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在台上的最后7天(图)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29

【解局】楊棟梁在台上的最後7天

7

頭七■钦州360图解■。天津港“8·12”爆炸事故死難者與犧牲者的頭七。

在那個被火光和濃煙籠罩的[深夜 的英 文:幹壞事]裏,他們[也許 的英 文:Perhaps][已經 的拚音:yǐ jing]休息,也許還守在崗位,還也許被突然的警報驚起,匆忙趕往已然火起的現場〖钦州360简介〗。危險就這麽不動聲色地逼近那片土地,或者,他們就這麽義無反顧地走向危險。但,也許沒有人料到這次的危險,是[一場 的拚音:yichang]逃無可逃的爆炸。而爆炸留出的[安全 的英 文:safest]距離,也遠遠越過了[人們 的英 文:People]在生活日用中所[感 的英 文:sense]知的那片貨倉與堆場。

他們是否熟人或者路人,並不[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甚至他們在本來的生活中,是一個好人抑或者是一個並不討人[喜歡 的拚音:xǐ huan]的人,也[不重要 的英 文:unimportant]。重要的是,他們[都是 的拚音:doushi]無辜的人,在重大事故中無辜死難,無辜犧牲。他們也是在這場事故中,用永逝的生命為國家的生產安全敲響了警鍾的人。

也許是巧合,也許不是。在逝者頭七的祭日裏,身兼中央委員身份的國家安監總局局長楊棟梁被宣布[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組織調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這位天津老領導的猝然落馬,對天津官場無疑是個極大的震懾。

6

楊棟梁的8月12日,是從深夜[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的。

國家安監總局的官網信息顯示,爆炸事故當晚,楊棟梁連夜趕到了天津。作為主管國家安全生產的最高階官員,他沒有任何理由不在第一時間趕赴現場。更何況,出事的地方是近在咫尺的天津,是楊棟梁[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了18年的天津。

1994年,已在石油係統打拚了22年的楊棟梁,調任天津市聯合化學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兩年後開始擔任天津市經委副主任。2001年[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天津副市長,一幹11年,並在2007年升任天津市委常委。直到2012年,十八大前,上調安監總局。

5

13日,更高層級的領導身負各自使命趕到了天津。

淩晨,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郭聲琨來到現場察看情況。深夜,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代表黨中央、國務院,赴津[探望 的英 文:Visit]傷者並慰問死者家屬。

一早一晚,楊棟梁都在場。回過頭來看,“在場”成為楊棟梁在接受組織調查之前的某種[主要 的英 文:main]狀態。外界無從[知道 的拚音:zhī dao],他在天津這幾天,具體擔當了些什麽工作。

這不像當年,楊棟梁在天津分管安全生產工作時,[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具體事故,他必須挺身去擔當。比如2006年8月7日,在津南區鹹水沽鎮鑫達工業園,天津市宜坤精細化工科技[開發 的拚音:kāi fā]有限公司硝化車間爆炸事故致10人死亡。事故[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後,作為分管副市長,楊棟梁要求在全市範圍內開展危險化學品[企業 的拚音:qǐ yè]專項整治“百日攻堅戰”,確保實現四個100%。

“必須做到100%,99。9%也不行!”這是楊當年的原話。9年之後看,多少像笑話。

4

14日,郭聲琨再次深入現場,指導事故處置工作。

楊棟梁依然參加。

越來越多的媒體目光聚焦到了天津、天津港、瑞海國際,以及背後本應說清、結果沒說清的權屬關係。參加新聞發布的人員一直在變,很多情況他們似乎也不掌握。“隻峰是誰?”這類[問題 的英 文:foul-ups]本應不難回答,但新聞發布者們似乎麵對每個問題都缺乏足夠的[自信 的拚音:zì xìn]

畢竟,這是突發事件,麵對的都是具體問題,的確錯綜複雜。不像在一個較長時間段的宏觀層麵上,談過去的情況,談當前的進[度 的拚音: dù],談未來的舉措。比如楊棟梁今年3月份在兩會上的[表現 的英 文:performance],全程脫稿,可謂從容。甚至,他還[可以 的英 文:can][記者 的拚音:jì zhě]會開始之前,向與會的記者們介紹遇到火災等事故時,[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如何 的拚音:rú hé]全身而退。

