環球時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近日走進北京市公安局網安總隊“網警巡查執法”團隊,親身體驗網警的日常工作。

[平均 的拚音:píng jūn]29歲的高學曆“青年軍”

警隊位於一條小胡同內,與[其他 的拚音:qí tā][兄弟 的拚音:xiōng dì]部門共享一個辦公區。如果不是接待人員指引,記者還以為找[錯了 的英 文:Designers]地方■钦州360网站建设■。樓內基本沒有裝修,水泥地麵配白牆顯得很樸素。走進一間不足10平方米的辦公室,記者發現室內絕[大多數 的拚音:dà duō shù]麵積被4張辦公桌拚起的工作台占據。一側牆壁的大屏幕上顯示著“首都網警”的官方微博首頁,一名年輕女網警正專注地盯著[電腦 的英 文:computer]屏幕。“這就是微博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 的拚音:gào su]記者,“那[女孩 的拚音:nǚ hái]就是官微上挺有名的‘網警小嶽’”。

小嶽在某分局工作兩年後,被選調進網警隊伍。警隊裏像她[這樣 的英 文:then]的年輕人占[絕大多數 的英 文:Most],團隊[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人高警官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首都“網警巡查執法”團隊一共50多人,平均[年齡 的拚音:nián líng]隻有29歲,基本[都是 的拚音:doushi]80後、90後,且都是高學曆。“網安總隊是一個年輕的警種,[我們 的英 文:we]這個團隊又是網安中的年輕隊伍。”

據高警官介紹,北京市公安局網安總隊[成立 的英 文:was founded]於2011年2月,現有警力近千人,平均年齡32。6歲,本科以上學曆人員占96%,年輕、高學曆是這支隊伍最顯著的特征。北京[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是首都,還是“網都”,根據中國互聯網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14年12月底,北京市網民規模已達1593萬人,千人的網警隊伍不能[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滿足 的英 文:meet]首都網絡社會[安全 的英 文:safest]保衛任務的需要。

發私信警示違法發布者

網絡空間信息海量,紛繁複雜,對網警工作的細化分工提出更高要求。以這個團隊為例,分為網警值守、警示、巡查等多個崗位。“我們一直在探索新環境下網絡社會[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模式的創新,‘首都網警’網上警示執法工作就是其中很有[代表性 的英 文:representative]的一個工作模式。”高警官說。

“對於網上發布違法信息的人員,我們會根據不同情況采取不同[形式 的英 文:form]處置”,高警官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一般情況下,值守網警發現輕微違法信息後,會用私信對發布者進行警示[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我們會首先亮明網警身份,指出他的行為錯誤所在,也會對其進行法製宣傳教育。”高警官透露,[這些 的拚音:zhè xie]措辭都是依據相關法律法規開展的。

還有[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情況,網民不[知道 的英 文:knew][自己 的拚音:zì jǐ]的行為是違法的。“比如轉發一個不實信息,他[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沒有惡意,出於好心,卻擴散了不實信息。針對這樣的情況,我們會進行較為溫和的[提示 的拚音:tí shì],讓他們知道[警察 的拚音:jǐng chá]在善意地提醒。[感 的英 文:sense]受到善意後,很多人也會向我們表達積極配合的態度。”

《環球時報》記者在一個藍色的塑料資料盒上看到,盒側麵用黑筆標注著“警示檔案”。原來,網上的每[一次 的英 文:Once]警示都會存檔,裏邊包含違法信息、警示內容以及處理方式等信息。

這次“網警巡查執法”賬號集中上線也促進了北京跟其他地區網警部門的聯動。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如果接到涉及其他地區的舉報,會先轉給[當地 的英 文:local]網警部門。“一般情況我們會與其他地區的網警直接溝通,情節嚴重的則上報公安部統一部署。下一步,50個官方賬號的聯動會[[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拚音:xíng chéng]良好的協作機製。”

為隨時處理網上違法,[幾乎 的拚音:jī hū]每天加班

互聯網上需要處理的違法行為是隨時[出現 的英 文:There]的,所以網警們加班也沒什麽規律。作為70後,柳警官是警隊裏的“老大哥”,用他的話說,“除了值班,每天基本都要加班”。“痛並快樂著”,談到網警的工作節奏,高警官開[玩笑 的英 文:joking]地這樣形容,“熬夜對我們來說是家常便飯”。

記者探訪時恰逢六一,警隊正在舉辦“家屬進警營”活動。走廊裏,一名年輕警員打扮成卡通人物的[形象 的拚音:xíng xiàng],跟前來參觀的孩子互動。負責團隊隊伍[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的周警官說,“我們[大部分 的英 文:centipede]人在單位時間比陪家人時間還多,能夠全身心投入工作,離不開警屬們的[支持 的英 文:support]”。

周警官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為了能夠更好地發揮網警作用,警隊推出了很多舉措,用來提升民警的綜合能力,比如開展頭腦風暴碰撞思想,每月讀一本好書開闊眼界,搭建創新理念孵化器等等。“執法為民是我們的宗旨,人民群眾的需求就是我們最[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的工作動力,所以我們對自己的要求也要越來越高,不斷適應網絡新發展,才能知道怎麽來幫人民群眾。” 周警官說。

一天的探訪活動讓記者對網警的辛苦與堅守有了切身感受。團隊負責人高警官說,“我們這個團隊隻是全國網警這個大[家庭 的英 文:family]中的普通一員,公安部此次部署50個‘網警巡查執法’賬號集中上線,從根本上講是為了[保護 的英 文:protects]網民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也符合[世界 的英 文:world]各國在互聯網執法領域的慣例。營造出一個真實、清朗的網絡空間,才能讓互聯網更好地[服務 的拚音:fú wù]人民”。

編輯:SN146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辭職,在國際足聯最後交易?

有輿論認為,作為一個精明的商人,他的辭職,很可能是他在國際足聯做的最後一筆交易。通過主動辭職這塊籌碼,他有望交換到的,[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FBI調查力度的減小,外界對國際足聯信心的提升,以及國際足聯內部的重新團結。是空穴來風,還是確實如此,世界期待真相。

公積金信息6年未披露讓人失望

因為信息披露不到位,住房公積金總被質疑為“過度沉睡”,[無法 的拚音:to be]滿足繳納者的購房需要,同時,住房公積金還容易被質疑為“劫貧濟富”,更大的[問題 的拚音:wèn tí]是,老百姓的公積金有沒有被挪用去做其他[事情 的英 文:affair]

重建泰坦尼克號並非吃飽撐的

重建泰坦尼克號具有多重[意義 的拚音:yì yì]。反觀那些譏諷重建泰坦尼克號為“吃飽了撐的”,甚而嚷嚷“何不把錢送給窮人”的網友,未免就顯得鼠目寸光,太小家子氣了。

對高考生家長拜樹應多點理解

在一個信仰匱乏的時代,恒定的信仰彌足珍貴,但“臨時性信仰”並不奇缺。臨時抱佛腳,祈求神靈的庇護,以尋求暫時的心靈慰藉。這樣的行為看似荒誕,但也不必過於苛求。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