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干部动员养猪 贫困户:要是死了你赔吗?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28

“讓我養牛脫貧,你得給我工錢”脫貧到底是誰的事?

脫貧是誰的事?

是貧困戶的事,是政府的事,是全社會的事,但歸根結底,還是貧困戶[自己 的拚音:zì jǐ]的事〖钦州360精密仪器〗。

[然而 的英 文:however]半月談[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最近在多個貧困縣調研了解到,[隨著 的拚音:suí zhe]越來越多的貧困戶脫貧摘帽,脫貧攻堅[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進入“深水區”,部分貧困戶精神貧困[問題 的英 文:foul-ups]日益凸顯,“我要脫貧”異化為“要我脫貧”,脫貧主動性、主體性不強,[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脫貧攻堅的硬骨頭。

[圖片]

[幾乎 的拚音:jī hū]免費的新居,有貧困戶不想要

對於生活在“一方水土養不了一方人”地方的[人們 的拚音:rén men],易地扶貧搬遷是“拔窮根”之舉。

[許多 的英 文:many]省區,貧困人口易地扶貧搬遷的補助標準,少則每人上萬元,多則每人兩三萬元,幾乎是免費送給貧困戶一套新居,就是[這樣 的英 文:then]一件“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在[一些 的拚音:yī xiē]地方,要做通貧困戶的思想[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做到自願搬遷,也非易事。

24歲的瑤族青年蒙誌見生活在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七百弄鄉,[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最貧困的角落之一■钦州360办公厅■。

全鄉石漠化嚴重,缺水缺地。

聯合國糧農組織的官員考察後認為,這是除了沙漠以外最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這裏,有約2萬人生活,其中近一半是貧困人口。

蒙誌見家所在的弄根屯至今不通路。

半月談記者沿著崎嶇不平的山路攀爬了一個多小時,翻過2座山頭,才到達屯裏。

屯裏清一色的破舊木房子,有的村民屋內的陳設簡陋到隻有一張床、一個桌子、幾個凳子。距離最近的小學也要走幾公裏的山路。

蒙誌見身材矮小,一把砍柴的彎刀掛在腰間。

他的話很少,不問不答,小學[畢業 的拚音:bì yè]後輟學,十幾歲就到東部沿海地區務工。

前段時間因父親病重,他不得不回到家中。按照規劃,2017年弄根屯將整屯搬遷到山下的公路邊,[但是 的英 文:But]蒙誌見對於要[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搬遷還在猶豫。

“搬出去,以後你的孩子[可以 的英 文:can]讀書,你父親看病也更加方便,政府白送你價值七八萬元的新居,為什麽不搬呢?”半月談記者問。

“出去後,買青菜都要花錢,在這裏我多少可以在山坡上種點玉米。再說孩子屬於大山,多生點,能留下幾個是幾個。”蒙誌見說。

但當記者[告訴 的英 文:tell]他,如果不搬出去,他[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像許多貧困村的光棍一樣,永遠找不到媳婦時,蒙誌見陷入了沉思。

[圖片]

寧願窩在山旮旯,也不外出務工

對許多貧困戶來說,外出務工是他們改變貧困麵貌的最[有效 的拚音:yǒu xiào]、最直接的手段,一個貧困[家庭 的英 文:family]若有一到兩個勞動力外出務工,這個家庭的生活狀況很快就能得到改善,[因此 的拚音: yīn cǐ]許多地方政府都將勞務輸出作為幫助貧困戶增收的[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手段之一。

但是在采訪中,半月談記者發現有這樣一個群體,他們年紀[輕輕 的英 文:gently],身體健康,可寧願守著“鳥不拉屎”的山旮旯也不外出務工,“讀書少、沒有技能、不會說普通話”是他們普遍的身份標簽,這使得他們更願意守著大山。

位於中越邊境的廣西龍州縣上金鄉隴門、隴咘、器鳥3個屯至今不通車,其中最遠的器鳥屯要步行3個小時的山路,最近的隴門屯也要步行2個小時的山路。

半月談記者攀爬不到1個小時,[已經 的拚音:yǐ jing]汗流浹背,這時恰遇貧困群眾黃國平下山買大米。和很多老弱病殘的貧困群眾不同,42歲的黃國平,身體健康,正值壯年,但至今仍是光棍,家裏還有兩個30多歲的[弟弟 的拚音:dì di],也是光棍,全家五口人吃低保。

“為什麽不外出務工呢?掙錢又多,說不定還能找到媳婦。”半月談記者問。

“沒讀過書,不好找工作。”黃國平說,兩個弟弟也隻讀到小學,目前全家人靠種地、養牛生活,平常十幾天下[一次 的拚音:yī cì]山,買點油鹽米等生活必需品。因為屯裏太偏僻,沒有[姑娘 的拚音:gū niang]願意嫁進來。

大化瑤族自治縣雅龍鄉盤兔村是個貧困村。51歲的村民韋建展,並不憂慮自己的貧困現狀,他在外人麵前更[喜歡 的拚音:xǐ huan]說自己生了4個[兒子 的英 文:Son],比父親多,比爺爺多,比爺爺的父親也多。

[當地 的英 文:local]鄉黨委書記努力尋找[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為村裏50歲以上的閑置勞動力搭建務工平台,像韋建展這樣身體健康的中年人至少可以做做物流配送。

對於這個就業[機會 的拚音:jī hui],韋建展想了想說:“吃慣了玉米。外麵的大米,我吃不慣。”