島叔不知道,在全國兩會的大場麵上波瀾不驚的楊棟梁,如果把他放到天津港事故新聞發布會的發布席上,他會不會也有那麽從容的表現。

3

正是在3月那次記者會上,楊棟梁用大量數據和[形象 的拚音:xíng xiàng]化的表述,[展示 的拚音:zhǎn shì]了他對安全這個領域的熟知程度,最起碼,也是展示了其優秀的記憶能力。

“現在每天在公路上出行的是1億人,全國2。6億輛機動車,3億名駕駛員,這是全國的數字,出行1個億,每天都在公路上跑。另外,火車每天開動3000對客車,乘坐火車的有1000萬人。再有,航空,每天航班1萬次,在天上飛的每天是100萬人。還有地鐵,[我們 的拚音:wǒ men]國家現在是全[世界 的英 文:world]地鐵規模[最大 的拚音:zuì dà]的國家,3000多公裏,每天乘坐地鐵的人是4千萬。還有每天在工地上作業的、勞動的是4000萬人,我們有100多萬個工地,這都是高危的。除了煤礦580萬人以外,還有將近7萬家非煤礦山300多萬人,加在[一起 的拚音:yī qǐ]是800多萬人在地下巷道裏勞動。我們有12萬公裏的油氣管線埋在地下,隨時都有泄漏出現事故的[可能 的英 文:would]。”

[注意 的拚音:zhù yì]緊接下來的這段話——

“再有,我們有2。5億噸的危險化學品,南北穿行、東西拉運。”

其實,就在今年3月23日,國務院安委辦組織召開60個危險化學品重點縣縣委書記集體談心對話活動時,楊棟梁就出席並[強調 的拚音:qiáng diào],縣委書記要把危化品安全工作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的英 文:locates],為實現“零死亡”的目標而奮鬥。事故所在地的濱海新區,正在上述60之列。

他和我們現在都已經知道了,爆炸現場存放的危化品有3000噸左右,其中就[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氰化鈉[大約 的拚音:dà yuē]700噸。

而與此同時,瑞海公司事發時存儲危險品的資質都存在疑問。但楊棟梁應該清楚,由他簽署施行的《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辦法》,關於“依法取得港口經營許可證的港口經營人在港區內從事危險化學品倉儲經營的”、“不需要取得經營許可證”的這種規定,是不是為[一些 的英 文:some]想要介入危險化學品倉儲經營的企業打開了方便之門。

[這些 的英 文:These]倉儲中的危化品,並沒有“南北穿行、東西拉運”。它就在[那裏 的英 文:there],就在距離居民區、辦公區不到一公裏的地方,[而且 的拚音:ér qiě][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沒人知道的方式。

2

16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來到天津,看望慰問消防隊員、救援官兵和傷員及受災群眾,並就下一步救援救治、善後處置和安全生產工作作出部署。新華社所發圖片中,楊棟梁當時依然在場。

16日和17日的兩個晚上,郭聲琨在天津主持召開國務院工作組和天津搶險救援指揮部聯席[會議 的英 文:meeting],這兩次會議楊棟梁均出席。

在救援救治不斷投入力量的同時,關於追責的聲音也越來越高了。3日內兩作重要指示,強調切實做到黨政同責、一崗雙責、失職追責。李克強則在救援指揮部開會強調,國務院立即[成立 的英 文:was founded]事故調查組,要徹查事故原因,依法嚴格追責、嚴厲問責、嚴肅查處,對涉及玩忽職守、失職瀆職、違法違規的,要一究到底,堅決處理,絕不姑息。

但誰也沒想到,8月17日,安監總局網站卻掛出了一份交通部文件,2012年12月11日交通運輸部發的《港口危險貨物安全管理規定》。這個“規定”全文沒有一處跟安監係統有關的字樣,從危險貨物的安全評價審批到監管,[全部 的英 文:all]都是“港口行政管理部門”。推責?

