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意见将公布:明确国企党组法定地位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29

國企改革既牽一發而動全身,又關乎很多人的切身利益,[如何 的拚音:rú hé]改,一直眾說紛紜,難有定論,但再硬的“骨頭”也得啃〖钦州360改造政策〗。

外界期盼已久的國企改革指導[意見 的英 文:remark]終於要[來了 的拚音:lai l]。昨日,國務院國資委有關人士對新華社[記者 的拚音:jì zhě]表示,《關於深化國有[企業 的拚音:qǐ yè]改革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已經 的拚音:yǐ jing]中央審議通過,近期將正式對外公布。

其實,2013年年末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中共中央關於全麵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 的英 文:foul-ups]的決定》(下稱《決定》),就為新一輪國企改革劃定了重點任務。

今年7月,在吉林考察時指出,國有企業是推進現代化、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力量,要堅持國有企業在國家發展中的重要[地位 的拚音:dì wèi]不動搖,堅持把國有企業搞好、把國有企業做大做強做優不動搖。

對於國企改革《意見》,外界期待和關注的焦點很多,比如國企分類改革如何落實,如何在國企中體現黨的領導及[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國企做大、做強、做優的路徑是什麽等話題,都備受關注。

分類改革如何落實備受關注

上海天強[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谘詢有限公司總經理祝波善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在諸多改革舉措中,市場和國資係統對於《決定》所提出的分類改革期盼已久,也最為關注,因為分類改革[不僅 的拚音:bù jǐn][其他 的拚音:qí tā]各項改革的前提,也會[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本輪國資改革相對以往的一大創新■钦州360房地产■。

長期以來,國有企業在功能定位上一直留有模糊地帶,國企發展究竟是以利潤訴求為重,還是以公共利益為重,沒有明確劃分,采用同一監管評價標準,指導不同國企改革發展,其適用性如何,往往引發爭論。

《決定》在2013年提出,要“準確界定不同國有企業功能”,給未來的改革開啟了新方向。

在祝波善看來,說分類改革是前提,是因為隻有分好類,才能針對不同類型的企業特點,實施不同的改革、發展、監管、定責、考核的方案,劃定不同的保值增值和股權多元化目標,給予不同的[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國家戰略、完善市場[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的任務。

祝波善表示,即便是企業內部薪酬管理的問題,分類監管的思維,也有助於建立國有企業領導人員分類的管理製[度 的英 文:attitudes],實行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相適應的企業薪酬分配製度。

秉承《決定》的精神,地方在製定各自國資改革意見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已經將分類改革的思路逐層落實。

最早出台地方國企改革意見的上海,將國企分為競爭類企業、功能類和公共服務類三種,這也是北京、[甘肅 的英 文:Gansu]、湖北等省份的分法。

[一些 的拚音:yī xiē]地區參考了中央層麵對國企改革的一些[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如黑龍江就將國企分為商業類、公益類,其中商業類企業細分為商業一類、商業二類。

還有像寧夏回族自治區,就將國企分為公益類、營利類、功能類三種類型。

總體而言,地方以商業類和公益類作為國企分類監管的劃分依據已成為[主流 的拚音:zhǔ liú]

祝波善還補充說,做好分類監管,也有利於針對不同行業特點實現《決定》所提出的“根據不同行業特點實行網運分開、放開競爭性[業務 的英 文:跑死他們],推進公共資源配置市場化”的精神,這對於電網、石油、電信和資源類等行業的改革也提出了明確的要求。

加強黨的建設應成為重點任務

在《意見》編寫出台的這兩年,中央對於國企改革也提出了新的要求。祝波善估計,[這些 的英 文:These]新要求[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也會被《意見》吸收,特別是加強黨的建設,將是未來國企發展的重點任務。

今年6月5日,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全麵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三次[會議 的拚音:huì yì]並發表重要講話。其中,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在深化國有企業改革中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的若幹意見》、《關於加強和改進企業國有資產監督防止國有資產流失的意見》兩大涉及國企的文件。

