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日报:以年龄限制毕业生落户缺乏正当性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8-01
钦州图书馆】    

“本科生不超過24歲、碩士生不超過27歲、博士生不超過35歲”,北京市以[年齡 的英 文:age]限製[畢業 的拚音:bì yè]生落戶的做法,早在2013年4月即被媒體披露■钦州360光仪■。當年5月16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通知 的英 文:supercup],規定招聘畢業生不得有年齡等限製性要求。法學專家據此分析,北京市的做法[由於 的拚音:yóu yú]和國務院規定相抵觸,很快會廢止。

法學專家當時的判斷,有些過於樂觀了。兩年前,年齡限製還僅限於北京市市屬單位,中直單位、央企等機構的大門,仍向“超齡”畢業生敞開;而兩年後的現在,這扇門也要關上了。今年2月,《[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青年報》報道了多位已和央企簽約的“超齡”畢業生遭遇毀約,[企業 的拚音:qǐ yè]的解釋是,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有關2015年高校畢業生的進京政策有了變化,年齡大於27歲的碩士應屆生[無法 的英 文:to be]拿到進京[指標 的拚音:zhǐ biāo]。而就在今天,一位中直單位人事部門[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招聘的同誌向筆者證實,盡管公開的招聘公告上沒寫,但單位確實是按照上述年齡審查報考資格,“沒辦法,一旦超齡,落不了戶。”

是,北京不“收留”,還[可以 的拚音: kě yǐ]有很多選擇。[然而 的拚音:rán ér],對[某些 的拚音:mǒu xiē]人來說,如果他就[喜歡 的英 文:enjoy]北京呢?社會,似乎不應也沒有權力扼殺他在北京生活的[夢想 的英 文:dream about]

是,如果真喜歡,沒戶口照樣可以在北京“漂”著。然而,看孩子上學需要辦28個證件的新聞,誰的心裏不發毛?想有個戶口做個“北京人”過更安穩一點的生活,他可以有[這樣 的英 文:then]的追求並為此付出努力嗎?

是,北京人口數量[已經 的拚音:yǐ jing]接近[城市 的英 文:cities]承受極限,限製是必要的。不過,隻要壓縮單位進京指標,限製的目的即可實現;隻要進京指標數量不變,那麽,不讓“超齡”青年落戶的結果,隻是單位選擇的範圍變化,並不能實現減少城市規模的目的。當用人單位說出“[我們 的英 文:we]也很無奈(2月13日《中國青年報》)”時,政策決策者[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意識到,這一政策客觀上已經對用人單位自主用人權造成幹擾。

不想重複憲法規定的平等權,也不想分析這樣的限製是否涉嫌年齡歧視,筆者更想說的是,這一涉及人數眾多的政策已實行兩年,除了媒體偶有關注,[幾乎 的拚音:jī hū]是在半秘密的狀態下實施。為什麽製定這樣的政策?什麽樣的實證數據[支持 的拚音:zhī chí]這樣的政策?製定它經過了怎樣的程序?[這些 的拚音:zhè xie][問題 的拚音:wèn tí],尚沒有一個部門向社會說明,其正當性至少值得懷疑。

[大學 的拚音:dà xué]期間生場病休學,畢業時年齡[可能 的英 文:would]就過了24歲;[家庭 的拚音:jiā tíng]困難,畢業後先[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幾年再深造,碩士畢業也很可能過了27歲■钦州360客服电话■。前者是意外,後者體現的則是家庭責任[感 的拚音:gǎn]。對他們,社會不一定格外關照,但讓他們[因此 的英 文:therefore]失去[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北京人”的[機會 的英 文:offer],無論他們曾經怎樣努力,未免殘酷,也不公平。現實壓力下,很多人越來越務實而少有夢想,而社會需要做的,正是通過政策導向為[一些 的英 文:some]人擁有並實現夢想插上翅膀。一個人,哪怕他年過四十,隻要他想通過[自己 的拚音:zì jǐ]努力成為“北京人”,社會也應為他實現夢想留下可能,而不是把門緊緊關閉。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誰是人民日報上的權威人士?

這個詞今天火了,因為[昨天 的拚音:zuó tiān]的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和二版頭條,專訪了一個叫“權威人士”的人,談當前[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形勢。這兩天股[票 的英 文:ticket]堅挺,皆大歡喜,俠客島當然不[知道 的英 文:knew]原因是什麽,知道也不[告訴 的拚音:gào su]你,不過權威人士是誰,倒可以聊一聊。這個,我們熟。

教師應為遭暴打[學生 的拚音:xué sheng]主持正義

孔德政被打後,其同學即趕赴派出所討說法。此舉應該當義舉看,我真心為這些同學點讚。但[老師 的拚音:lǎo shī][表現 的拚音:biaoxian]則適得其反。班主任李老師不但將同學[全部 的英 文:all]從派出所喊回來,告誡稱[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再參與此事,[而且 的拚音:ér qiě]把一名參與去派出所的學生家長喊到[學校 的拚音:xué xiào]進行指責。

不必誇大[監獄 的英 文:吃國家飯]廉政[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的作用

官員參觀監獄之際,通常頗受震撼,但這種震撼未必能持續很久。有學者直言不諱地說,“將官員帶到監獄去,嚇唬他們,效果[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保持3天——然後他們就忘了!”[也許 的拚音:yě xǔ]過不了幾天就忘得幹幹淨淨,然後欲壑難填,該腐仍然腐。

權威人士在人民日報談了什麽

5月25日的《人民日報》,[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了一個“反常”的情況——“權威人士”,就中國經濟發表了一番“匿名談話”。很多關心經濟走勢,尤其是關注當下股市走向的[人們 的英 文:People][注意 的英 文:危險信號]到了這篇“反常”的報道。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