[然而 的英 文:however],責任又豈能輕易撇得過去?根據國務院2011年發布的《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其第十二條,將涉危險品的[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項目的安全審查責任劃給了交通部門,[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其第六條就明確了“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負責 的拚音:fù zé]危險化學品安全監督管理綜合工作”。在天津市濱海新區,天津市安監局在天津港各港區也設有安全生產監督檢查站。

責任,落實與否;監管,有無之間。

大抵如此。

1

18日,安全事故死難者的頭七。

18日,也是楊棟梁安監總局局長生涯的落幕。

也許是巧合,也許不是。

國務院事故調查組宣布成立並已經全麵開展調查工作,由公安部牽頭,有關部門和天津市政府參加。負責依法依規徹查原因,定性問責,並對責任人提出處理[意見 的英 文:remark]

這種安排頗不同以往。近幾年,幾次較大安全事故中,無論[青島 的英 文:Qingdao]輸油管道泄漏爆炸、昆山粉塵爆炸事故,還是今年的“東方之星”客輪翻沉,出任事故調查組組長的均為代表安監部門的楊棟梁。而此次,卻由公安部常務副部長楊煥寧出任組長,而且此前消息顯示,最高檢也已經派員參加。

這條不尋常的消息出來[不久 的英 文:shortly],更震撼的新聞旋即登場——楊棟梁接受組織調查。

這也剛好呼應了周一《人民日報》的那篇流傳甚廣的[評論 的拚音:píng lùn]:麵對這場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 的英 文:fortune] 的英 文:property]損失的事故,中央的態度是明確而堅決的,嚴查嚴辦是確定無疑的。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 的拚音:jì huà][這樣 的英 文:then]的大案都要一查到底、公開處理,還有什麽必要對一起安全事故有所保留和隱瞞?又怎麽可能“官官相護”?

消息由中紀委發布。中紀委的一招一式自有章法,一板一眼也自有節奏。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提法,也顯然不同於一起安全事故之後的官員追責。其間因果,有待將來更詳細和權威的消息。

隻不過,不管是單個“老虎”的落馬,還是重大安全事故背後的管理亂象,都在這個布滿憂傷的日子裏,提醒著大家,路還遠,需要我們走得更清醒,更堅強。

文/東郭栽樹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香港 的英 文:中國香港]不再是內地移民首選了嗎?

一方麵,內地[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的騰飛以及開放程度的提高,內地香港差距的拉近,無論是求學就業,香港的絕對優勢都沒有這麽明顯了。另一方麵,香港樓價高企,競爭激烈,居香港已經大不易,加上近年來,在香港社會彌散的仇視內地的情緒,都讓內地人考慮去香港是不是還那麽舒服。

真相,你賽得過謠言嗎?

鑒於互聯網時代,謠言傳播的速度變得更快、作用力變得更強的特點,麵對謠言,執政者最[有效 的英 文:valid]的辦法,就是通過各種合法渠道及時公布事實真相,而不是封鎖事實真相,否則,執政者就會處於極為被動的境地,並不為民眾所信任,甚至墮入不惜依靠謊言維係[自己 的拚音:zì jǐ]權威的惡性循環之中。

讓更多老無所依者活在春天裏

這個老無所依的孤寡老人,沒有等到自己的身軀很有尊嚴地補回來幾斤肉,沒有等到埋在春天裏的[季節 的英 文:season]。但是,如果他的死,能夠喚回更多老無所依的人們活在富裕與法治的春天裏的尊嚴,那麽,人們同情的[眼淚 的英 文:tears]才不會白白地流淌。

生命等價為何非要總理表態?

事故和災難是一麵鏡子,它既在慘痛地控訴一些地方、一些企業、一些官員對安全生產的漠視,對風險社會“火山隨時可能噴發”的遲鈍,對安全生產有關規定的置若罔聞,也在投射當今社會存在的很多痼疾。同工不同酬、同命不同價的焦慮就是一個典型的投射。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