記者[注意 的拚音:zhù yì]到,會議[強調 的拚音:qiáng diào],“堅持黨的領導是我國國有企業的獨特優勢”,並提出了黨的建設同國企改革、黨的組織和[工作 的英 文:work]機構的同步設置對接,“實現體製對接、機製對接、製度對接、工作對接,確保黨的領導、黨的建設在國有企業改革中得到體現和加強”。

特別在對接任務上,會議還提出,“要把加強黨的領導和完善公司治理統[一起 的拚音:yī qǐ]來,明確國有企業黨組織在公司法人治理結構中的法定地位。”

祝波善估計,這可能意味著未來在《公司法》的修訂中要進一步明確黨組織的法定地位。

而針對國有資產流失,《關於加強和改進企業國有資產監督防止國有資產流失的意見》所提到的,“強化國有企業內部監督、出資人監督和審計、紀檢巡視監督以及社會監督,加快[[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英 文:formed]全麵覆蓋、分工明確、協同配合、製約有力的國有資產監督[體係 的拚音:tǐ xì]”,可能也為此次《意見》在強化企業內部和外部的監督機製上提供參考。

國企未來發展要做強、做優、做大

《意見》[即將 的拚音:jí jiāng]出台,也意味著國企改革的大幕已經拉開。

但從今年1~7月國企經營數據來看,國有企業仍麵臨[很大 的英 文:huge]的可持續發展阻力。數據顯示,1~7月國有企業利潤降幅達到2。3%,比1~6月同比降幅略有擴大。

同時,地方國有企業利潤增速放緩,1~7月同比增長3。6%,比1~6月增速回落4。6個百分點。鋼鐵、煤炭行業由盈轉虧,有色行業繼續虧損。

當前,國企的發展已引起最高層關注。《人民日報》在7月份曾提到,總書記40多天內四次對國企改革“發聲”,足見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及高層的高度重視。

未來國企怎麽走?6月5日中央深改組會議提出的方向是:“把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不斷增強國有經濟活力、控製力、[影響 的英 文:effect]力、抗風險能力”。

在做好國企自身發展的同時,《決定》曾提出,“國有資本、集體資本、非公有資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製經濟,是基本經濟製度的重要實現[形式 的英 文:form],有利於國有資本放大功能、保值增值、提高競爭力”。

在做強、做優、做大的道路上,加快國有資本和非國有資本雙向進入、雙向融合[或許 的拚音:huò xǔ]也是改革的方向之一。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那些“沒有家”的留守兒童們

漂泊時代,加劇了鄉村人口結構的失衡,也帶來親情的斷裂和鄉土認同的迷失,導致鄉村文化生態的凋敝和“荒漠化”。尤其是這些曾是留守而輟學的孩子,一旦迷失了方向,就成了社會問題,還可能成為害群之馬。

曼穀機場國歌維權是誰的囧途

把個人的維權與國家的尊嚴捆綁[在一起 的英 文:開房去],與把個人的意願跟同行的國人綁架在一起,[都是 的拚音:doushi]超出個人依法維權的[一種 的英 文:one]對法治的侵害,是對國家[形象 的拚音:xíng xiàng]的一種無端傷害。曼穀機場鬧劇,不[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隻是[衝突 的英 文:conflict]雙方遭遇的囧途,更應視作[中國 的英 文:China]的法治與文明必須麵對的囧途。

火車[票 的拚音:piào]丟了,後果有多嚴重?

互聯網外加實名製購票時代,弄丟一張火車票後果如此之嚴重,在技術層麵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的英 文:affair]。如果非要給出一個解釋,[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從管理思維上找原因,那就是[鐵路 的英 文:railroad]方麵將自身管理疏漏可能造成的損失一股腦兒轉嫁到乘客身上,而不是盡可能為乘客提供方便、快捷的服務。

患病[父母 的拚音:fù mǔ]為何要逼子女上[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

不惜以死相逼,也要孩子上學。聽起來挺了不起的,為了孩子真是不惜一切代價,但細究之下,其中的生活觀念,比明朝清朝還要落後。更諷刺的是,最火的一條跟帖居然是“寒門出孝子”,6萬人點讚。我就想追問一下,父母危在旦夕,負債累累,孩子遠走他鄉去上學,何孝之有?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