[圖片]

“你讓我發展產業,你得給我兜底”

產業扶貧是脫貧攻堅的根本出路,關係到脫貧的穩定性和可持續性。而發展產業就要經受市場考驗。

一些貧困戶本能地畏懼市場,對扶貧產業充滿疑慮,缺少闖勁,隻想幹隻賺不賠的生意,甚至有“你讓我發展產業,你得給我兜底”的想法。

“貧困戶總[擔心 的拚音: dān xīn]賠了,啥都不願養。”一個貧困縣的駐村幫扶幹部告訴半月談記者,以前貧困農戶抱怨政府幫扶少,實施精準扶貧後,產業扶持資金、政府貼息貸款等資金扶持政策都有了,可部分貧困戶還是不願發展養殖。

幹部入戶動員,農戶反問“豬生病了怎麽辦?要是死了你賠嗎?”問得幹部啞口無言。這位幹部說:“有的貧困戶願意養牛,卻向扶貧幹部要飼料和工錢,[覺得 的拚音:jué de]搞養殖是政府的要求。”

“我不會養雞的,有一家養雞死了好多。”貧困戶秦洪寬坐在自家破舊的木房子前,大口吸著煙,望著遠處連綿光禿的石山,語氣平淡地對半月談記者說。

為讓貧困戶有穩定收入,該村發動貧困戶養雞,雞出欄後給一定的補助,然而秦洪寬並不[感 的拚音:gǎn]興趣,他擔心雞生病會賠錢。

他看到屯裏一戶人家養的雞生了病,卻沒有看到他的鄰居何桂節夫婦養了300多隻雞,長勢良好。而因為貧困,十幾年前秦洪寬的妻子外出務工再也沒有回來。

不少基層扶貧幹部告訴半月談記者,為防止扶貧資金打水漂,一些地方是以獎代補,也就是貧困戶“幹了才有補助”,但是一些貧困戶卻是“給錢我才幹”,甚至“給錢我也不幹”,良苦用心的政策設計無奈“水土不服”。

“在[我們 的英 文:we]這個地方,一個鄉鎮幹部要[聯係 的英 文:links]十幾戶貧困戶,若遇到幾戶這樣的,真是貧困戶脫貧,幹部‘脫皮’。”一位基層扶貧幹部說。

一些貧困戶安於貧窮,他們習慣於在貧窮中熬日子,覺得自己這輩子“就這樣了”,覺得周圍人“也[都是 的英 文:All are]這樣”,得過且過,脫貧不脫貧無所謂。

半月談記者曾經在一個偏遠村屯采訪,這裏背靠草木豐茂的大山,適合發展養殖。

幫扶單位給屯裏貧困群眾每戶送來1公4母“一窩羊”。正常情況下,每隻母羊2年後能生幾隻羊崽,養殖規模會逐漸擴大。過了一段時間,幫扶單位回訪時,發現不少羊被吃掉了。

[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這件[事情 的拚音:shì qing]的一位幫扶幹部無奈地說,一些貧困戶習慣了貧窮,對於脫貧致富不急切、不上心。

“我們到貧困戶家裏,有時還是[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有人就已喝得酩酊大醉。這是一個對幸福感認知不同的問題嗎?我們也很困惑。”一個貧困縣扶貧辦主任如此對半月談記者說。

編後:讓觀望者奮起,讓畏懼者前行

扶貧攻堅越往後,越是難啃的硬骨頭。

精神貧困,更是硬骨頭中的硬骨頭。

缺乏信心、怕擔風險、不願嚐試、安於現狀[這些 的英 文:These]都是精神貧困的[表現 的英 文:performance],而其根源,可能是能力素質、意誌品質、文化心理、風俗習慣等。隨著脫貧攻堅向縱深推進,精神貧困所構成的障礙正在逐漸凸顯。

“誌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某種程[度 的英 文:attitudes]上,精神貧困比物質貧困更可怕、更難破。

當“等靠要”成了路徑依賴,當“沒盼頭”成了生活常態,當貧困群眾成了局外人、旁觀者,再多的資金、再好的政策,效果也會打折扣。

即便靠資源堆積暫時脫了貧,也[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管一時,不能管長久,甚至還會陷入“因窮而要,因要而懶,因懶而窮”的惡性循環。

怎麽破?

總書記近日在山西呂梁考察時指出,要堅持扶貧同扶智、扶誌相結合,注重激發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脫貧致富的內在活力,注重提高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的自我發展能力。

要改進工作方式方法,多采用生產獎補、勞務補助、以工代賑等機製,[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和引導貧困群眾通過自己的辛勤勞動脫貧致富。

可見,麵對精神貧困,還是要從政策措施上求變化,從幹部身上想辦法,不能簡單把責任推給貧困群眾。扶貧幹部要樹立正確的“扶貧觀”,摒棄“速效”思想,找準病根對症下藥,既不落下一戶、不落下一人,又要用好政策,穩紮穩打,實現真脫貧。

一些長期奮鬥在脫貧攻堅一線的基層幹部認為,破除精神貧困,讓觀望者奮起,讓畏懼者前行,關鍵還得靠幹部。

扶貧幹部要切實走群眾路線,與貧困戶交朋友,真心實意去扶貧,促使其思想轉變、[認識 的拚音:rèn shi]提升。思想上的問題[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了,精神上的包袱放下了,奔向富裕幸福的道路才會更通暢。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英 文:orders]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