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飙车案庭审现场被告人说话声音非常小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7-30

[昨天 的英 文:yesterday][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廣受關注的“大屯路隧道飆車案”在朝陽法院開庭審理並當庭宣判〖钦州360改造政策〗。法院一審以危險駕駛罪判處被告人唐問天拘役5個月,並處罰金1萬元,判處同案於沐椿拘役4個月並處罰金8000元。宣判後,二人均明確表示不上訴■钦州360车辆管理■。

庭審現場

被告人說話聲音非常小

昨天上午,[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媒體和被告人家屬在內的百餘人旁聽了庭審。不滿21歲的唐問天是本市人,高[中文 的拚音:zhōng wén]化程[度 的拚音: dù],無業,在北京台球圈小有名氣。2009年,年僅14歲的唐問天即摘得“cuetec(丘泰克)來力”杯九球公開賽北京站冠軍。

1995年3月出生的於沐椿是吉林人,模樣比較斯文,腳上[穿著 的拚音:chuān zhuó]一雙時尚的白色布鞋。事發前他就讀於北京一家私立中學,高三的他正[準備 的英 文:ready to]考托福出國。因二人當庭自願認罪,法庭適用簡易程序審理。庭審中,二人說話聲音非常小,法官幾次提醒大點聲。

據指控,今年4月11日21點多,唐問天和於沐椿分別駕駛“蘭博基尼”牌小轎車與“法拉利”牌小轎車,在朝陽區大屯路隧道外環處道路上由東向西故意超速行駛,相互追逐,後[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交通事故,造成兩車及護欄、防護牆等交通設施損壞,並致“蘭博基尼”車內女子徐某(女,24歲,遼寧人)腰椎爆裂性骨折,經鑒定所受損傷為輕傷一級。後於沐椿撥打電話報警並與唐問天在原地等待民警處理。

法庭答辯

供述與監控錄像有矛盾

唐問天說,他駕駛的“蘭博基尼”是他[自己 的拚音:zì jǐ]的車,和於沐椿之前[認識 的拚音:rèn shi],當晚是跟著對方駕車到大屯路隧道。“為了和他比提速,也就是比誰快。”他說,他[知道 的英 文:knew]該地段限速是每小時70公裏,起步前,他觀察過周圍,當時並未發現有社會車輛。他和車內的徐某也都沒有係[安全 的拚音:ān quán]帶。

“事發後,我和於沐椿協商,由他打電話報警。我想,我倆沒必要都報警。”唐問天解釋說,他後來回家睡覺時關了手機。次日下午兩點多,他去醫院給徐某送醫療費,正好趕上[警察 的拚音:jǐng chá]給她做筆錄,隨後自己被警方帶走。“我本來是想送完錢去交通隊的”。

於沐椿供述稱,他駕駛的紅色法拉利轎車是其母親的,和唐問天“飆車”時兩車沒有發生碰撞,但他的車翻了。此外,他也清楚對方車內有乘客。

公訴人播放的監控錄像顯示,二人飆車時,大屯路隧道內仍有社會車輛通行;且當時正下雨,部分路段有積水,路麵濕滑。為準備[比賽 的英 文:match],二人在隧道內實施了任意停車、倒車、逆行等係列危險行為。經鑒定,唐問天和於沐椿駕車的瞬間時速分別高達179。3公裏—215。1公裏和165。1公裏—184。5公裏。經道路交通事故認定,二人承擔事故的[全部 的英 文:all]責任。事發當晚,公安機關對唐、於二人進行了抽血和尿檢,均未檢測出酒精,尿液毒品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據悉,案發後,[兩名 的拚音:two]被告人的家屬賠償了公共設施損失32萬餘元。受傷女子徐某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後,雙方於庭前達成了和解協議,但具體賠償數額則未公開。

庭審焦點

唐問天是否構成自首

昨天,控辯雙方針對唐問天是否構成自首以及兩名被告人是否能適用緩刑進行了辯論。公訴人認為,於沐椿構成自首,而唐問天雖然在現場等候民警處理,但他隻是在事發後履行了法定義務主動[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交警處理。公安機關正式刑事立案後,唐問天卻將手機關機,未主動將自己置於司法機關控製之下,在醫院被民警發現後依法傳喚至公安機關,故不構成自首。

唐問天的辯護律師表示,唐問天積極搶救傷者並經協商報警後在現場等候交警,直到4月12日淩晨3點回家,關手機是為了睡覺。12日下午,唐問天得到交通隊傳喚[通知 的拚音:tōng zhī]後,先去醫院給徐某送錢,再準備到交通隊,碰巧在醫院遇到交警,應認定為自首。

該律師表示,唐問天一貫[表現 的英 文:performance]良好,開車規矩,從未因超速被處罰,同學、[老師 的英 文:teacher]和朋友都認為他為人本分、仁厚。此次是第[一次 的拚音:yī cì]和一群[愛 的英 文:love]車的男孩子聚在[一起 的拚音:yī qǐ],受人慫恿、年輕好[勝 的拚音:shèng]參與飆車,且該罪名[公眾 的拚音:gōng zhòng]認知不足。鑒於其沒文化不懂法,[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輕判並適用緩刑。於沐椿的辯護律師則稱,於沐椿年輕無知,其尚為高三[學生 的拚音:xué sheng],應適用緩刑,有利於其繼續接受在校[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

對此,公訴人指出,事發後唐問天未能主動報警,到案後也未供述協商報警以及飆車的事實。民警明確告知[回去 的拚音:hui qi][注意 的英 文:危險信號]處理的通知,唐問天因個人原因錯過了民警電話通知,理應對此承擔後果。兩名被告人駕車隨意停車逆行超速比賽,造成人員受傷和[[財產 的英 文:fortune] 的英 文:property]損失,後果嚴重,應從嚴處罰,不應適用緩刑。

檢方呼籲

希望“飆車族”不再任性

公訴人指出,兩名被告人在[城市 的英 文:cities]道路上駕駛機動車追逐競駛且情節惡劣,均構成危險駕駛罪且係共同犯罪。二人造成一人輕傷、兩車損毀及公共財產損失30餘萬元的嚴重後果,給他人人身及財產安全造成了損害。

“希望仍癡迷於在公共道路上‘飆車’的[人們 的拚音:rén men]能以本案為鑒,收起自己危險的任性。”公訴人表示,賽車愛好者應到正規場地使用正規裝備,遵守賽車的各項[規則 的拚音:guī zé],做一個真正的愛好者,遵守法律,對自己、他人和社會[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

最後陳述時,兩名被告人均懺悔認錯,唐問天稱通過此事深刻認識到了知法守法的[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性,一定要對法律有敬畏之心。於沐椿則說,今後[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自己會守法,也會勸告身邊的朋友[不要 的拚音:bù yào]違法。

法院判決

構成危險駕駛罪 不適用緩刑

法院審理後認為,唐問天、於沐椿無視交通安全法規,在道路上追逐競駛,車速嚴重超過限速,導致交通事故,造成公共交通設施損壞及他人輕傷的情況,屬於情節惡劣,均構成危險駕駛罪。

其中於沐椿構成自首,依法從輕處罰。唐問天係被傳喚歸案,不構成自首,但其到案後對基本犯罪事實能夠供認,當庭自願認罪,同時考慮其履行了搶救傷者、在現場等候處理等法定義務,依法從輕處罰。鑒於二被告人在家屬的幫助下對交通設施的損失予以賠償,並同被害人達成調解協議,可酌予從輕考慮。為貫徹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懲罰和預防此類犯罪,不宜認定為“情節較輕”,不宜適用緩刑。據悉,判決生效後,兩名被告人將被收監。

法官釋疑

為何構成危險駕駛罪

對於該案為何不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量刑,此案主審法官劉礪兵說,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主觀上需要行為人對危害公共安全後果的發生持故意心態。客觀上,需對不特定或多數人的生命、健康安全產生現實的威脅。

本案中,倆被告人均持有駕照且無飲酒、吸毒等[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駕駛能力的行為。此外,從主觀心態來看,二人對發生事故、造成[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損失和人身損害均不存在追求或放任的態度。從客觀行為來看,兩車競速過程中並無[其他 的英 文:other]車輛或行人經過。而從發生嚴重後果的[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性和事故的實際後果來看,亦不符合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構成要件。

兩起飆車案量刑差異

同樣被廣泛報道的“東壩飆車案”,最終法院認定仨被告人構成危險駕駛罪,但因情節輕微,免予刑事處罰。2013年8月24日夜至次日淩晨間,楊某、徐某和劉某在此段道路上進行追逐競駛。劉某後被查獲歸案,楊某、徐某經民警電話通知後主動投案。

劉礪兵表示,“東壩飆車案”發生在淩晨1時,事發路段係城郊斷頭路,道路盡頭為鋼材市場及倉庫。本案事發時間為21時許,事發路段為城市幹道。“東壩飆車案”未造成任何人身損害及財產損失。本案兩車造成公共設施損壞及一人輕傷的危害後果。據此,依法作出不同量刑判決。

北京晨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 顏斐

(大屯路飆車被告人被判拘役)

編輯:SN098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美國觀眾為何不需要黃渤徐崢

2014年盡管有69部[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電影 的拚音:diàn yǐng](其中合拍片43部)銷往境外,但海外[票 的拚音:piào]房收入僅為區區18。7億元人民幣,不及美國電影《變形金剛4》一部影片在中國的票房(19。79億)。而去年的國產影片票房冠軍《心花路放》(11。67億)的美國票房卻僅為74961[美元 的英 文:měi yuán]

[日本 的英 文:吃屎的國家]人為何每天都口罩不離身

走在日本街頭你會發現,無論是打扮時尚的年輕男女還是身著[製服 的拚音:uniforms][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人員,都愛戴口罩。這讓不少外國人難以理解,日本環境是出了名的幹淨,又沒有什麽大規模的傳染[疾病 的拚音:jí bìng],為什麽要每天“口罩不離身”呢?

克拉運河?好記性不如爛筆頭

隔三差五、“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且循環往複炒作“戰略運河”概念,且總是有意無意攀附中國官方、大國企或“一帶一路”等國家戰略規劃,個中究竟有何緣由,固然不便臆測,但對於媒體、公眾而言卻不應為此一次又一次躁動

[大師 的拚音:dà shī]太神還是迷信官員太傻

2011年,王林重病,輾轉來到[廣州 的拚音:guǎng zhōu]一家醫院就醫,正是朱明國安排的幹部病房;朱明國曾送給王林很多黃金和一支進口勃朗寧手槍。安排王林住幹部病房就是以權謀私了。至於黃金和槍從何而來?如果來源不幹不淨,是否涉嫌受賄?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